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四川》:一部激越传奇的西部移民开拓史(周火岛)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9月25日13:11  中国作家网

  王雨是一个创作勤奋的高产作家,《填四川》是他创作出版的6部长篇小说。在前3部小说中,他主要以改革和都市婚恋题材为主,着重在道德和人性的层面去结构小说,反映人们在生活价值观和爱情道德观上的差异与冲突。近年来,王雨意识到重庆本土的历史史料资源是一座尚未开发的文学富矿,他的创作开始出现一个重大转变,自第4部长篇小说起,从当代题材转向历史题材,专注于从重庆本土的社会历史资源中挖掘含金量高的冷门题材。他就象一个目标坚定的寻宝者,在重庆本土历史题材探矿之旅上孤独而挚着地前行。

  他在创作出版长篇历史小说《水龙》并荣获重庆市第四届文学艺术奖后,又与黄济人先生合作,创作出版了以中国著名实业家、重庆本土历史人物卢作孚为题材的长篇小说《长河魂》,荣获第五届重庆市文学艺术奖。今年,又创作出版36万字的优秀长篇历史小说《填四川》,以一个众所周知却在文学创作上格外冷僻的历史题材,获得文学界、出版界和影视界的普遍好评。

  历史上,史界公认的清朝湖广填四川大移民,大致是从康熙十年(公元1671年)至四川西北金川之战(公元1776年)的大约100余年间。对这绵延一个多世纪的移民潮,王雨选择康熙三十一(1694年)至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来作为小说的叙事时段,这显然是经过反复斟酌之后的明智选择。在清朝统治全国的268年历史中,这个时期正值三代王朝政权更迭的康雍乾盛世。发生在这个时期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国家意志主导的“湖广填四川”移民运动,是清前期皇权意志即国家意志的体现。有的史学家把这次百年移民称之为世界上最大的一次移民。王雨选择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时段,在小说的宏大叙事结构中有意从正面描写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皇帝在移民填四川所起的作用,通过朝廷政策逐代延续推进和由此而导致的黎民百姓命运变迁,逐次递进地展示康熙颁布的《招民填川诏》移民政策,雍正的“摊丁入亩”赋税改革,和乾隆的“改土归流”等重大的国家经济社会政策,对康乾盛世时期社会经济政治的变迁,对荒芜凋敝的“有可耕之地,而无可耕之民” 的西部四川的复兴繁荣所起到的巨大推动作用,使小说具有明确而有深度的历史解读和思想指向。

  王雨为了创作这部作品,大量查阅各种历史资料,从中经过认真的分析研判,形成自己独立的历史观和清晰的创作思路,在写作中既尊重历史,又充分发挥作家的想像力。譬如,十七世纪中叶四川人口锐减主要是因为连年战乱,瘟疫肆虐,虎患成灾所致。作家为了真实反映出这个历史原因,在小说中屡屡通过康熙皇帝、朝廷官员和平民百姓之口,对四川人口陡降是因为张献忠屠城滥杀所致的民间谬传,反复予以纠误。又如虎患,清初时,四川森林覆盖率占80%以上,四川遭遇酷烈罕见的的虎患。据史料记载,当时“蜀中遍地皆虎,或一二十成群,或七八只同路,逾墙上屋,浮水登船爬楼,此皆古所未闻”,当时一个叫张懋尝的官员,带着7个仆人到荣昌上任,城中寂如旷野,傍晚时分,他们被在城中游荡觅食的群虎所围剿,接连五人落入虎口。作家在小说的开篇部份,就展现铺排出当时这种惨烈的社会现状,知县宁德功一行离开荣昌赶赴京城,途中跟班随从染恶疾身亡,继而被老虎吃个精光,这一类真实的历史细节描写,使小说还原一种历史的真实感。

  要在一部小说中生动细致地表现中国历史上的百年移民潮,对任何作家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难题,王雨用智性破解了这个难题。他在小说中着重围绕一个家族命运的兴衰变迁,去折射出大移民的历史变化走向,进而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一个民族西部开拓的进化发展史。小说叙事着重从康熙五十一年闽西女子宁徙与丈夫常维翰带着一家人从福建移民前往四川,路遇虎患匪灾,夫离子散,常维翰被迫上山落草为寇起,拉开了一出族群陋规恩怨情仇,孤儿寡母拓荒创业,官匪勾结沆瀣一气,百姓蒙冤拼死抗争精采大戏的帷幕。宁徙带着孩子初到蜀地荣昌,举目无亲,白手起家,她带着一家人从插枝占地、开荒种谷开始艰难创业,当家族在荣昌站稳脚跟之后,她又把东部的先进生产方式引入西部农村,尝试在荣昌栽桑养蚕,制作夏布,开掘煤矿,当第一桶金原始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继而从封闭自足的小农经济拓展到开展与大中城市商贾的商贸交易。小说的这条自强不息,艰苦创业,东部与西部在经济文化上互相渗透、融合、互补的叙事主线,既是中华民族数千年发展史的一个缩影,也是当今中国西部农村发展脉络的一个历史参照。

  王雨的创作历来重视小说的观赏性,构思读者意想不到的故事和人物命运,是他长篇小说创作的一个突出风格。在《填四川》一书中,他把自己的这个创作上的强项扩张到了极致。在小说的整体结构和叙事中,王雨采取传统英雄传奇模式去结构故事,编织情节,设置人物。《填四川》中人物的命运总是大起大落,故事的发展走向总是出人意料,男女情爱总是缠绵悱恻,有情人难成眷属,人世间缘份恩怨总是离奇而不可思议。小说浓墨重彩塑造的主要人物宁徙,作者同样赋于她具有坚韧不拔的超人意志,远见卓识的人生视野,开阔宽容的胸襟,身手不凡的武功和身藏绝技的医术等传奇英雄才具有的天赋禀性和超强能力,使宁徙这个大移民中的杰出代表人物成为这部小说赖以成功的支柱,同时,这个女性人物也是王雨小说创作中最为出彩,最为成功的一个文学形象。作者采用这种传统英雄传奇模式的写法,使一部 3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变得通俗精采,具有极强的可读性,尽可能地消除解读者与长篇小说之间的阅读障碍,吸引更多的普通读者。小说极具观赏性的故事也为其后改编影视作品埋下了一个极有诱惑力的伏笔。

  在这部历史小说中,王雨不仅在故事的传奇性整体构思上下了极大功夫,还特别注重对那些已经早已消失的清代民间社会生活细节的想象和描写。在小说中每每出现乡村婚丧嫁娶、民居建筑,风水巫术等一些民俗场景,和夏布丝绸,航运轿行等民间传统作坊行业时,作家笔力显得非常从容细腻,每一个局部细节都不轻易忽略放过,力图通过这些细致生动的原生态民俗描写,去逐一还原清代民间的原生态社会生活,通过展示各种乡俗民风的细微枝末,去增强历史小说的可信度和社会生活的真实感,进而使小说显得血肉丰满,具有强烈的历史立体感和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王雨的长篇历史小说创作势头正如川江春潮,涨势喜人,人们有理由期待他多年来辛勤耕耘创作的重庆本土历史题材系列小说,就象是在长期的荒芜寂寥之后,突然被发现蕴藏着巨大价值的稀缺资源,行情日渐看涨,日渐火红。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