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闻 >> 作家动态 >> 正文

陈贤仲当编辑其乐无穷 每接触大作家自称"学生"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9月10日09:30 来源:湖北日报

  陈贤仲,笔名陈深,红安人。196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

  1957年开始发表作品。1982年加入中国作协。历任《延河》编辑、长江文艺出版社小说编辑室主任、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总编。著有文论集《编外余墨话短长》等。

  在陈先生看来,他不是作家,因此他不让我写他。可我查查他接触的作家,其中很多人既是名高望重,其作品又是被赞美得不得了!说来,陈先生的这种谦逊仅仅因为他是一位编辑而已。陈先生从武汉大学毕业后即到西安《延河》编辑部,这个编辑部竟然是周总理为解决“西安事变”与蒋介石会谈的所在地。而且附近还有张学良的公馆。这对年轻人来说是何等的宝地!此院不但风水好,风光也美,每天都让人痴痴迷迷地工作着。陈先生结婚那年,正是“三年困难”时期,按照时俗,只喜滋滋地买了些糖果,可来参加这个婚礼的人,却叫这对年轻人大吃一惊。其中有陕甘宁边区的文协主席,老革命老诗人柯仲平夫妻,以及胡采,王汶石,杜鹏程,李若冰,魏钢焰等高干夫妇双双对对地都来参加。当时由柯老主婚。他拉着这对小夫妻的手,吃着他们的糖,连连叫着甜,祝他们快乐百年,祝陈贤仲当编辑要编发出更多的精彩文章!陈贤仲在热烈的掌声中,昏昏然地激动不已,暗暗下定了要当个最优秀编辑的决心!

  现在明白了吧,他很快便体会到了当编辑其乐无穷:每接触大作家,自己自称是“学生”,便学到了不少好的写作经验;而接触一般习作者,自己就被称为“老师”了,他则要把学来的经验传播下去。他在“学生”和“老师”之间,一日数变,忙得不亦乐乎。不过几年过去,他也发现了新问题。他认识到了什么样的写法是坏的,这不是一般的专业理论家能够悟得,只有当编辑才最能方便地发现!而要把坏的写法宣布出去,一是写好退稿信,二是这样宣传面太小,只有——只能自己写文章了!

  一时,“陈老师”名声大振,到后来,好坏参照,他明白名家的东西也得写。于是,他两次写了张贤亮,写了柳青,还有贾平凹,有秦兆阳,有王汶石,有蹇先艾!到后来,大势所趋,他也写到了陈忠实,路遥,再有王蒙、白桦、张一弓、张笑天、蒋子龙等等。他已经成了一个非同小可的理论家,因为他的理论实用价值很高!苏群,他是《长江文艺》的编辑同行,写了不少极好的长篇。他对苏的细腻描写,大加赞扬。但也点出了《圈套与花环》的美中不足,作为长篇的构思,它缺乏大起大伏的震撼人心的部分。

  陈先生谈起很多他的朋友,其中有位诗人田奇。1987年我去敦煌,回来时他拿出一封开了封的信给我,原来这是我的妻写的,内中说过了中秋节,可惜我没有回去,真是月圆人不圆啊。田兄说,怕有你的急事,我就打开了。弟媳望月思人,她对你多好啊。一点点事,田兄这么为我操心。陈先生说,田奇是他的紧邻,总见他亲自动手做饭,是一个难得的男人!陈先生周围这样的好男人,太多!

  陈先生后来回武汉,他被任命为湖北少儿出版社社长兼总编。接手时只有26个职工,17万元的小单位。他一边很烦恼,一边奋力地工作,最终办成为出书2576种,盈利2044万元的出版社,而且他还为本社建了一个挨近东湖风景区的家属院,里面住的已经是70户人家了!少儿社的老编辑沈晨光对我说,“陈贤仲呀,这个人不得了,他前半生研究编辑和写作,后半生致力于图书调整人事安置以及自立赚钱和党务工作。真是要把人累死了”!

  当然,陈先生并没累死。他们老夫妻为照顾小外孙女,武昌、汉口两边跑,跑得很得劲。在他东湖的书屋里,很郑重很明显地摆了不少从各地特别是从西安寄来的多本新书。这是他最为迷恋的文情与友情的结晶。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