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闻 >> 作家动态 >> 正文

浮石:作家应成为社会良知的最后底线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6月18日06: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教过书、当过官、经过商、坐过牢、写过书……浮石的经历本身就是一部传奇。他的写作因此而非常“接地气”,最善于展现各种各样中国式关系学和潜规则。说浮石是“中国关系小说第一人”也不为过。随着由王志文、张国立两位巨星担当主演的电视剧《青瓷》的播出,该剧原著小说《新青瓷之秘色》也与广大读者见面了。《新青瓷》系列更是将这样的关系学和潜规则研究发展到了新阶段。

  记者:

  您在2006年发表长篇处女作《青瓷》,一纸风行,荣获全国优秀畅销书图书奖,入选中国十佳商业与管理类书籍,那么新书《新青瓷之秘色》和《新青瓷之窑变》与《青瓷》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浮石:

  《新青瓷》分为《新青瓷之秘色》和《新青瓷之窑变》两部,《新青瓷》不是《青瓷》的修订与改写,而是一次脱胎换骨、凤凰涅槃般的新生,是一部全新的小说。两者间的相似度不超过百分之五。除了几个主要人物的名字没有变之外,整个故事架构、情节、线索,包括人物之间的关系、性格都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而且新增了很多《青瓷》中没有的人物,里面牵涉到的关系复杂程度,各种情感描写之细腻都远非《青瓷》可比。当然,我在《新青瓷》中想要探讨的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各种关系和情感,官商之间的关系、男女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在权力、金钱、欲望影响下亲情、友情、爱情所发生的躁动和坚守。我希望把我新的人生思考、新的生活积累通过《新青瓷》来表达,尽量给读者带来阅读的快乐。

  记者:

  《新青瓷》系列最想传递给读者的是什么?

  浮石:

  曾经有媒体批评说我的小说就是教人怎么搞关系,教男人或女人赤裸裸地去学坏。我想说,我在《新青瓷》中所展现的官商博弈、男女纠葛,以及社会中大行其道的潜规则等等把人挟裹前行的力量,还有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物在社会中的挣扎与沉沦,是我们这个社会客观存在的普遍现实,而我只是社会转型和发展时期各种现象的一个忠实记录者而已。我在给如何升官发财、男欢女爱设立不同谱系的同时,也在努力设立对与错、是与非的明确分界。我更着力表现的是书中人物灵魂的坚守和自我救赎。《沧浪之水》的作者阎真说:“《新青瓷》是一面"风月宝鉴",映照的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让我们自省。但如果有些人看了后目眩神迷,乃至于走火人魔,那我将感到非常悲哀。”阎真的比喻很奇妙,也很警醒。我同样不希望读者朋友把《新青瓷》当成一本“中国式关系学”的教科书去读,那我将同样感到悲哀。

  记者:

  在《新青瓷》中,您继续探讨了人与人之间的各种关系和情感。您刚刚也说想通过这部作品来展现您对人生新的思考与新的积累。那么,您能简练地概括一两点,来与读者分享吗?

  浮石:

  2003年至2004年在看守所里的岁月是我人生的重要节点。写作《青瓷》是对我前半生生活的总结与还原,也是一种灵魂的洗礼,难免更多地囿于个人的生活体验,也没有能力凌驾于四面墙的生活之上。在写作《新青瓷之秘色》、《新青瓷之窑变》时,我努力突破个人生活的局限,开始反思个体的价值取向、道德何以失范以及社会应该有一种怎样的健康秩序,在反映现实方面希望具有更宽泛的角度,在人性挖掘上希望具有更深邃的精度。但是,不论是《青瓷》,还是《新青瓷》,我的手术刀的指向无不是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关系背后的利益交换以及对获取利益的规则进行公平设计的企盼。

  记者:

  文学创作是对作家的智慧、视野和想象力的极限挑战。那么,支持您笔耕不辍的最大动力是什么?

  浮石:

  社会转型时期,旧秩序、旧道德分崩离析,新秩序、新道德远未重建,不论男女老幼,似乎都处在世界观的建立、形成过程之中,每个人既面临着各种压力,又似乎都想要,而归根到底想要的东西不过是官位、财富与美色。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其世象百态千奇百怪、异彩纷呈却再无耸人听闻,已然大大超出作家的想象。我觉得现在当作家的门槛很低,认识千把字,能真实地记录下当下的生活就行;但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挑战智慧、视野和想象力的极限,挖掘出这个社会的本质特征;而一个伟大的作家则应该关心人类向何处去的问题,脱离低级趣味和功利心。整体来说,中国作家们太浮躁,太急功近利,极缺哲学素养。当我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支持我笔耕不辍的最大动力是对人性的洞察与思考,是对人类命运的探索与希冀,我希望用最平实的语言与世俗故事表达这种洞察、思考、探索与希冀。我会继续努力。

  记者:

  您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做过大学教师、净资产数千万元的拍卖公司老板、身陷牢狱的人、畅销书作家。您的作品大多着眼于现实生活,特别是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人们的困惑、喜悦和无奈。透过您的文字,可以看出您对不同状态的人物皆怀着一颗悲悯之心,这是否与您现实生活中的丰富经历有关?

  浮石:

  这些经历大大丰富了我的人生积累。我常常想,一个作家的作品要“接地气”,要获得最大多数读者的认同,他的写作技巧倒在其次,重要的是他的人生体验和思考。我与读者分享的也正是这些。

  记者:

  之前媒体采访您时,您表示,如果生意一直顺利,肯定不会有《青瓷》。您怎样看待生活中所遭遇的困境?

  浮石:

  如果生意一直顺利,一个十年前身价千万的人如今可能已经成为亿万富翁,当然也可能因为身体透支而一命呜呼。一个生意越做越大的人是不会把“学关系用关系”的武功秘笈轻意示人的,只有被行业抛弃的人才会成为行业的叛逆者与清道夫。我从内心里感激2003年至2004年因涉嫌行贿而成为阶下囚的那段日子,它给了我一种审视人生与社会的新视角,让我领悟了更接近生命本真的意义。

  记者:

  您曾说过,一个作家提出问题比回答问题要重要得多。您怎样理解作家肩头的社会责任?

  浮石:

  如果仅仅是为了追逐官位、财富与美色,作家不是一个好职业。敏感是对作家的基本素质要求,对美好事物的欣赏与追求是作家的天然使命。指望政客与商人肩负社会责任是一种幻想,因为他们的第一诉求一定是权力与财富。作家应该成为社会良知的最后底线,他们用感情打动读者,激发读者思考。(记者:刘冰)

  作者::刘冰 (来源:长春晚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