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偶然来自善良的必然(毛大成)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3月15日09:03   毛大成

美丽的偶然来自善良的必然——读黄亚洲随笔《洋雷锋》有感

  黄亚洲随笔《洋雷锋》,简明精雅地描绘了一个来华的美国人,介绍了他在中国如何努力学习雷锋的情况。

  这位应邀前往辽宁营口参加“首届全国学雷锋论坛”的锦州银行凌云支行的“外籍外宾客户理财部经理”雷芙·罗杰斯,据介绍,自2005年夏天来中国之后,一直忙着学雷锋,比如每个礼拜都抽时间到孤儿院探望孤儿,做义工,平时也经常去慰问病残儿童,还帮助路途遗失的的美国儿童寻找亲人,中国汶川大地震之后,他更是奔走呼号,发动在锦州的所有“老外”一齐向灾区踊跃捐款。

  之后,他的精神境界更升华了,他这样说:“我意识到,学雷锋,助人为乐,不一定都意味着参加大型公益活动,在日常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你都能帮助别人。”

  因此,黄亚洲这样分析:“走上学雷锋的道路对于罗杰斯来说,可能是一个偶然,但是,必然性是存在的,必然性就在于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一双善良的利他的眼睛,关键是要创造条件诱使它睁开、睁大、睁圆,能发出持久而柔和的目光。”

  我同意这个观点。善良,是一种必然存在,是人的本性。中国儒家经典《三字经》讲“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就是这个道理。

  由此,我非常能够理解这个洋雷锋,为什么他能在“首届全国学雷锋论坛”会场上说出十分精彩而又深刻的话来,不能简单地看做是一个金领人员的口若悬河。他的讲话很不简单,他说,他越翻译《雷锋日记》,越觉得雷锋语言的迷人,他用慷慨激昂的略带沙哑的口音大声说:“除了甘地、马丁·路德金、林肯,谁还能说出这样的充满激情的话?”

  就这样,他空前地征服了整个会场,据黄亚洲描述:整个“雷锋论坛”现场目光炯炯,鸦雀无声。

  黄亚洲自己也讲,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独特的判断与比喻。

  或许,只有思想没有约束的这个美国人才敢于把他所崇敬的中国英雄人物雷锋提高到人类思想解放运动的高峰人物这样的层面。整个晚上,我深思不已。

  是的,甘地、马丁·路德金、林肯、雷锋,伟大的人道主义精神没有地域壕沟,总是息息相通,血脉相联的。这位洋雷锋发言中的这一独特的判断,其实是深邃地表明了人类精神世界的一个共同点。

  关键是要把这一共同点放大。

  我看辽宁营口市就做得很好,“全国首届学雷锋论坛”的设立便是一个创举。希望这一论坛每年都能办下去,希望每年都能看到全国的活雷锋甚至全世界的洋雷锋,都能在营口这个雷锋入伍的地方,大声说出他们的感想与判断,就如我们今年通过作家黄亚洲的随笔,能惊喜地听到”洋雷锋”罗杰斯的这句思想性极强的精彩之言。

  由此,老夫喜作一首打油诗:

  偶然因素寓必然,

  雷锋思想如春风。

  我信世界能大同,

  全球都来学雷锋!

  附:黄亚洲随笔《洋雷锋》

  头一回见洋雷锋,挺稀罕。

  洋雷锋个头结实,大约四十来岁吧,头发已有些花白,也不焗油,不装帅,不像我们这些中国人,从脑袋上就开始伪装。

  洋雷锋在锦州银行凌云支行工作,职衔是“外籍外宾客户理财部经理”,一干已经五年,简单的中国话已经能说几句了,见人就笑眯眯,挺会寒暄,音色宏亮,但略带沙音。昨天晚餐时第一次见到我,就很认真地一字一字地用中国话说:“我要看你的书。”

  他是指长篇小说《雷锋》,知道我是作者,遂作了上述表示,并且饭后与我在宴会厅合影留念。

  宴桌上就放着那本红皮面的书,雷锋生前所在部队的当年副团长尚德山说,他已经读过一遍了,就跟“外宣办”韩副主任的读后感觉一样,也是流了三次眼泪。于是坐在宴桌对面的洋雷锋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后来他就面对我,作了十分认真的表示。洋人说话一般都很认真,蓝蓝的眼睛直视着你,没有丝毫客套的意思。

