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女人的美丽经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10月07日10:53 作者:乔叶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人更甚。无论是十八还是八十,都视美为第一要义。我生在乡村,长在乡村,是个地地道道的柴禾妞儿,长得也比较“恐龙”,但这也不妨碍我打小就爱臭美:用烧地锅烧出的细柴棒涂眉毛;把白面当香粉往脸蛋儿上搽;用烧火钳使劲夹住头发,想把头发烫成弯弯的卷儿;指甲花开的时候深夜不睡,缠着奶奶精精腻腻地给我染指甲……

  奶奶那代人为生计奔波,顾不上讲究。看着奶奶被施行过那个时代所有女子都逃不掉的最流行的整形术——缠脚,长大后自然便明白了:奶奶的美丽经其实就是吃饱穿暖让身体康健,是最可怜最基础也最底线的美丽经。

  和奶奶相比,妈妈的美丽经似乎有东西可读了。因为是村小的老师,她的穿戴多少比一般的村妇要讲究些。有两件她年轻时候的压箱底儿衣服似可为证。一件是列宁装:大翻领,双排扣,双襟,中下方带一个暗斜口袋。妈妈说这是她和爸爸结婚时的新娘礼服。还有一件是连衣裙,妈妈说那时候叫布拉吉,是当时最时髦的衣服。其实款式真是再平常不过了:白底儿红花,短袖,圆领,裙腰处压几道随意的褶皱,一道平直简单的腰带……妈妈说:这件衣服是她去县上开会时县城的一个女老师送给她的,可怜的妈妈因为不好意思,从来就没有穿过一次。

  等到我师范学校毕业的时候,我开始有了海鸥洗发膏、蜂花护发素、“美加净”银耳珍珠霜,“郁美净”面霜……以工资为地基,美丽工程从此正式开建。以后的日子里,给美丽投资就成了习惯。化妆品的名目越来越多,分工也越来越细,看到新产品入市广告,听到朋友推荐什么牌子,就都想去试试。后来自己在家摆弄还嫌不够,又走进了更专业的美丽工厂——美容院,办了一张美容卡,定期去做美容,仅是做头发一项就赶过所有的时髦。其它项目的新名堂也常常会大着胆子去实验一下:修眉,美甲,嫩肤,手部特护……甚至还小小地整过一把容:在省人民医院美容科做了双眼皮手术。每到换季,必定要为化妆台上某种必需的添置而伤神,被减肥、美白、补水等细节问题困扰,纠缠着所有女孩子因为美而衍生的甜蜜的烦恼和欢乐的忧愁。至于衣服,在超越了蝙蝠衫、牛仔裤、幸子衫、喇叭裤、棒针衫、健美裤等排山倒海般的全民跟风潮之后,眼下我最怕的就是在饭局上和别的美女“撞衫”。那多不个性啊。 

  对于我的一切折腾,妈妈和奶奶除了惊叹就是批评:“真是吃饱了撑的!”“吃饱了就容易撑着,怕撑着了就得折腾。”我嬉皮笑脸地顶嘴,“谁叫咱吃饱了呢?别眼红,我知道你们年轻时没赶上,有点儿亏,我呀,一定替你们多折腾出两份儿来。”

  这看似玩笑的话,我却无比清楚它在骨子里的真诚。有奶奶和妈妈映照作比,我无数次默默地庆幸自己能够如此尽情地享受于这个精彩的时代。愚钝的我对于一个事实始终心如明镜:大河无水小河干,大河水丰小河满。所有个人的小美之欢,皆源于时代、国家和民族的大美之怀。(人民日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