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闻 >> 作家动态 >> 正文

王飞:打开旅游与文学融合的窗户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5月22日09:49 来源:城市经济导报

  (城经报网/讯:)王飞,1979年生于陕西蒲城。海军部队退 伍后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发表多篇作品,出版有散文集《信步南山》《敞开心灵之门》等。作品编入高校阅读教材,入选《中国散文排行榜》《我最喜爱的散文 100篇》《中国散文最佳年选》《最经典游记散文》等选本,被《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青年文摘》等转载。获冰心散文奖,第二届海内外华人文学创作 笔会最佳作品奖,首届全国旅游散文金奖,《散文选刊》全国散文奖,首届陕西职工文学奖等十余种奖项。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文学院签 约作家,陕西省散文学会副秘书长,西安文史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徐霞客的人生是行走的人生,他坚持自己的心灵方向,他创造了游记文学的一个高峰,并以古典的姿态站立在 文学史的远端。5月19日是第二个中国旅游日,首届中国徐霞客游记文学奖在江苏省江阴市揭晓,知名作家王飞摘取大奖。中国徐霞客游记文学奖是由中国散文学 会、中国徐霞客研究会、中国旅游报社和徐霞客故里江阴市政府联合设立的一项全国性游记文学奖项,是我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游记文学大奖,每两年评选一次。

  王飞是冰心散文奖获得者,曾以一篇千字文《曲江的早晨》获全国旅游文学金奖。王飞总能给读者创造一个有一个的惊喜,面对又一个新的收获,近日记者采访了这位"旅游文学健将"王飞。

  记者:在工作之余,您坚持写作,曾获得冰心散文奖、第二届海内外华人文学创作笔会最佳作品奖、全国旅游散文金奖等国家级的文学奖项。对于此次在全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游记文学大奖--中国首届徐霞客游记文学奖的垂青,您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王飞:文学创作属于一种个体劳动。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坚持。今天,荣获徐霞客游记文学奖,我感到非常的荣幸。这也是对我的一种鞭策和动力,坚定了我继续走下去的信心。

  记者:说到千字文《曲江的早晨》,在首届全国旅游散文金奖大赛中脱颖而出,您是陕西唯一的金奖获得者。为什么您的笔触经常的沉浸在旅游式的散文创作之中?您的创作核心又是什么?

  王飞:文学创作,要写自己最熟悉的东西、坚持写自己最理解的东西、写自己最有感悟的东西。我感觉,如果给旅游插上文学的翅膀,一定会助推文化旅游产业内涵得到的不断扩大,旅游与文学相互促进,互为影响。

  正如范仲淹的《岳阳楼记》,现在湖南的岳阳楼已成为当地著名的景区。当年王羲之在写《兰亭序》时,也不 曾料想兰亭已成为今天著名的风景名胜。任何的旅游景区都需要文化内涵的挖掘和提升。就好象《楼观问道 问道楼观》这篇文化解读性的文章,是在诠释道教与道家的文化,解读景区的旅游文化。旅游景区应该有更多的高质量的游记作品,来打造旅游景区的内核品牌。

  谈到创作的核心,我有两个:一个是以关中风情为主题内容,围绕亲情、爱情、友情,并结合当下实际,融合 陕西特有民俗的文学作品,语言表达方面也是趋于直白化、朴素化;另一种则是以终南山、秦岭北麓为主题内容,作品表现为思想的认知性的感悟。我每每看到陕西 的母亲河--渭河,父亲山-秦岭,我都感觉到特别的激动,有种无形的动力在激励我继续创作,好像有种宿命的东西在引领着我。

  记者:您凭借单篇散文作品《卢舍那的笑》摘取了中国徐霞客游记文学奖。请您简单介绍一下作品的内容和创作体会。

  王飞:谈到《卢舍那的笑》,这还得追述到1998年,当时,我去洛阳龙门石窟游历,对高大、雄伟的卢舍 那大佛印象深刻,在佛教中,卢舍那象征着智慧和光明,而他的形象也一直在我心中萦绕。后来,《牡丹》杂志约稿时,经过思考、提炼,最终便形成了4000多 字的《卢舍那的笑》。我一直认为,写诗、写景类的游记文章,应注重思想之美、情感之美,并兼具独特的艺术体悟之感,若是单纯的只表述游记心得,未免有些单 调。

  记者:您是怎样看待景区游记文学目前的近况?您的近期目标以及创作重点是什么?

