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闻 >> 作家动态 >> 正文

包明德:对莫言获诺奖的感奋与浮想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10月25日15:21 来源:中国作家网

  10月11日,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喜讯传来,这使我这个近乎虔诚的文学使徒,心中涌起宗教般的欢欣与喜悦。我激动得不知所措,也没有给他打电话发信息祝贺,一门心思关注着国内外媒体的报道评说,特别是莫言获奖后的各种感言和他所呈现的姿态,反复翻阅他的作品,和同事亲友不停地谈论这个话题,我的心海中不时荡起忽浊忽清的层层涟漪。

  法国伟大作家维克多·雨果逝世前留下的遗言是:“我要求用穷人的柩车把我送进墓地”。今天,我们的莫言以中国传统最朴素的方式,为获诺奖举办了庆典。他一家人吃了顿饺子,他向媒体讲述了挨饿时期抢姐姐薯片的细节,展示了高密农村低矮破烂的土房,把长篇小说《蛙》中的主人公原型管贻兰姑姑亮给广大读者。还有那平安村房舍里玩耍的小外甥女,好像期待着舅舅去温暖她那一双娇嫩的光脚。这一切有声有色,层层渗透,宛若一篇优美的散文,鲜明地体现了莫言的人生观、文学观、乡土气息和百姓情怀。这怎能不让人想象到高密东北乡的红太阳、红高粱、红萝卜、红棉袄、红辣椒和红苹果。这当然有助于进一步解读和认知莫言的《红高粱家族》、《丰乳肥臀》、《生死疲劳》和《透明的红萝卜》等小说。他的作品,“既是观察,又是想象。这里有大量真实、亲切、世俗、琐碎、具体的内容,有时候却又突然撕破表面,让人看到现实深处最悲壮的理想。”莫言经历过贫穷、饥饿、压抑和浑浊,感受过老人、妇女、孩童和弱者的酸楚、无奈和叹息。所以,他同情人、理解人、尊重人。他创作中最关注的是人,人的命运,人间苦乐,人心善恶和社会的进步。在创作方法他张扬无限丰富的艺术想象力,始终追求自己鲜明的特色与风格,他学习借鉴福克纳、马尔克斯等外国作家的创作方法,但又保持美学上的清醒和自觉,警示自己不能像冰块靠近火炉一样被融化和蒸发。他的作品有浓厚的魔幻色彩,这除受到拉美文学的影响之外,重要的方面还是蒲松龄等中国古典作家的熏陶。

  莫言获诺奖后我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去年这个时节我和他的交道。2011年8月,莫言以高票获得我国文学的最高奖“茅盾文学奖”,九月在国家大剧院发的奖。这之间我感受到了中国文学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交汇以及对它的超越。同年11月在全国第八次作代会上莫言被推举为中国作协副主席。我作为“茅奖”的评委参与了评奖发奖的过程。颁奖会上我们俩挨着坐,我留意到莫言做人的低调、淡定与智慧。例如,在颁奖会现场有几个陌生人递给他合同书之类的材料,他都默然收下,等到散会时他把这些东西都留在了座位上,感到他拒绝他人的方式是悄然无痕的。在作代会上我和他同为中直代表团的召集人,他总是找借口让我主持讨论。在向铁凝、李冰等人汇报时,我坚持由他来做,他把本团讨论情况讲得言简意赅、详略得当,准确到位。

  在莫言获诺奖的这几天我突出地感受到文学热在升温,感受到一股包容舒缓的暖流。本月15日下午,我应约在朝阳公园和美国朋友艾纳尔先生交流了三个小时,主要就是谈莫言获诺奖,谈中国文学和美国文学。我问他,莫言先生有的作品,如《酒国》和《天堂蒜薹之歌》等,表现了对中国社会问题的焦虑、不满乃至批评,你认为这会不会误导美国读者?他哈哈地笑起来,好像我的问题很天真,说莫言作品揭示的问题,在你们中国有,在我们美国更多,在全世界都有,有些问题是人类社会普遍性的问题。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揭露美国社会的虚伪和弊端,这也不光是美国社会的问题,美国人照样喜爱马克·吐温。他还以美国导演伍迪艾伦的电影《安妮·霍尔》中的细节为例,说明有的读者只看标题,不看内容,或者只相信自己预想的结果,只想看到自己预想的东西,没有认真阅读就想当然地加以判断,自己给自己预设欣赏障碍。这之间在座的我女儿包蕾插话说《丰乳肥臀》的原名是《母亲与大地》。我以前向她推荐过这本书,她感到书名不美而没在意。其实,以圣洁的文化心理来看,肥臀是孕育婴儿的丰腴土地,丰乳就是婴儿的奶瓶和粮仓。当然《母亲与大地》显得和作品的内容更熨贴,也更符合中国广大读者的审美心理。这说明文艺创作不能过分地被市场绑架,被时尚裹挟。

  我的包容舒缓感还来自诺贝尔文学奖本身。以诺贝尔冠名的奖项,“科学奖”最受推崇,体现着各个领域的最高成就。“和平奖”最受诟病,有时真像“挑斗奖”,很令人厌恶。诺贝尔文学奖的情况虽然复杂一些,但是与“科学奖”接近,总体上还是体现了全世界文学的最高成就,罗曼·罗兰、泰戈尔、海明威和马尔克斯等作家可以说明这一点。然而,诺贝尔文学奖也带有明显的西方中心主义色彩。例如,1913年泰戈尔的得奖评语就直露地写道,“使他那充满诗意的思想业已成为西方文学的一部分”。对于诺贝尔文学奖这种定势我想应该历史地看,辩证地看。在近现代一段时间里,欧洲在思想文化方面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以欧洲文化标准评断文学有其生成的原因和合理的元素。同时应该看到,肇始于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文学精神、人类良知和人道情怀始终主导和引领着欧洲文学的潮流。从百余位诺贝尔文学奖的得奖评语来看支配着诺奖评委之判断力的还是文学精神,所评选出的作家绝大多数是世界最杰出和优秀的。这次莫言获奖,本身也体现着诺奖评委们和国外文学界,对日益发展强盛的中国的承认和尊重,对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的正视与重视,认识到伟大的中华文明对世界文明的不可或缺。

  在当今中国文坛有一批中青年作家,如张炜、铁凝、贾平凹、陈忠实、王安忆、毕飞宇、邓一光、刘震云、乌热尔图、阿来、迟子建、扎西达娃和赵玫等,也都取得了相当的文学成就,是影响广泛的优秀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这个作家群体的骄傲,是中国文学界的荣耀。这标识着中国文学在更深广的层面上走向世界,必将给力地提振中国作家的文化自信,美学自信和创新精神,必将进一步激发国人的文学热情和阅读热情,进而推动中国文学走向新的发展和繁荣,推助中国社会迈向新的进步和文明。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学术委员、文学评论家,全国政协委员)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