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他们的话——来自黔西南抗旱救灾第一线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4月21日15:52 作者:乔叶

  “要是以前,遇到这样的大旱,我们早就逃荒了。”这是一个老人,一个白发苍苍但很硬朗的老人,他说,“现在,我们不会。一是家里有粮食,饿不着。二是知道政府会来想办法解决问题的。”

  “你们就这么相信政府么?”

  “相信。皇粮都不用交了。种啥庄稼都补贴,养啥牲畜都补贴,买家电补贴,盖房子也补贴……这样的政府,碰到这么大的事,怎么会不管呢?”

  在一所学校里,举行过捐书和捐款仪式之后,我拦住几个调皮的男孩子,问其中黑红脸膛的一个:“学校每天给你们水喝么?”

  “给。”

  “多少?”

  “一天一瓶。”他有些不好意思,躲在了后面。

  “够喝么?”

  “不够!”一个精瘦的男孩踊跃回答。

  “那怎么办?”

  “回家喝。家里存有水!”

  “家里水要是喝完呢?”

  “政府每天来问呢。喝完了就送!”

  “那真是不错啊,是不是?”

  “是不错,不过……”小瘦子目光炯炯地说:“还是不旱更好!”

  说完,他们哄的一笑,跑开了。

  小卖部里,我指着一箱康师傅矿泉水,问胖胖的女老板:“多少钱一瓶?”

  “一块五。”

  “这么便宜?”

  “本来就是这个价。”

  “正是涨价的时候,为什么不涨价?”

  她笑了:“人家送水,我们卖高价水,像啥子话?人要有良心的,不能发国难财。”

  在兴义市则戎乡冷洞村,和支书朱昌国座谈时,他的话句句如锤,敲打我心。

  “2009年8月到现在,这里没有下过一场雨。——不对,也下过,八分钟。气象部门说,是一点六毫米,那是雨么?油菜全死了,麦子全死了。山上的灌木都死了一大半了……”

  “……想起那些金银花,我夜里都不好睡。三点多都睡不着。我们的金银花现在都到了盛花期,一茬花熬到盛花期得六年哪。要是旱死了,就还得等六年。我们这地方,不种粮食不得了,光种粮食富不了,现在家里不缺粮食,就是缺钱。这些金银花是乡亲们的钱袋子,钱袋子漏了,不得了,要乡亲们再熬六年,我就是罪人……”

  他琢磨出了用矿泉水瓶来滴灌金银花的土方法,于是开始疯狂地收集这些瓶子:“……我们去废品站找,去饭店里找,没空给人家解释,人家都以为我们有神经病……这些瓶子真是我们救命的东西啊。”

  “……气象部门说,五月份会有雨。我的思想已经准备到六月份了……六月要是还没有雨,那就一直坚持,坚持到有雨为止。”

  老人,孩子,男人,女人……在大旱的黔西南,在名为灾区的黔西南,我看见了无数张面容。每一张面容都是平静的,很平静。平静地面对,平静地解释,平静地接受,平静地抗争。太阳很平静地炙烤着这片土地,这些人也平静地迎接着这种炙烤。

  他们的平静,让我心疼,也让我欣慰;让我敬佩,也让我坚信:这灾难终将过去。因为没有什么能击垮这种坚韧的平静。(新民晚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