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经典与知识结构(赵俊贤)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4月07日10:39   赵俊贤

  对作家、评论家、文学研究学者而言,知识的广与博、专与深,是其事业成就大小与高低的基础。有什么样的知识结构,就可能结出相应的文学果实。如果一个人的知识结构的主体框架由普及读物、通俗文化所组成,这个人的文学创造大体上超不出通俗文化的范畴。如果一个人的知识结构以各种各类的经典组成完整的框架,这个作家、评论家、文学学者的成果将可能博大精深。至于创新到何种境界,这主要取决于对经典是教条背诵、食古不化,还是当作指路明灯,自我大胆探索前行。

  经典,无论哪个领域的经典,都是人类文化创造的结晶。经典的独创性、不可替代性、对人类思维的高度与深度,非一般读物可代替。它是人类文化的杰出代表。

  用经典武装自己,是文学人攀登文学高峰的必由之路。有人不同意这种观点,举出当代一位著名作家创作优秀长篇小说之前,尚未读过《红楼梦》,以此说明大作家未必需要阅读经典。这一判断委实是误会。这位名作家来自延安窑洞,他当年受条件限制或由于别的原因,未通读《红楼梦》,但他间接地了解这部文学经典,而且后来他毕竟阅读了《红楼梦》。这位作家虽然只有高中毕业文化程度,但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如此文化程度也就不错了。他对外国文学经典作品比较熟知,尤其对批判现实主义经典作品,特别是列夫·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还有肖洛霍夫,他都有深入阅读乃至研究。他对马列美学有较深入的学习与研究,晚年还准备撰写美学专论。他如此博学,与他的英文功底有关。他可以直接阅读英语原版书,而且还翻译出版过英文著作。这样一位以经典为知识基石的作家,他写出的长篇小说《创业史》从某种意义上讲,具有文学的经典性。这部长篇典型独具(这里主要指梁三老汉、姚士杰、郭世富及王二直杠等人物)、细节动人、文笔深沉而哲理化。诚然其作品的艺术真实性与思想倾向性相背离,作品的内涵走上了宣扬阶级斗争扩大化的歧途。这不足为训。但这是时代的局限。

  古今中外的杰出作家、文学理论家皆读过多种多样的经典;反之,没有阅读经典的人,不可能成为大作家、大文学理论家。诚然,并非只阅读经典就可以成就大家,因为它是必备条件,并不是惟一条件。

  阅读经典不能仅凭个人喜好“吃偏食”,而应该有科学地选择与安排。一个文学人的知识结构,应该以由表及里、由非专业到专业的经典著作而组成同心圆式的不同层次知识圈,圆心则是文学创作或文学理论经典。

  无论从事文学创作还是文学评论与研究,都有必要首先阅读若干哲学经典,康德、黑格尔的经典著作要读一些,马克思的经典著作也要读一些。乃至马克思的经济学经典《资本论》也应浏览,有些章节还可精读。走进它,可以让我们看到他的经济学问的博大与深刻,可以看到这部经典著作的逻辑起点与对商品这一范畴的论述和展开。可以看到它的逻辑与历史的统一,让我们看到做学问的一条艰辛而科学的道路。

  对于当代哲学,主要是西方当代哲学经典也要有所了解。我们不可能去深入学习或研究艾德蒙德·胡塞尔与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的经典著作。但对他们和其他代表性哲学家要有所了解。这可以使我们知晓人类当下对世界与人类自己的整体性宏观思考与微观思考进展到何等地步。这是为了提高我们的文化素养。而且它有利于开拓我们的视野,有助于训练我们的思维能力。

  我们应该阅读美学理论。黑格尔的美学似乎艰深,只要沉下心去读它,还是可以有所理解。无论黑格尔研究自然美或艺术美,他老人家都是在探讨“艺术哲学”,或者说是“美的艺术的哲学”。我们也应该了解马克思、列宁的基本美学理论。现代西方美学,学派林立,著述汗牛充栋,除非专门研究某一美学学派,否则没有必要去深入地钻研它,只要有所了解即可。这毕竟有利于开阔我们的眼界。

  我们还应该阅读文学理论。苏联的文艺学教本,“文革”前我们一直在大学作为教材使用,当下在文学理论教学中仍可看到它的身影。但是,它不是文学理论经典,它经不起文学实践的检验,它是文学教条主义与左倾思想的产物。如果要作为一般文学知识去了解,也可以阅读。俄罗斯19世纪伟大的民主主义的文学理论家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和杜勃罗留波夫的著作,值得注视。他们寓自己的文学理论于文学评论之中,思想鲜活而深刻。当代西方的文学理论著作,有的经过时间与实践考验,证明它们是当代文学理论的经典,值得阅读。

  我们还要阅读古今中外文学经典作品。这是文学工作者阅读的主打项目。阅读它们,主要是为了给人们的创作或理论研究树立起不同的参照系。如中国当代文学创作和理论经典参照系,外国当代文学创作和理论经典参照系,中国古代文学创作和理论经典参照系,外国古代文学创作和理论经典参照系。作家或文学理论家要把自己的作品逐次放入由内及外、由近及远的各自参照系,从而认定自己创作或理论研究的水准、价值与文学史地位。至于文学经典书籍,当年鲁迅开过书单,较为简约,大约数十种之多。20世纪中期著名诗人、文学理论家何其芳也开过书目,大约有300部左右。文学工作者可以将这类书目作为参考,但主要因人而异,各自确定自己不同时期的经典阅读范围。

  对于各领域的经典著作,我们阅读时要虔诚吸纳,但不可盲目膜拜,不可迷信。对经典要有存疑精神。要提出各种各样的“为什么”,把阅读经典予以深化。世界上没有绝对真理、终极真理存在,真理总是在人类的实践与认识过程中不断得以深化、丰富与完善。经典的价值在于它在自己的时代、历史背景下,空间背景下,对人类的思想作出了自己独特的比前人前进一格的总括、认识与表达。但它毕竟是一个时代的一个人或一群人的产物。它难免个人或群体的见闻、阅历、思考的局限,也难免时代所提供的舞台的局限。

  经典阅读是通往知识天堂的阶梯。经典伴随终生的人,将是幸福的人,高尚的人,有高雅文学素养的人,有所作为的人,作家如此,文学评论家、文学史家亦如此。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