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共和国的诗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1年10月10日09:11   高 深

  秋天。收获的季节。战争年代也不例外。

  一片一片稻谷,全低垂下头,感恩大地。橙子熟了,染一树金黄。枣子熟了,抹一树紫红。然而这个秋天最大的收获却不是这些物质。

  那是一九四九年九月下旬,我们铁道兵团二师司令部、政治部和宣传队住在湖南省衡阳市,宣传队正在排练大型话剧《李闯王》,还排练一些喜庆气氛很浓的小型节目,都是为了迎接即将诞生的人民共和国。

  九月二十七日那天傍晚,马文忠队长宣布,宣传队要出一期壁报,主题是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可以写诗、散文和回忆。写的人到韩干事那儿领稿纸。

  那年我十四岁,已经有三年多军龄了。虽然我没跨过学校门槛,却以半部《水浒》为“课本”,已经认识三四千个汉字,读过一些诗歌、小说、散文和民间故事。宣传队的几个“大知识分子”看了我给母亲写的信,都说“小高初中毕业了”。这话对我很有鼓励,给我壮了写作的胆儿,也想写首歌颂共和国的诗。

  韩干事见我也来领稿纸,不解地说:“你要稿纸干啥?”我怕别人听见,贴近他耳边说:“我想写诗。”

  “什么、什么……”他一口气连说了几个“什么”,吃了一惊:“你没睡醒吧?那诗歌是谁都能写的?乱弹琴!”韩干事给我泼了一头冷水。我不服,跟他急了:“太小瞧人了!我读过许多诗,艾青的、田间的、李季的、马凡陀的、毕革飞的,咋不能写?”

  韩干事没想到我还有这一手,有点蒙了。不过他很快就反问我:“你读过李季的什么诗?马凡陀?……我咋没听说过这个诗人?”

  我有些洋洋得意地告诉他:“我读过李季的《王贵与李香香》。马凡陀嘛,那是他写山歌用的假名,真名叫袁水拍,是个名气很大的诗人。”

  韩干事无可奈何,很不情愿地数了10张稿纸,并警告我:“先在废纸上打底稿,写好了再往稿纸上抄。写不出来别硬憋,交回稿纸,不许拿去写信。”

  我这人有一股犟劲儿,愈是别人瞧不起我的事,我偏要做好给他看看。宣传科长简群,老燕京大学毕业,学生时代就写过诗。他鼓励我:“把自己心里想的写出来,把对新中国的企盼写出来,带着自己的感情感受,就是诗。”

  于是,“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就成了我最初的“诗歌理论”。可是太多的感动,太多的激情:想到了家乡、母亲、牡丹江(参军的城市)、辽沈战役、抢修淮河铁路桥(我被漏排的地雷炸伤),还想到牺牲的战友沙金学……万千思绪,不知该从何处落笔。直到“十一”当天,听到收音机里传来毛主席的声音:“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才灵光一闪,顿时找到了兴奋点,马上在椅子上摊纸,蹲在地上写起来:

  心潮像海浪不能平静,

  笑脸像喝了老白干绯红;

  中国人伸直弯弓一般的

  脊背,铁锤与镰刀唱出

  铿锵的歌声。

  一位用兵如神的伟人,

  用很重的湖南口音

  向世界宣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

  从此四万万人民做了主人,

  所有的权利都属于百姓。

  农民挑起丰衣足食的担子,

  工人开足马力机声隆隆;

  保卫共和国边疆海疆和蓝天的,

  是走过万里长征的人民子弟兵!

  我这首诗不仅上了宣传队的壁报,还登到师政治部办的油印小报《南进报(号外)》上。从此韩干事对我刮目相看。简群科长还郑重地报告给我父亲:“你们司令部该发个贺信,咱们宣传队有个小诗人,与共和国同一天诞生了!”

  真的,从那天起,一颗“诗人”的种子就埋在了我的心头。若干年后,我真的成了一个写诗的人,至今已出版了七本诗集。《建国五十年诗选》、《二十世纪新诗词典》、《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少数民族文学选集·诗歌卷》、《与史同行》、《新文学大系·诗歌卷》《诗刊五十年诗选》等新诗选集都选了我的诗,四次获中国作协和国家民委联合颁发的“骏马奖”。

  我的诗记录了共和国六十二年的足迹,也记录了我个人的成长历程与命运。这六十多年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有灿烂的阳光,也有过风雨阴霾;有华夏崛起的欣喜,也有众所周知的隐痛。我曾为这个时代歌哭。我写下的每一行诗,不论是激情的赞美,如《中国,是一座高山》,或是善意的鞭挞,如《给官僚主义者》,都是献给共和国的一颗赤子之心,也是为新中国六十二年艰辛步履立下的路碑。

  六十二年,尽管诗坛也是战场,诗人也有中弹倒下的时候,可是不论因为诗歌给我戴过荆冠或桂冠,我都无怨天悔。正如著名诗人雷抒雁在《旗帜上的风——读高深的诗》中所说:“今天,当我重读高深的诗歌时,喉咙里有一种灼热感。我们骄傲,在需要勇气呐喊的时候,我们不曾逃避。

  “那旗帜上拂过的风,是呼唤他永不放弃的诗情,是激励他永不沉沦的人格,是支撑他永不堕落的正直……依然是战士的品质。”

  作为一个老兵,“不负满头苍白发”,只要一息存,我的诗还将“是受伤老兵手中/倒下又扶起的旗帜”!(中国文化报)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5389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