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闻 >> 作家动态 >> 正文

王跃文:为自己是乡下人自豪 曾经得过抑郁症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10月19日09:34 来源:长沙晚报
王跃文:为自己是乡下人自豪曾经得过抑郁症
王跃文

  今年,湖南文艺出版社推出王跃文9部作品典藏版一套,其中包括王跃文的6部长篇小说,2部中短篇小说集和1本随笔杂文集。其中以自己家乡乡村小 人物为主人公的中短篇小说集《漫水》在第1次印刷之后很快加印,同时受到了文学评论家的好评。日前王跃文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在谈论起心中向往的乡野生活 时,神采飞扬,他说“我为自己是乡下人自豪”。

  当年《国画》参评茅奖,送的是盗版

  记者:《国画》出版至今逾十三年影响力还是相当大,在各地的销量也很好。据说当年刚出版的时候,连盗版都一书难求。

  王跃文:对盗版这件事情,我觉得相当无奈,所以现在能够重新加印我也觉得很欣慰。我记得曾经有一年省作协推荐我的《国画》申报茅盾文学奖,我当 时手头上也没有书,我就跑去买了几本盗版书(笑)寄过去,我当时买的算比较好的版本,也不知道主办方发现了没有。因为当时我觉得《国画》不可能评上奖,所 以我买几本盗版去,也是个黑色幽默。

  记者:那在这次典藏版出来的时候,有没有对以前出版的作品做了一些改动?

  王跃文:好文章是打磨出来的,我现在看自己以前的作品也会发现让自己不满意的地方,但是大规模的修改无论是在时间、精力还有我个人兴趣上都是不允许的,但是我会在再版的时候做一些细部的文字处理和打磨。

  记者:近年来官场小说流行,其中不少湖南作家创作,从您的《国画》开始,到阎真的《沧浪之水》、肖仁福、浮石,再到黄晓阳,有人评论,湖南人写“官场小说”占据这个题材小说的“半壁江山”,怎么看这个现象?

  王跃文:所谓官场小说创作方面,湖南确有几位在全国有广泛影响的作家。我不知道这是偶然现象,还是同湖南的地域文化有关。有一点似乎可以肯定, 即湖南读书人多怀有天下抱负、家国情怀。我认为这是相当可贵的。作家倘若胸怀天下,丝毫不会降低其文学品质。有人认为,作家应保持一种向个人内心退缩的写 作姿态,尤其应该同当下现实保持一种疏离状态,方能创作出惊世之作。我觉得这是作家的软弱和妥协。

  《漫水》把自己写哭了

  记者:《漫水》开始写乡村题材,有重新开始寻根的意图吗?抛开题材的不同,《漫水》和《国画》是否也有相同或相似之处?

  王跃文:我的乡村题材小说并不是现在才开始写的,只是我的所谓官场小说浪得虚名,像《漫水》那种风格和面目的小说被遮蔽了。不管是《国画》还是 《漫水》,都是立足现实土壤的写作,它们的相似之处也许都是对现实生活观察、拷问,对美好理想的渴望和沉思,也有自己内心的迷惘和失落。

  记者:《漫水》讲的就是简单的故事,并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

  王跃文:《漫水》是讲两个老人漫长的一辈子,他们生活当中一些细细小小的事情,是最日常的生活状态,最朴实的情感心理,这些都是最真实、最动人 的,我觉得故事能不能打动人,不在于故事本身是否曲折,而是故事里面有没有情感力量。《漫水》这个小说,我觉得人物内心世界的情感变化反而要比外在的变化 要精彩,更有意义。我在写完这部小说的时候把自己也感动了,整个人处于一个兴奋的状态,经常因为某些情节弄得热泪盈眶,故事谈不上有原型,但是生活元素是 我小时候生活的乡村里都有的。他们对生活的理解,对死亡的通达都是乡村文化里面固有的东西。

  一个作家,出生在乡村,身后有广阔的乡村作背景,这是件非常幸运的事。乡村故乡,往往就是作家的文学故乡。我一直为自己是个乡下人感到骄傲。乡 村作为一种元气充沛的文化存在,它会给作家提供无限深广的文学资源。中国的城市化再怎么发展,永远是个乡土中国。你想想中国这么广大的土地,几千年的农耕 生活,乡村的传统、伦理、人情、风物,等等,体现的是中国人最本质的精神结构。某种意义上讲,谁写活了中国乡村的人,也就写活了中国。

  曾有过抑郁症

  现在失眠也坦然了

  记者:现在的生活状况如何?

  王跃文:每天都在上班处理机关工作,有时间就写作,最近在看一本美国学者的著作关于世界范围内神话的书叫《千面英雄》。作者是美国人坎贝尔。

  记者:传言您得过抑郁症?

  王跃文:曾经有过,现在慢慢调整过来了,正确去对待这个病我觉得反而舒坦了,觉得没多大问题。有时候晚上实在睡不着就起床算了,待到困了才睡, 失眠的时候一般就看书,要不就静静地躺着,在我还没用一个坦然的心态去对待失眠前,我是十分烦躁的,后来看了医生确认自己有轻度抑郁之后,反而坦然了。我 是睡眠质量相当不好、精力又是十分旺盛的人。

  记者:你理想中的生活状态是怎么样的?

  王跃文:想成为专业作家,理想的生活状态就是无牵无挂,在乡下一个小房子里面写作,经济上自由点,就买一辆很酷的越野车,牧马人敞篷(笑),带上手提电脑,游走四方,走累了就回到小房子里面写作。

  记者:怎么看莫言得奖,可能对文学带来的促进作用,或者唤醒人们对阅读的兴趣?

  王跃文:莫言获奖,从简单意义上讲促进人们对文学的关注,促进文学书籍的出版,这是一个好现象。但是,如果引起一场写作和阅读上的跟风,我认为这是不幸的事情。

  记者:微博、智能手机等新媒体工具对于您写作的影响有多大?

  王跃文:我现在写作基本都是用电脑,我是学过专业五笔打字的,打字很快。我算是接触网络比较早的一批人,从最早的新浪博客开始,到现在的微博时 代,看到有意思的读者留言,我都会去回复去交流。微博和智能手机对我的写作没有什么必然的影响,我完全可以随时放弃这些东西。我坚持写微博,只是觉得这是 我与外界交往的好方式。我觉得自己需要同外界沟通信息,就使用微博。我哪天愿意躲进小楼成一统了,我就从网络上消失。就目前内心的真实需要来说,我愿意息 交绝游,闭门写作。

  (石月 梁振荣)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