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漫山遍野的古树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7月30日14:51 作者:刘庆邦

  那是一栋独立的别墅,我住在二楼的一间卧室。卧室的窗户很宽大,窗玻璃明得有如同无。然而这样的窗户却不挂窗帘。我只须躺在床上,便把窗外的景物看到了。窗外挺立着一些参天的古树,那些古树多是杉树,也有松树、柏树和白桦等。不管哪一种树,呈现的都是未加修饰的原始状态,枝杈自由伸展,树干直插云天。一阵风吹过,树冠啸声一片。一种宝蓝色的凤头鸟和一种有着玉红肚皮的长尾鸟,在林中飞来飞去,不时发出好听的叫声。更多的是举着大尾巴的松鼠,它们在树枝间蹿上跳下,行走如飞,像鸟儿一样。松鼠是没长翅膀的鸟儿,欢快而活泼。它们啾啾叫着,叫声也像小鸟儿。树林前面,是一片开阔的草地。和草地相连的,是蔚蓝色的海湾。海湾对面,是连绵起伏的雪山。

  把目光拉回,我看到两只野鹿在窗外的灌木丛中吃嫩叶。它们一只大些,一只小些,显然是一对夫妻。我从床上下来看它们,它们也回过头来看着我。它们的眼睛清澈而美丽,毫无惊慌之意。墙根处绿茵茵的草地上突然冒出一堆蓬松的新土,那必是能干的土拨鼠所为。雪花落下来了,像是很快便为褐色的新土堆戴上了一顶白色的草帽。

  是的,那里的天气景象变化多端,异常丰富。一忽儿是云,一忽儿是雨;一阵儿是雹,一阵儿是雪;刚才还艳阳当空,转瞬间云遮雾罩。雪下来了。那里的雪花儿真大,一朵雪花儿落到地上,能摔成好多瓣。冰雹下来了。碎珍珠一样的雹子像是有着极好的弹性,它打在凉台的木地板上能弹起来,打在草地上也能弹起来,弹得飞珠溅玉一般。不一会儿,满地晶莹的雹子就积了厚厚一层。雨当然是那里的常客,或者说是万千气象的主宰。一周时间内,差不多有五天在下雨。沙沙啦啦的春雨有时一下就是一天。由于雨水充沛,空气湿润,植被的覆盖普遍而深厚。树枝上,秋千架上,绳子上,甚至连作门牌用的塑料制品上,都长有翠绿的丝状青苔,让人称奇。

  那个地方是美国华盛顿州西南海岸边的一个小村,小村的名字叫奥斯特维拉。我和肖亦农先生应埃斯比基金会的邀请,就是住在那个环境优美的地方写作。过去我一直认为,美国是一个发达国家,也是一个年轻国家,不过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没有什么古老的东西。这次在那里写作,我改变了一些看法,发现古老的东西在美国还是有的。美国虽然年轻,但它的树木并不年轻;美国不古老,那里生长的树木却很古老。肯定是先有了大陆、土地、野草、树木等,然后才有了美国。看到一棵棵巨大的苍松古柏,你不得不承认,美国虽然没有悠久的人文历史,却有着悠久的自然生态历史。而且,良好的自然生态就那么生生不息,一直延续了下来。这一点,看那漫山遍野的古树,就是最好的证明。

  出生于本地的埃斯比先生,为之骄傲的正是家乡诗一样的自然环境。他自己写了不少赞美家乡的诗歌,还希望全世界的作家、诗人、剧作家、画家等,都能分享他们家乡的自然风光。在一个春花烂漫的上午,和煦的阳光照在草地上,埃斯比突发灵感,对他的朋友波丽说:咱们能不能成立一个基金会,邀请全世界的作家和艺术家到我们这里写作呢?埃斯比的想法得到了波丽的赞赏,于是,他们四处募集资金,一个以埃斯比命名的写作基金会就成立了。基金会是国家级的社团组织,其宗旨是为全世界各个流派的作家和艺术家提供不受打扰、专心工作的环境。基金会鼓励作家和艺术家解放自己的心灵,以勇于冒险的精神重新审视自己的写作项目,创作出高端的文学艺术作品。

  基金会成立以来,在过去的九年间,已有苏格兰、澳大利亚、尼泊尔、加拿大、匈牙利等六七个国家的95位作家、艺术家到奥斯特维拉写作。他们都对那里的居住和写作环境给予很高评价,认为那里宁静的气氛、独处的空间、优美的自然风光,的确能够激发创作活力。

  我由衷敬佩埃斯比创办基金会的创意。他的目光,是放眼世界的目光。他的胸怀,是装着全人类的胸怀。所以他才那么给自己定位,才有了那样的创意,才舍得为文化艺术投资。他的投资不求回报,是在为全世界的文化艺术发展作贡献。埃斯比的举动堪称是一个壮举。

  1999年,埃斯比先生逝世后,波丽继承了他的遗志,继续发展基金会的事业,不断扩大基金会的规模。基金会扩建基础设施的近期目标,是每年至少可以接待32位作家、艺术家到那里生活和写作。波丽一头银发,大约七十多岁了。她穿着红上衣,额角别着一枚蝴蝶形的花卡子,看去十分俏丽,充满活力。她对我们微笑着,很像一位慈祥的老奶奶。她在互联网上看到对我们的介绍和我们的作品,向我们深深鞠躬,让我们十分感动。

  由中国作家协会推荐,经埃斯比写作基金会批准,我和肖亦农有幸成为首批赴奥斯特维拉写作的中国作家。在树林中的别墅一住下来,我就体会到了那里的宁静。我们看不到电视、报纸,也没有互联网,几乎隔断了与外界的信息联系。那里树多鸟多,人口稀少。我早上和傍晚出去跑步,只见鸟,不见人;只阅花儿,不闻声。天黑了,外面漆黑一团,只有无数昆虫在草丛中合唱。在月圆的夜晚,我们踏着月光出去散步,像是听得到如水的月光泼洒在地上的声音。写作的间隙,我平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挂在凉棚屋檐下由道道雨丝织成的雨帘,一时不知身在何处,宁静而幽远的幸福感从心底涌起。不能辜负埃斯比写作基金会的期望,亦不能辜负那里优美的自然环境,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写了一篇短篇小说,两篇散文,记了两万多字的日记,还看完了三本书。

  我们刚到那里时,杏树刚冒花骨朵儿。当我们离开时,红红的杏花已开满了一树。

  2009年春于美国华盛顿州奥斯特维拉村(文汇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