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重整山河”待后生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8月30日10:01 作者:朱向前

  不论你承认与否,也不论你持什么样的批评态度,“80后”作家在新世纪之初已经成了气候却是不争之事实。换句话说,“80后”作家已经以一个创作群体的面目出现在当下中国。那么批评家呢?是否也有一个“80后”批评家群体呢?答案是否定的。因此,对傅逸尘及其文学评论我就特别地关注。他在当下文学娱乐化、欲望化叙事泛滥的背景里,坚持主流价值观的表达,执著于军旅文学的批评,积极探索并建构军旅文学的写作伦理,且显示出了与他的年龄极不相称的“老到”。可以说,傅逸尘确实让我眼前一亮,凭直觉,我认为这是一个可造之才。作为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2006级在读硕士研究生,年仅25岁的傅逸尘高票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08年卷,而且平了该丛书最年轻入选者纪录(此前是石舒清和舟卉),可喜可贺。对于他和他的《重建英雄叙事》,雷达说:“这是一位很值得重视的评论新人,80后,文学硕士出身,却已发表了大量文章。真诚,坦率,视野开阔,其中对新时期以来军旅文学的研究、对话;对现实主义的阐发;对‘英雄话语’的思考,均有探索意义。第三辑中对曹文轩、张者、莫言等人创作缺失的批评,敢于直陈己见。整体看来,书稿有锐气,有新见。”

  为了发现和培养理论评论人才,也作为研究生教学的一种探索和补充,2005年,我开始在军艺文学系创办“红星论坛”。傅逸尘以本科生身份参加了论坛活动,但他的批评既有个人锋芒,又有学理分析,常有独特而新鲜的发现,且极富文学激情。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总是以当下意识形态、思想学术及文化文学作背景,使其批评有着厚重的历史与广泛的现实作依托。他不试图去进行时尚的“另类”表达,而是在历史与现实的融合中,寻求文学本质的皈依之路。不作泛泛之论,亦不拘泥于一隅,而总是努力地寻找自己的批评视角。这方面在我俩之间展开的一系列文学“对话”中表现得极其充分,我几乎感觉不到我的对话者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

  作为刚刚出道的“80后”批评家,傅逸尘让我和雷达及诸多编委惊讶的是,他居然深谙批评之道的破与立的关系,尖锐却不偏激,还特别重视建设。傅逸尘选择了军旅文学作为自己文学批评的主攻方向,在我看来,军人的责任感当然不可或缺,但更重要的是,他发现了军旅文学,尤其是新世纪以来的军旅长篇小说的思想内涵与他所要表达的崇高与理想、民族与国家的核心价值观一脉相承,完全可以承载他建设性的文学观念与价值观念。傅逸尘的独特与敏锐在于,他及时窥见了当下文学及精神状态的本质,即,当世俗化、欲望化叙事充斥的时候,必然会带来理想及信仰危机、价值观念与生命意义虚无、心灵与情感失重;因此,倡导崇高与理想、民族与国家核心价值观非但不是“左”的复活,而且必定会激活沉淀在人们记忆深处的文化传统,从而产生新的生命力。傅逸尘根据军旅文学独特的题材与内涵,以“重建英雄叙事”为旗帜,将军旅文学上升到“伦理”的高度。既突出了军旅文学理论批评的主流表达,又表现出了一种宏阔的思想文化视野。

  现实主义作为一种文学方法,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是军旅文学创作的惟一方法,而且几乎成为军旅作家的集体无意识,其中的意识形态属性与政治语境无疑束缚了军旅文学在更为广阔的空间的发展与探索。傅逸尘在对半个多世纪的军旅文学进行细致梳理后,以更为广阔的文学背景为依托,提出了军旅文学“开放的现实主义”观念,强调新世纪的军旅文学应该在“技”与“道”的融合及更为广泛的兼收并蓄中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这一观念对军旅文学具有理论与创作的双重价值与意义。傅逸尘还强调守望生活“现场”的有难度的写作,这一点可以说是当下中国文学与中国作家正在追求的文学理想与写作姿态,也是中国作家最为紧要的文学立场与写作伦理。这是克服“大师”数量不断上升,优秀作品却难以寻觅的有效方法。“有难度的写作”对中国作家而言,不仅仅是对“文学性”的强调,更重要的是对作家思想与哲学高度的要求,这是当下中国文学最为匮乏的品质。除此而外,傅逸尘还对当下长篇小说创作中的伪现实主义倾向进行了尖锐批评,是否准确不好下结论,但表现出的敢于直陈己见,坚持自己的文学标准和文学追求,正是当下批评界的缺项。总体而言,傅逸尘的文学批评紧贴中国当下文学现象与作家作品,尤其是军旅文学现象与作家作品,以其真诚的批评态度、执著的批评精神、敏锐的批评目光,为新世纪军旅文学的繁荣与发展所作出的努力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当然,距离我的期待还有相当的差距;但他已经迈出了重要而坚实的一步,那个目标还会远吗?

  傅逸尘企图在泥沙俱下、众声喧哗的文坛发出属于自己的一点微弱但却真实的声音。批评伊始,他便将文学批评视为一种不折不扣的艺术,一种具有独立品格、自由思想、优美文字、激情飞扬、灵感激荡的富有创造性的文体。他认为,文学批评作为一种自由的艺术,意味着它把文学当作认知的对象,从中有所发现、有所思想、有所创造。作为真正的批评家,必须坚持高贵自由的文学批评与精神立场,否则,就是伪批评。傅逸尘坦陈:“真正的文学批评从来都不应该成为作家作品的附庸,真正的文学批评从来都不应该伴随着文学的堕落而沉沦,真正的文学批评应该引领着文学的发展、预示着未来的方向,真正的文学批评应该秉承着对文学的热爱和对人类的关怀,超越功利、探索艺术的真谛、阐发文学的价值,建构一个属于文学与批评自身的温暖、自由、高贵、和谐的公共场域和精神家园。”这是一位年轻批评家让我感动的心声,也是支撑他未来孤独寂寞的批评生涯的理想与精神,不能不让我对他的未来充满期待。

  傅逸尘的文学理论与批评当然还有不少缺陷与不足,要言之,傅逸尘的文学理论与批评还应该注意四个平衡:即宏观与微观的平衡;现代文论与传统文论的平衡,西方化与本土化的平衡;语言表达的理性与感性的平衡。中国现代以来经典的文学批评多出自作家之手,以感性见长,这种文章似乎总是更有生命力,这是否是更高的一层境界,都值得后人深思。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