中国作家网>> 作品精选 >> 散文 >> 正文

故乡记忆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1年10月25日09:28 来源:娜日苏

  我的家乡是一个叫做森金宝拉格的小村庄,它四面被大山所环绕着,北面是一座名为黑木日图的大山,大山的右下方有一处常年源源不断涌出的泉水,如明镜般清澈的泉水是那么甘甜。在大山东南方有一块酷似茶壶把儿的黑石,森金宝拉格因此而得名。村庄的西北到东南是连绵不绝的荆棘丛和空旷之地。

  在我家的正东边还屹立着一座都兰山,像云朵般白色的盐湖坐落在它的南面,沉淀着的纯洁盐巴象征着故乡儿女包容安逸的心灵。都兰山的阳面是很适合牧放牛羊的背风处。小时候村子里的小伙伴们是在一起边放牧边游戏玩耍长大的。有一次,在山坡上放牧的我们几个小伙伴,互相追逐玩耍中不知不觉爬上了名为宝日罕图山的山顶,一位小伙伴兴奋地叫道:“嘿,你们看呐!惠素图湖的湖水涨满了,不如我们去游泳吧。”不由他说完,其他人都已迫不及待地跑到湖岸纷纷扑向湖水当中了。随着“哞哞咩咩”牛羊的叫声,在湖水里尽情嬉戏而忘了时间的我们,猛然抬头看到自己所牧放的小牛犊小羊羔们,因为看到了自己母亲的身影,全都撒着欢儿跑到母亲身边了。趁着大人们还没来到,我们快速爬上长满绿色青苔的湖岸,胡乱穿上鞋拿起鞭子就往牛羊群跑去。充满童真童趣的儿时往事叫人难以忘怀。

  在今年的“六一”儿童节,我回到魂牵梦绕的故乡,探望父母。坐在村里一位年轻兄弟新买的车上,打开车窗,呼吸着家乡久违的清新空气,望着路两旁开着黄色小花的柠条锦鸡儿,与同车的家乡姐妹聊着家常,不一会儿就到了格根呼图勒。我看见遍地的牛羊正低头吃着青草,并缓缓向湖岸走去。我指着前面一条铺着石屑的乡间小路欣喜地说:“这条路是什么时候修的?车行驶起来还挺平顺的呢!记得以前还要步行十几里土路,才能截到进城的车,费时又耗体力,不像现在这样只需几分钟就能到达家门口了。”“是啊,去年10月份就修好这条路了,这两年我们这里的变化可大了!西村通上电了,不久咱村也快通了,而且自来水管道也铺设好了,不再是以前那闭塞落后的贫穷光景了。”同车的乡亲难抑欢愉心情,你一句我一言。

  小车行驶了不多时便将我载到父母家。父母见到我回来很是欢喜!我坐在了放在土炕中央的小木桌旁边,喝着香浓的米茶,吃着阿妈亲手制作的各样奶食和饽饽,兴致勃勃地和父母聊着家里牲畜,以及今年青草长势和雨水情况。这时候,只知整天围着家里牲畜转的父母,却意外地向我提起了台湾著名作家席慕容,为纪念回乡二十周年所作的两部新作《追寻梦土》和《蒙文课》还有她在各地签名售书与读者见面的消息;我能够理解爱好文学的父亲,急于读到自己所喜爱书籍的那份迫切心情。1989年席慕容第一次回到父亲的故乡森金宝拉格祭拜了祖宗,并在家乡的敖包山上进行了祭祀活动。席慕容还曾这样感慨道:“森金宝拉格,我亲爱的故乡啊,你的女儿从遥远的地方回来了!故乡的父老乡亲们,我是这样的激动和自豪啊!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心里有一首歌,歌中有我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从席慕容所作的这首歌,我们可以深切体会到她对这片蒙古草原的热爱与眷恋。她最近一次来到呼和浩特时,深情地用蒙古语说道:“赛艘吉拜努?我从台湾来。”她在用自己特有的方式,向草原故乡问安。

  晚上仰望着窗外明亮的月光,想起了儿时祖母为我讲述的一段真实往事:时任席慕容叔父伊玛苏荣贴身秘书的祖父,在一次从河北张家口到张北县开会的返回途中,遭遇日寇特务,当特务举枪厉声问“哪位是伊管主?”时,坐在车内的伊玛苏荣,毫不畏惧地走下车来,朗声回答道:“我就是!”只听一声震耳的枪声,伊玛苏荣倒在了一片血泊中。对于父辈们那种坚强的意志和英雄气节,我深感敬佩与骄傲,我能够生长在这片有着浓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土地上,是多么幸运啊!带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我进入了香甜的梦乡。(人民日报海外版)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