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闻 >> 作家动态 >> 正文

商务印书馆于殿利:有意义的出版是为思想忙活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5月31日10:00 来源:百道网

  第四期百道访谈的主题是关于重大出版工程的立项、管理与后期推广。商务印书馆作为我国思想和文化的出版重镇,在重大出版项目的运作上有着丰富和成功的经验。为此,百道网执行总编陈旷对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进行了深入的访谈。 以下为访谈内容:

  百道网:商务印书馆是我国重大出版项目出品的重要源地之一。请于总介绍一下近年来商务出版项目中的重中之重。

  于殿利:商务印书馆的重大出版项目比较多,去年有《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第一批100种图书出版,今年继续做第二批100种图书。另外,今年七八月份,二十卷的《中国设计全集》就要出版发行,这是涉及我国建筑、古文物、服装等六大门类的设计思想史类图书,也是国家出版基金支持的项目,由商务和海天出版社联合运作。

  商务进行中的重大出版项目还有《辞源》修订版,这是国家“十二五”规划重点图书,《辞源》三十多年没有修订,修订工程浩大,参与专家学者上百位,因2015年是《辞源》出版一百周年,修订要在2015年完成。 另外,《世界汉译学术名著丛书》第十三辑、第十四辑,也是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可分别于今年和明年完成。

  商务语言类的重大出版项目,分汉语类和外语类。如辞源修订属于古汉语类,有五六个编辑和编审,都是学古汉语的博士,专门负责做。《全球华语大辞典》是现代汉语类。另外,我们去年申报了一个二十余种小语种工具书的重大出版项目。

  《全球华语大辞典》这个选题,是一年前柳斌杰署长在《全球华语词典》新书发布会上提出来的,后立项为国家重大出版工程,我们争取在五年内完成。现在正广泛联络港澳台、新加波、马来西亚等亚洲地区华语专家参与编撰。

  由于国家要求重大出版项目要结项后再申报新项目,一家单位每年申报项目不能超过两个,所以我们的很多大项目排不上队。像《黑格尔全集》,规模很大,其中好多卷德文都没有出版过,都是最新整理的,如一些演讲和讲课的内容,这个项目在我任期内能不能完成都不好说,但是我们必须要做这个事情,现在已经开始出了。还有《卢梭全集》,《罗素文集》这些积累性和传承性的大项目,现在都还排不上队。商务的重大出版项目,主要侧重在社科学术类和语言工具书类两个领域,但像前面介绍的《中国设计全集》,属于艺术类的重大出版项目,商务也开始涉足。

  百道网

  :决策一项重大出版项目有很多方面的考虑。请问商务在决定一套重大出版项目的首要原则是什么?

  于殿利:有些项目,以前没有什么资助,商务觉得有价值,就会坚持做。《世界汉译学术名著丛书》,在1981年出版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到赚什么钱,而且还顶着各方面的压力,还包括政治压力和意识形态的压力。后来邓小平同志在1984年的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会上,向全国出版界提出,中国要建设现代化社会主义国家,在思想和文化方面要借鉴西方优秀的文化遗产,要组织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出版两千种西方学术图书。

  早在二十多年前,商务就组织专家确定了两千种世界汉译学术名著目录,规划写了一大本,在没有任何资助的情况下,商务用30年的时间做了三四百种世界汉译学术名著。现在赶上国家资金支持,我们感到这个出版速度不能满足快速增长的文化需求,加上选题资源和文献资源都是现成的,因此我们提出来,要转变观念,转变思维方式,转变生产方式,转变编辑方式,最大限度解放生产力,在十年之内,把汉译学术名著做到两千种。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十来年里,商务一年平均要完成一百多种汉译学术名著的出版。

  百道网:汉译名著非常有影响力,也非常成熟。商务将来会如何进一步开发它呢?

  于殿利:汉译学术名著的产品形态也在不断创新中。2009年,商务做了珍藏本,2010和2011年又推出了分科本,按学科来组合学术名著,便于学者和高校师生使用。接下来,我们要做解读和研究汉译名著的书,也就是国外研究汉译名著的这些书,如作者是怎样阐述他的思想的,是怎么写出这本书的,这类书可作为研究者和教学者的参考书。

  百道网:重大出版项目耗资巨大,商务如何解决资金问题?

