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寻梦(蒋子龙)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9月07日09:43   解放日报 蒋子龙

  在中国传统文化的长廊里有一奇观,或说是一个谜:有关邯郸的成语格外多。《史记》里记载邯郸的成语典故多达百余条。《中国成语大辞典》共收录成语18000多条,其中属于邯郸的成语竟占了1580多条,如邯郸学步、女娲补天、叶公好龙、滥竽充数、掩耳盗铃、梅开二度、背水一战、破釜沉舟、完璧归赵、毛遂自荐、负荆请罪、纸上谈兵等等。中国再无第二个地方像邯郸这么盛产“四字词组”。

  至今人们走进邯郸,有时还恍若进入成语典故之中。倘是顺大道入城,在雄阔笔直的马路两侧,古代弓箭式的电灯杆格外抢眼,杆似箭,弓是灯,强弩硬弓,直指星空。继续前行,接近城郭时,有一巨型城雕迎面扑来:台基高耸,上塑一烈马,剽悍异常,腾空而起,马背上有一勇士,弯弓搭箭,雄姿英发……这正是让赵国强盛起来,成为战国七雄中老二的一句成语:“胡服骑射”。公元前326年,赵雍继位,称赵武灵王。但他面对的却是一个烂摊子,赵国长期积弱不振,随时都有可能被强秦和周围的列国所吞并。

  赵雍殚精竭虑、梦寐以求地想找到强国之策。在一次外出巡视时遭遇胡人狩猎,他大受启发,发动了一场著名的变革。当时中原人的装束是长袍宽袖,质地或丝或棉,松松软软。而胡人以兽皮做衣,紧身短打扮,行动利索,便于骑马打仗。中原人打仗以车战为主,用马拉着木轮大车,士兵全站在车上向前冲刺,不得不受到车的局限,笨重而死板。而胡人都是骑兵,风驰电掣,马到人到,人到刀枪到,灵活快捷,占尽先机。赵雍的变革就是学胡人穿“胡服”,练“骑射”。这也正是“改革”一词最早的含义,“革”就是皮子,赵国的改革就是将丝棉换成皮子。战国时期中原人很瞧不起胡人,觉得自己穿得松松垮垮、拖泥带水是一种斯文。而赵武灵王“换皮子”的改革也是下了大决心的,他带头穿起“胡服”,并颁布重令督导士兵们练习骑马射箭。领导变革的伟大人物,必须自己先行改革,然后改革周围的人,最后推广于天下,改革才能成功。赵国自此果然强盛起来。

  还有,邯郸城中街有条回车巷,传说就是蔺相如避让廉颇的胡同,正是在此演绎出了“负荆请罪”、“将相和”等著名的历史故事。在邯郸古老的沁河上,还有一座学步桥,即庄子在《秋水篇》里所描述的寿陵少年“邯郸学步”的地方……最令人惊奇的是邯郸北郊真有一个黄粱梦村,村南有座明代的庙宇,名为“吕仙祠”,在这里产生了中国文化史上最著名的一个梦:“黄粱一梦”,又称“黄粱美梦”、“一枕黄粱”。

  据唐人沈既济的《枕中记》所载,唐开元七年,穷秀才卢生在邯郸客栈里遇见道士吕翁,两人共席而坐。卢生不免抱怨起命运的不公,自己空有一腔抱负,却报国无门,为穷所困,郁郁不得志。此时店家刚蒸上小米饭,用餐尚早,吕翁便从行囊中取出一个瓷枕递给卢生,让他枕在上面,可即遂心愿。卢生一枕而觉,一觉而梦,遂见枕之一窍渐大,内中明朗,不觉走了进去,见庙堂之上熙熙攘攘……遂梦见自己举进士、升高官、娶娇妻,随之一展雄图,开河广运,歼敌扩疆,屡建奇功,官至吏部尚书、御史大夫。后遭诬陷,一贬再贬,曾想引颈自刎,为妻所救。数年后终得昭雪,升中书令,封燕国公。所生五子,皆德才兼备,个个进士及第,官高位显,得孙10余人。他为官50余载,最后当到宰相,享尽人间荣华富贵,寿逾8旬。正待无疾而终,忽然惊醒,欠身而起见吕翁仍坐其旁,店家的小米饭还没有蒸熟。卢生无比惊讶:“原来我不过是做了一个梦呀!”吕翁道:“人生之道,不过如此而已。”卢生沉吟良久:“夫宠辱之道,穷达之运,得失之理,生死之情,尽知之也。先生所窒我欲也,敢不领教。”言毕随吕翁出家学道。

  “富贵荣华五十秋,纵然一梦也风流。”于是卢生的“黄粱一梦”,便成了世上最著名的一个梦。明嘉靖三十三年,由道士出身的国师陶仲文出面,不惜动用国库的储备重修“吕仙祠”,嘉靖皇帝还敕赐“风雷隆一仙宫”的匾额。一百多年后,清康熙、乾隆两代皇帝又两修“吕仙祠”,扩大了它的规模。可见历代皇帝是多么重视卢生的这个梦。是他们自己喜欢此梦,还是希望他人皆在这样的梦中?同为清人的屈复似乎道出了一些个中原委:“梦作公侯醒作仙,人间愿欲那能全?从知秦汉真天子,不及卢生一饷眠。”

  事变几沧桑,尘缘却并非全是梦幻,情到深处幻亦真。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由政府投资,对做过黄粱梦的“吕仙祠”进行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重修重建。毛泽东“一枕黄粱再现”的诗句,更是让此梦家喻户晓。现代人更是顺理成章地将“吕仙祠”又开辟为“中国梦馆”,从史料中精选出4000余种梦,编成《梦典》,分为名人梦、情爱梦、发财梦、帝王梦等诸多门类,供现代人各取所需。

  商品社会未免太看重功利,人们就更渴望美梦成真。今人又因为太过实际,而美梦做得越来越少,于是到“梦馆”里来寻梦的人非常之多,旅游旺季以及高考时节,都人满为患。这就越显出“吕仙祠”这座中国首屈一指的“梦文化博物馆”的重要,于是被命名为“国家AAA级文化旅游景区”———这可不是做梦,是因梦获荣。

  “梦馆”中最为吸引人的还是完好保存下来的卢生睡像,青石雕成,线条精细,他侧身而卧,两腿弯曲,头垫瓷枕,双目微闭,睡梦正酣,神态悠然,似乎至今仍沉浸在美梦中不愿醒来。游人看客都喜欢触摸一下这位梦中人,或是出于好奇想把他唤醒,或也想沾点仙气让自己也能做个美梦。当地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摸摸卢生头,一生不用愁;摸摸卢生手,什么都会有。”不犯愁还会有梦吗?卢生因愁才“一枕黄粱”,愁时如梦梦时愁,醒来疑假又疑真。至于“什么都会有”,恐怕也只能是在梦里。

  人不可无梦,世上原本就没有不做梦的人。如汤显祖所言:“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在这里我们不妨改一下古人的名句:“设若落拓邯郸道,可与先生借枕头”。要寻梦,到邯郸。想做好梦,更要到邯郸!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