  王飞:作为一个年轻的作者,一定要有自己的作为,有自己的思想,来实现、践行一种人生的目标。之前,我 一直在从事媒体工作,如今,来到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区--曲江,能朝着一种文化的向往前行,我感到非常有幸。我很庆幸自己能加入曲江文旅集团进这个大集体 中,这种感觉就像是鱼儿进入了大海当中,宽阔的平台使我有了更多释放自己的空间。可以说,是曲江文旅改变了我的人生,我唯有感恩,奋力前行,方不辜负各方 面的厚爱。目前,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将自己的写作融入景区的产业发展之中,深度挖掘景区文化内涵,做自已能做和应该做的事。

  记者:能谈谈您工作的地方楼观景区吗?

  王飞:目前,西安楼观中国道文化展示区已正式对外开放,财神文化景区、道教文化区、延生观景区、化女泉景区、曲江农业博览园,这五大景区好像秦岭北麓腰带上镶嵌的五颗璀璨的明珠,是文化的力量和道德经的力量让楼观景区熠熠生辉。

  中国的国教是道教,鲁迅先生曾经讲过,中国的根底在道教。尽管中国有南北差异,但老子道文化思想对人类 的价值取向都有着深远的影响,让我们更懂得顺应自然,将自身的和谐与万物的和谐得以融合,实现万物本体的价值。所以,我为能在楼观景区工作,在工作中切身 的感悟老子的思想,道文化的智慧,我感到是前世修来的福慧。

  记者:您平时的写作是在哪里进行的?

  王飞:我的游记性的文章基本是在曲江的景区里进行,当然在旅途中也会有一些即兴的记录。我想说说曲江, 人只要来到曲江仿佛是进入到一千多年的唐朝,它给人的感觉雄浑、壮阔,唐代最有影响力的文化都可以在曲江看到、体验到。作为现代的人来到会有种幸福感,会 有种文化的向心感。

  所以,《曲江的早晨》《寒窑记》《卢舍那的笑》,贾平凹先生的《大唐芙蓉园记》等游记文章,都是在曲江写的,因为在这里进行写作作家最有感觉,深深的历史文化激荡、召唤你拿起笔。

  记者:当下有一个观点,认为文学式微,作家甚至是弱势群体的代名词,您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的?

  王飞:目前,社会正处于一种转型期,人的思想变化也在不断变化着,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为社会做出自已应有的贡献。

  国家现在非常重视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问题,我们的文学创作者都应该给力,珍惜时代的机遇,好好用笔书 写当下的美好。作为一个内心真正热爱文学的作者不可能因为繁荣或式微而决定多些、少写,从古以来文学似乎就离利益就远,既然选择了她就注定是不热闹的一个 过程,想热闹就别找文学。这个问题看你怎么想。人其实有很多活法,文学也没什么神奇的,就跟有的人爱喝酒,有的爱运动一样,是兴趣的支撑。

  在与青年作家王飞的交谈过程中不难发现,他说话和举止都透着温和绵软,轻言轻语却又思维敏捷、条理清 晰,时不时的抛出连珠妙语,让人感到异常随意和亲切。泰戈尔说:"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正如王飞的散文一般,它悄然的打开了旅游与文学融合 的窗户!他认为作家的生命力来自于创新性的书写,应该立足当下,切合旅游与文学的大众化交流的趋向,力求准确生动,将景物、事件和典型巧妙结合,使之纵横 交织,显示出开放的精神,体现求新的意识,让作品具有风景之美、思想之美、情感之美。王飞一定会给我们更多的喜悦。我们期待着。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