  于殿利:上面提到的这些项目,都是得到国家重大出版基金资助的项目。像《辞源》修订版,资助资金大概是直接成本的三分之一,其他项目也基本差不多,可能有的项目还会稍微高一些。这些资助资金对我们非常有帮助,我们本来就不是为了拿基金才做项目的,有了基金,就可以做得更多更快,可以更好地适应文化大发展时期的市场需求。

  国家提出来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各种出版资助也不会是一时之举。经济的发展必然会带来文化的发展和繁荣,但又不是说经济发展的结果一定是文化的繁荣,不能被动等着文化繁荣的到来。不管是人的个体文化需求,还是人类共同体的文化需求,在新的政策背景下,出版者都可以更好地去挖掘。

  百道网:商务的重大出版项目操作多,因此在项目申报和立项上有很多经验,请于总分享一些经验。

  于殿利:重大出版项目的申报,关键是要做好项目价值论证。如果项目本身有价值,最笨拙的人也会把关键的信息传递给评委们的。很多项目申请不下来,不是因为立项材料没写好,而是申请的机构没想好。申报项目千万不能投机取巧,如果硬往上凑,会弄得很辛苦,就算是侥幸批下来,回头组织落实又成了心病,会为之所苦、为之所累,到后面如果再成为烂尾楼,就更麻烦了。现在国家也很重视管理,财政部和审计署也会对这些专项基金的使用和落实情况进行监督。出版人需要对重大出版项目资助有一个正确的认识,然后才能明白怎么使用这笔基金,在这个基础上,才能建立一整套有效的制度去落实它。

  申报重大出版项目,要避免同一个类别重叠,以免造成积压。因为重大出版项目必须保证按时完成,运作周期不能超过五年,如果不能按时完成,再申请下一个项目就很困难。再有,时间拖长了,出版社自身也受不了,因为国家资助只能解决部分成本,其他公共管理费用和员工工资,以及后续投入,还要靠市场销售创造的利润来分摊。

  在重大出版项目立项方面,经济效益肯定不是放在前头去考虑的事。我经常说一句话,国家出版基金支持的重大项目,我们最后要做到四个字——不辱使命。反过来讲,你要不辱使命了,就要叩问项目是否有意义,有意义就是有需求,只不过是需求面广和窄的问题了,但它的价值会得到相应的认可,市场价值也会发挥出来。如果立项时蒙混过关,好歹做出来了,国家不能因为做得不好而追回资助,但那些有需求的人,目标读者,他们都是出版人的审判者,市场就是最终的审判者。

  百道网:出版社如何能够在把握重大项目意义的同时不能号准市场的脉搏呢?

  于殿利:人的需求分三个阶段,生存的需求,物质的需求和精神的需求。需求的三个阶段决定了我们出版产品设计的三个阶段。出版物更多地是满足人的精神需求,精神需求包括审美需求和思想需求。而思想需求是人的最高需求,传播思想你可以影响别人,吸收思想是让别人影响你。所有的产品都要有思想设计进去。如果深度理解和了解读者的想法和需求,把思想和他的需求灌输到出版产品之中,才能很好的满足人的最高需求。

  一部人类文明史就是一部思想史,是思想推动人类一步步向更高的形式去演进。思想用我们现在的时髦话来说,就是创意,新思想就是创意,沉淀过后,回头看就是思想。重大出版项目的策划,就是要重视产品设计中思想价值的挖掘和体现。商务本不是以艺术图书见长的,为什么有机会做《中国设计大全》这个项目,跟我们对选题策划的参与有关系。我去南京美院见了编者,提出要把这个选题做成一个艺术设计思想史,在展示设计图片之外,还要把这些设计的理念和思想挖掘出来。编者对这个想法很认可,认为这是提升了作品的品质,所以很愿意跟商务合作。这部书展示家具设计,有一个家具整体图,还会有各种分解图,以及截面图,加上文字阐述,综合地完成对设计思想的传达。后来这个项目规模就做得比较大,要做成二十卷。

  百道网:前面提到重大出版项目决策时首先要看项目本身的价值。除此之外,还有哪些考虑呢?

  于殿利:重大出版项目立项和运作的根本动力,源于企业战略和文化担当精神。企业要讲战略。有两个东西构成了企业的战略。一是一致性,这源自企业对所做的事情价值的认可,而不是来自企业对所做的事情的利益诉求。无论何种情况下,企业都会坚持做下去,时间久了,就形成了企业的战略体现,产品就形成了品牌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一个是一致性。商务做的事情,源自商务一百年以来都是做这样的事情,这一百年的持续,形成的是企业最重要的领域,是企业最重要的追求。如此一来,商务的事业发展史是一致的,企业内外氛围是一致的,我们的编辑都明白我们是做这个,外面的专家学者都明白我们是做这个,呼应我们做这个。所以,这个延续性和一致性,构成了商务独特的企业气质,构成了商务独特的做事的方式,当然也决定了商务做重大出版项目的方式。现在也有很多人做国外学术名著翻译,但我们是把《世界汉译学术名著》这样的东西作为商务品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持续的战略在做,其他人出于什么目的都不会对我造成多大的影响。

