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很轻 身体很重(乔叶)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11月05日09:57   大众日报 乔叶

  光阴荏苒,转眼间已识鱼禾数年,鱼禾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特别快乐,但是,她的文字,无论是散文还是小说,我读过之后最通常的感觉却是难过。她的散文集《摧眉》如是,长篇小说《 情意很轻  身体很重》亦如是。

  为鱼禾这部长篇小说作序的作家李洱说:“通过写作,通过这种语言活动,个人的价值得到体现,个人得以穿透社会和精神的封闭,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小说中的“我”就是这样一个例证。小说开始时,“我”的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是完整的:情感、家庭、工作,用常规的尺度来衡量都无可挑剔。但是,“我”——只有“我”,知道自己内部的漏洞百出,于是“我”打碎了这一切,开始重塑“我”最想要的那个自己。慢慢读来,我看到了一个女人——不,更确切地说,是一个人——寻找自己名下的那颗心的过程。那颗心包含的东西太多了:无疾而终又腐烂到底的婚姻,平庸而又繁琐的日常生活,累累重重的世俗欲望,可以被别人理解却不能被自己原谅的苟且……小说里的“我”带着鱼禾的气息扑面而来:辨析,犹疑,忍耐,决断,破裂,建立,收缩,蔓延,打碎,承受,丢弃,求索,犀利,宽阔,残酷,善良,妖娆,冷峻……我确定:这些都是“我”,这些也都是鱼禾。“我”背后站着鱼禾,鱼禾前面站着“我”,鱼禾和“我”一起在文字中沉浮,叙述,直至走尽这本小说的所有页码之后,又不依不饶地伸向页码之外的巨大空白。我仿佛听到了“我”或者是鱼禾低沉决绝的声音:我要在迷宫一般的世界上,准确无误地寻找到自己,我要在层层叠叠的面罩之下,清晰地看到自己最本真的心之容颜。

  《情意很轻  身体很重》  鱼禾  著  河南文艺出版社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