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遗产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1年01月04日16:30   车延高

  这一别,就是远行,他将成为离人游子。母亲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仿佛这样就能把他镌刻进心里。

  他感觉到母亲在尽力地让自己平静,伸出手替他扣胸前的扣子,又替他理本来整齐的头发。

  接下来千叮咛万嘱咐,朝行囊里塞这塞那,恨不得把整个世界装进去。他知道母亲的心思,此去路远,山高水长,经常地会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母亲怕他饿,怕他渴,但没想到他背这么多东西会累着。

  李白毅然地转身,他认为男人的心就该是海,没有岸,可以淹死软弱的眼泪。头也不回地走,一身豪气,两袖清风。

  “如逢渭水猎,犹可帝王师”,李白一直在等机遇,渴望一举成名天下知,实现自己“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的宏图大愿。为让“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理想变为现实,李白背叛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个人信条,他先是执著地自荐,转而巴结权贵,以求举荐。求取功名过程中,李白的人格本身已成为矛盾体。用褒义性词语评价:他有高度事业心,欲求兼济天下。如用贬义性词语评价:他已求官入迷,志在谋求出人头地。李白的执拗是超人的。“赐金放还”是一个很重的跟头吧,他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雄心不死。安史之乱后,他像发现了新大陆,翻身上了永王的战船,结果犯了路线方向的错误,险些丢了性命。但屡“钻”屡败的李白没有气馁,仍有百足之虫的那份意念。公元762年,太子李豫即位。李光弼南下清剿浙东叛军。刚刚遇赦不久的李白得到消息,认为这是取得功名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当时他已62岁,可谓白发苍苍一老翁,但他毅然投笔从戎。可惜天不从愿,他病倒了。

  直到客死当涂,他在功名上仍一无所有,真的是“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但他留下了一笔巨大的精神遗产,即诗人传世的文章和他的1050首诗。

  当我面对这笔遗产去进行归纳和厘别时,在无意间有了一个新发现:诗人有一笔情感投入几乎为零的人格遗产,恰到好处地被显现出来了。但这笔对家人和亲情的亏欠中站立着一种牺牲品格。这笔精神遗产带有社会硬通属性,它不光荣,但很崇高!

  诗人在创造这笔精神财富的过程中,几乎是全身心地投入,他忘我,忘家,笔直前行,不顾及身边和身后的人;他义无反顾,心无旁骛,为事业,为功名,为求“济苍生,安社稷”,他低过头、弯过腰、入过狱。这期间,他的人格有可怜、可悲、可鄙的一面,但我们如果想想卧薪尝胆的勾践,想想甘受胯下之辱的韩信,李白以屈求伸的进取行为是不是就不高尚呢?

  诗人在创造和积累这笔社会财富的过程中,虽然一再被官场和功名冷落,但特定的身世、遭际和巨大的文学成就奠定了他一定的社会影响和地位。当时的李白也可算无冕皇帝,有着极广泛的社会交际和人脉关系。这种情态下,狐假虎威,巧借李隆基的庇荫,为自家儿女谋个一官半职,或以文寻租权力,采取换手抠痒的方式给子女求个前程,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便捷之事。但李白死心眼,辜负了大好机缘。至死,没有给自己的家人谋一点私利。

  写到这里,我突然感觉手里的笔钝了。落下的文字很空,很空。我们还是来看一段事实吧。

  大约在李白死后五十余年,由骨头里钦佩李白人格和风骨的官员范传正到当涂任职。他揣着一张旧地图,由当地人带路,到了李白的坟地。当时已近日暮,天色渐暗,有一股股风路过,把一座孤坟上的草摇得六神无主。他想起了“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心中油然生悲,眼角有泪溢出。自己抹了一把,亲自动手把墓地周边打扫干净。返回衙门后,下了一道令,从此不让人去山上掘采。之后他又四处寻访李白的后人。耗时三年终于找到了李白的两个孙女,这时她们都已出阁,一个嫁给刘劝,一个嫁给陈云,都是当地老实巴交的农民。

  范传正问及她们的生活景况,她们说:“父伯禽以贞元八年不禄而卒,有兄一人,出游一十二年,不知所在,父存无官,父殁为民,有兄不相保,为天下穷人。”说罢便哭了。

  范传正听到这里,也两眼潮红,泪水潸然而下。他未想到一代诗仙,又与当朝皇上有亲缘关系,后人竟落到如此悲凉下场。

  范传正看她们如此委屈地生活,于心不忍,便劝她们离婚,然后想法帮她们改嫁到有些名望的仕族。她们很有礼貌地言谢,说出一番十分感人的话:“夫妻之道,命也,亦分也。在孤穷,既失身于下俚;仗威力,乃求援于它门。生纵偷安,死何面目见大父于地下。”范传正无言以对。

  写到这里我忽然开悟:从李白及其后人身上看到的这种精神,是感天地,泣鬼神的!是被无意遗忘的重要遗产,我们应该叫它——品格。

  其实,李白并非没有儿女情长,其所存诗稿中就有两首诗是写给自己子女的,写得非常感人。如,“娇女字平阳,折花倚桃边。折花不见我,泪下如流泉。小儿名伯禽,与姊亦齐肩。双行桃树下,抚背复谁怜。念此失次第,肝肠日忧煎。”(《寄东鲁二稚子》)。再如,“我家寄在沙丘旁,三年不归空断肠。君行既识伯禽子,应驾小车骑白羊。”(《送萧三十一之鲁中兼问稚子伯禽》)字里行间皆是真情,可见诗人也有一副侠骨柔肠。

  但从李白的行为看,他是一个为事业功名谋,但从不为一己私利谋的人。为实现“攻略盖天地,名飞青云上”的政治幻想,他不惜屈尊求人举荐。但为自己的妻子儿女,李白从未向任何人开过口。

  其实当时,以李白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只要张个口,或者伯禽自己像时下一些人一样打着父辈的旗号出去一招摇,那么金钱、利益、名誉就可能接踵而至,意想不到的好处和方便也定会“大珠小珠落玉盘”。但他们挺拔得骨骼铮铮,让人闻听之后由骨髓深处击节赞叹。(四川日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