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闻 >> 作家动态 >> 正文

晓剑:知青生活是我文学创作的源泉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7月12日07:34 来源:海南日报

  40多年来,知青文 学经历了“呼唤人性”,“反思历史”、“重塑知青精神”三个发展阶段,形成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罕见的知青作家“群星灿烂”现象,诞生了一大批具有思想深度的 知青文学作品,这些作品成为当代文学的华彩乐章,深受广大读者喜爱,引起国内外文学批评界的高度关注。为了全景式地展示40多年来,中国知青文学的丰硕成 果和中国知青文学的发展历程,武汉大学出版社近期推出百集《中国知青文库》,其中第一套30余位知青作家的33本作品已经出版发行,海南作家晓剑的《青春 肆虐的河谷》、《世界》、《占领曼哈顿》被收入其中。

  晓剑的小说素来自觉地朝着可读的路子迈进,因为他深省“小说不好看,对于读者和作者实在都是一件痛苦之事……”他甚至在《创作谈》中开宗明义地 说“我力图写一部好看的小说……”晓剑这样说,也是这样做———而且是踏踏实实去做。近日由武汉大学出版社推出的《中国知青文库》中,收入海南作家晓剑的知青文学作品《青春肆虐的河谷》、《世界》、《占领曼哈顿》,再度成为他践行理想的见证。

  海南周刊:最近,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您的知青文学系列作品———《青春肆虐的河谷》、《世界》、《占领曼哈顿》,新近出版的这三部知青文学作 品,据说原版名为《中国知青秘闻录》、《中国知青忏悔录》和《中国知青海外录》。最近集结再版有何历史机缘和时代意义,对当代有何借鉴作用?

  晓剑:《世界》是1983年《收获》杂志头条发表的长篇小说,由于反响巨大,发表后即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了单行本,首印即达20万册;两年后 又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加上《现代人》杂志头条发表的中篇小说《长河》及《黄河》杂志头条发表的中篇小说《逆行》合为《一代人的情歌》出版。来海南以后,我又 创作了长篇小说《中国知青秘闻录》和《中国知青在海外》,由作家出版社出版,1998年,所谓知青运动30周年的时候,再由中国青年出版社以《中国知青忏 悔录》(也就是《一代人的情歌》)、《中国知青秘闻录》、《中国知青海外录》(也就是《中国知青在海外》)的书名出版。此次武汉大学出版社大规模出版中国 知青文库,正视历史,追忆青春,反思荒唐,继往开来是首要的意义,也是当代文学活动的一个重大工程。

  海南周刊:大约以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为界,知青文学很明显从追怀青春理想的感伤主义,转向了客观冷静的历史实录与理性批判。您的作品归属在哪类,你怎么看待自己的作品在知青文学中的地位?

  晓剑:严格地说,我1970年代初期公开发表的第一篇文学作品就是知青题材,中国第一部知青电影《我们的田野》是由我编剧的,大型电视片《与共 和国同行》也是我撰稿的,还有在此次中国知青文库出版前最大规模的知青文学精品文库(5卷本)是我主编的,另外我还有《青春梦幻曲》(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4年出版)等知青长篇小说和《红土高原的童话》(《人民文学》杂志1987年12期头条)等数十部知青中短篇小说发表,这应该算是对知青文学的贡 献,而地位不敢妄言,归类也很难把握。至于知青文学本身,肯定随着对历史研究的深入而与时俱进,其早期与伤痕文学为伍,后又在理想主义的旗帜下讴歌一代人 的青春,随着社会心态的浮躁,知青文学沉寂了一段时间,我认为现在确实是该回归理性的时候了,还原历史的本来面貌,记录知青岁月的真实心路历程是首要任 务,至于真正能够塑造出经得住年代考验的知青文学人物还为时尚早,但这一直是我努力的方向。

  海南周刊:您曾说过,“小说不好看,对于读者和作者实在都是一件痛苦之事……”峰回路转的故事,跌宕起伏的情节,生动逼真的细节,是您的小说的特点,您的知青小说中也不例外,这几部知青小说中您比较满意哪一部小说?其中的代表性知青人物典型有何特点?

  晓剑:以小说的基本规律而言,好小说一定要建立在好故事的基础之上,否则,无法阅读,而无法阅读的小说,你再说有多么高深的思想和多么宏大的历 史背景,也于事无补。海南刚建省时我创作的长篇小说《海南大亨》(文化艺术出版社1990年出版),是描述建省办大特区热潮的,也是海南第一部塑造闯海人 形象的长篇小说,男主人公是一个留在海南岛的知青,我便是用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及起伏跌宕的情节来表现热潮中的冷思考,在荡气回肠间传递出忧患意识,海南 发展的历史证明了我书中的预言不是谣言。此次再版的三部知青长篇小说也遵从了我一贯的创作原则,把历史和人物种植于好看故事的肥沃土壤中,让其能够尽量有 长久的生机。以我个人的评价,《世界》和《青春肆虐的河谷》要优于《占领曼哈顿》,《世界》中的吴大路、陆明水、水宇天和《青春肆虐的河谷》中的杨之洋都 可以算是知青群体中的典型人物。他们是偏执的理想主义者,在灾难的面前,首先把自己送上祭坛。

  海南周刊:您觉得哪些知青作品的组合,是一个比较完整的知青文学的组合?

  晓剑:站在今天的视野来观照,《本次列车终点》、《今夜有暴风雪》、《黄金时代》、《有一个美丽的地方》、《黑骏马》、《桑树坪纪事》、《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棋王》、《中国知青梦》、《中国知青部落》及本人的《世界》等知青文学,基本可以展现知青文学的整体轮廓。

  海南周刊:1700万知青平凡而又非凡的人生,虽谈不上“感天动地”,却是共和国同时代人的成长史。您自己也是在云南插队的知青,您个人的这段经历,对您的创作生涯有什么样的影响?

  晓剑:任何个人生活都是与历史无法分割的,无论他是作家或从事什么其他的职业。我想说的是,作为有知青经历的一代人,可以有知青情结,但不能异化为自恋情结。因而,知青生活是我文学创作的源泉之一,但我也要将其延伸和拓展。

  海南周刊:作家梁晓声认为,“知青文学记录了中国特殊时代特殊群体的特殊心路,相当一部分知青在他们是小青年甚至未满十八岁时就离家千里被迫加入一个行列,到他们完全陌生的一个所谓广阔天地里,有精神迁徙的意义”。您怎么看待知青文学的本质特征?

  晓剑:我想引用前几天我对电视剧《知青》评论中的结束语回答这个问题:电视剧《知青》引起的不仅是对于电视剧本身的讨论,更多的是对于知识青年 上山下乡这段历史的争执。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有文化的年轻人上山下乡到农村当农民,可以是成功的个案,但不能成为一个民族的模式,数千万人或主动或被 动走过了知青岁月,这绝不是理想之途!知青文学的本质特征也应该如此。(梁 昆)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