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的记忆(三首)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1年10月04日11:33   匡满

  8公里

  生我的那个村庄

  只有十来户人家

  生我的那间瓦屋

  离长江8公里

  云常常从江北飘来

  在水塘里开出花朵

  然后击鼓般抛洒雨点

  擂向我幼小的脊背

  我早早记住了8公里

  这个极简单的数字

  却怎么也走不到它身边

  直至双颊疯长出硬须

  我怀疑过整个世界

  只有这8公里远

  也许个人的命运

  也只有8公里宽

  8公里:我裹脚的祖母

  一生都达不到的距离

  8公里:我年少的孩子

  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

  胎记

  海风曾拍打一条小河

  那涟漪是我的胎记

  芦苇在冬日也飒飒歌唱

  那苇叶是我的胎记

  凤仙花的果实早已成熟

  那黑色籽粒是我的胎记

  大海与小河之间

  竟然是浩瀚的大江

  足以存放我的

  哪怕是一亿个胎记

  外祖母在棉花地里劳作

  酱色的秸秆是我的胎记

  母亲在小学校里朗读

  那铃声是我的胎记

  发乌是檐瓦斑驳的砖墙

  泄露了我第一声啼哭

  三角洲午夜的油灯

  第一次照亮我的胎记

  哦!与长江、与东海以及

  一条无名小河有关的胎记啊

  桑叶或者鲟鱼

  为什么

  一片桑叶跌落江面

  大江没有记忆

  为什么

  一条鲟鱼溯江而上

  大江没有记忆

  蚕从蠕动到飞翔

  鱼从沉思到腾越

  大江只记住了

  千帆竞渡  或者

  百舸争流  以及

  血火硝烟的丰碑

  于今我们才开始关注

  桑叶或者鲟鱼的事情

  因为即使它们小若微尘

  也是与恐龙与人类同等的生命它们是大江更老的子民

  它们是大江更长的历史

  2011年8月于北京

  (文汇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5389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