  他是应邀前来营口参加“首届全国学雷锋论坛”的,今天下午我便听到了他的事迹。据说他的事迹,许多媒体报道过,但我孤陋寡闻,我今天全是听他自己讲的,用英语讲,一位小姑娘翻译,他除了开头部分用缓慢的中国话作一番寒暄之后,一直都是用英语演讲的。他是美国人,一口英语说得抑扬顿挫。我小时候外语学的是俄语,英语一句不懂,于是只能用莫名其妙的“抑扬顿挫”来形容。

  通过小姑娘的翻译,我才知道他自2005年夏天来中国之后,一直忙着学雷锋,比如每个礼拜都抽时间到孤儿院探望孤儿,做义工,平时也经常去慰问病残儿童,还帮助路途遗失的的美国儿童寻找亲人,中国汶川大地震之后,他更是奔走呼号,发动在锦州的所有“老外”一齐向灾区踊跃捐款。

  之后,他的精神境界更升华了,他这样说:“我意识到,学雷锋,助人为乐,不一定都意味着参加大型公益活动,在日常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你都能帮助别人。”

  他是在克服语言困难着手翻译《雷锋日记》之后,有了这种升华的。他越翻译这本日记,越觉得雷锋语言的迷人,他用慷慨激昂的略带沙哑的口音大声说:“除了甘地、马丁·路德金、林肯,谁还能说出这样的充满激情的话?”

  整个“雷锋论坛”现场目光炯炯,鸦雀无声。

  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独特的判断与比喻。

  其实,洋雷锋知道“雷锋”这个名字纯属偶然,他来中国之前,根本不知道中国有个二十二岁就失去了生命的年轻英雄雷锋,他是第一天踏上了中国的土地并且第一次钻进中国的出租汽车,才听说雷锋这两个字的。当时那位出租汽车司机拉上了老外,热情地问这位老外叫什么名字,这个叫罗杰斯的美国人回答说:雷芙·罗杰斯,回答了几遍,那司机还是记不住,估计那位主儿也是跟我一样学过俄语没学过英语的,后来那司机突然开窍了,眼珠子一下子滚圆:“啊哈,知道了,雷锋!原来你的名字叫雷锋!”

  接下来的日子里,罗杰斯就开始到处打听和寻找与雷锋有关的事情:寻找各种雷锋的画像、纪念章、书籍。他想:怎么回事呢,我怎么会与中国的一位年轻英雄拥有同一个名字呢?

  走上学雷锋的道路对于罗杰斯来说,可能是一个偶然,但是,必然性是存在的,必然性就在于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一双善良的利他的眼睛,关键是要创造条件诱使它睁开、睁大、睁圆,能发出持久而柔和的目光。

  洋雷锋离开演讲台要登车离开营口的时候,一个营口理发店的主人急忙走上去跟他说了一句话。这个理发店老板叫王文起,他把自己的店铺定名“雷锋理发店”,名片上不仅印着手机号13304072776,还同时印着雷锋的画像和这样的承诺:“我能为您献爱心,常年理发把费免!”他常年雇着一群理发师,已经连续十几年为五保户、残疾人员、孤寡人员、弱势群体、军人、公安干警、劳动模范免费理发了。

  这位说话诚恳的王老板径直走到洋雷锋面前,对他说:“我一直以为自己学雷锋已经学得很好了,今天听了你的报告,觉得还是你学得好,我要向你学习!”

  洋雷锋一下子听懂了。

  于是洋雷锋用中国话说:“谢谢。”

  然后,洋雷锋就登车离去了,招招手。

  我想,如果洋雷锋的中国话能说得很熟溜,恐怕他就会很感慨地回答出一大堆话来。

  但是他只能说两个简单的字“谢谢”,就像七年前,那位中国出租汽车司机冲着他也只能惊叫两个字一样:“雷锋!!”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