  我们认准了一个东西对民族文化的发展和传承是有意义的,就会坚持去做,如果不坚持这个,我们就不是我们,我们就失去了在社会上生存的依据。我们生存的依据就是要有文化的担当,我们是文化的传播者和建设者。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这种企业文化都不为之所动,在政治的压力下不为所动,在经济的指标下不为所动,这是我们对文化的一种追求。反过来,如果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社会角色,社会自然会回报你,你也就能获得经济上的回报,如果没有完成自己的社会角色,就不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现在我们提出一个“学术引航”的思想,让学术出版构成为语言工具书出版的基础,为语言类重大出版工程保驾护航。所有语言学、文字学及汉语研究方面的学术著作,赔钱商务都要出。商务为什么能编出那么多权威的工具书,被称为工具书王国,就是因为有学术根基,培养了一批学者型编辑,编辑要么是文字学家,要么是一个独立的研究者。在这个基础之上,才能团结大批顶尖的专家学者,编辑跟这些学者能有共同语言,在交流过程中,能提出好的意见和建议,对提高书稿质量、甚至学术思想贡献一点点力量,专家学者也愿意跟商务合作。

  百道网

  :在项目操作过程中,商务如何进行组织和管理,保证项目成功呢?

  于殿利:从企业战略层面设计重大出版项目,对人力资源、组织结构和出版节奏做好规划,是重大出版项目取得成功的重要保证。

  再好的重大出版项目业务规划,还得需要好的组织机构保证持续地健康地做下去。商务的重大出版项目是由总编室统一管理,按项目类别分配到相关的编辑部门,但重大出版项目的申报工作、组织工作、生产工作的安排,包括最终负责都是由总编室来做,编辑管理、生产管理、财务和账目管理等工作,由总编室进行。

  上面说到《黑格尔全集》《卢梭全集》《罗素文集》,这些都属于积累性和传承性的大项目,还排不上队,也有人力资源方面的原因。学术出版中心现在同时承担《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第二批100种和《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第十三辑、十四辑这两个一中一外的项目,所以其他项目就只能先做前期准备。商务学术出版部门原来分为著作编辑室和译作编辑室,现在按学科分工,做成了学术出版中心,下设文史编辑室、哲社编辑室、经济与管理编辑室和政法编辑室,所以中心能同时承担几个重大出版项目的运作。

  商务的工具书项目较多,但商务有三个工具书编辑部门,一个汉语出版中心,一个英语工具书编辑室,一个外语工具书编辑室,分别负责这些项目。商务汉语出版中心有三十多个编辑,设有汉语学术出版编辑室、工具书一室和工具书二室,这样重大出版项目都有独立的编辑室在做。

  在重大出版项目的规划上,需要把握好选题的操作周期和人力资源,做好整体规划。申报项目时,要看哪个编辑室还有生产力,如果没有人手还往上凑,项目批了落实不了也很麻烦。商务汉语类项目比较多,近两年就不会报汉语的项目了。学术类重大出版项目,现在同时做的两个大项目都做得差不多了,明年会再报上去一个大项目。

  百道网

  :重大出版项目进入到推广阶段时,商务通常会有哪些做法,来扩大图书的影响?

  于殿利:我们做的人文社会科学学术图书,跟专业出版的学术图书不是一个概念,专业学术图书可跟着教材一起做推广,人文社会科学学术图书是大众学术书,又跟大众书不一样,所以现在还得去呼吁,这么好的书,实体店还得给一席之地。因此,怎么支持和扶持地面店,是很重要的,现在国家已经实行扶持政策,我们也尽可能多做些支持工作。

  对文化产品的信息的传播也体现出版机构的文化担当,在重大出版项目产品的宣传和市场推广方面,有很多工作可以做,但传播时间和空间毕竟是有限的。出版社首先要知道,光靠出版社自己肯定是不行的,无论是媒体的还是渠道的传播者,都需要让他们共同明白重大出版项目价值的存在,这一点很重要。如果按畅销书来运作,很多有文化传承价值的书,恨不得一年两年也不会有人找,这样的书在书店里就没了,如果没有的品种越来越多,就会造成人们寻找知识的困难。

  所以,重大出版项目这类产品,无论如何要给它个一席之地,这样的东西是需要积累和需要长期做的。但如果一些书店今天卖不出去书,明天房租的压力就来了,人家也不可能天天摆一年也卖不掉两本的书,每个人每个企业都有它的生存之道,对出版机构来讲,就是要找到志同道合的渠道合作伙伴。

  网络书店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推广渠道。但网店对很多把逛书店买书作为生活的一种经历一种体验的人来说,在网上买书就没有那种翻书看书的感受和过程,而且如果不知道有这本书存在的话,也很难找到这本书。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