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闻 >> 作家动态 >> 正文

李霄峰解读“失败”观:那些失败者无比可爱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2月16日08:52 来源:新京报

  李霄峰说,如果自己心里有苦,未必靠文字排解,可能会通过喝酒来解决。图/刘振源

  上一次采访李霄峰是2008年,因为他主演并参与编剧了张元导演的电影《达达》,那篇访谈的标题是《不想当导演的编剧不是好演员》,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当时的身份与未来规划。之后的两年里,他持续为《新京报》和《名汇Famous》杂志撰写名为“给L的信”以及“失败者之歌”专栏,其中大部分篇章收录到了他最近出版的新书《失败者之歌》里。

  在贾樟柯眼里,李霄峰是一个“想砸烂旧世界的革命家”,朱文评价李霄峰称“作者的才华策划了故事,让人耳目为之一新”。早在十来年前,笔名还是“Liar”时,李霄峰就已经俘获了很多读者,但至今也有人认为,难以理解他笔下的“失败者”们,无法进入到他写的故事里。李霄峰说,每个人的经历和回忆都不一样,这不能强求,“我也不喜欢解释”。时隔四年再度受访,李霄峰如同他的文字一样变得更加内敛、低调,他不再具体提及未来规划,或许,这正是梦想即将实现前的屏息静气。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郑潇潇

  新书 专栏结束才想到出版

  新京报:你为《新京报》和《名汇Famous》写了很长时间的专栏,书里部分内容也来自专栏。大概是什么时候开始考虑结集出版的?

  李霄峰:一开始没想过要出版,而且我也是写了十几篇之后才找到感觉,因为太久没在媒体上写东西。到《名汇Famous》阶段后,更自由了一些。写完最后一篇后我曾经想过,但没有出版社找过我,我也不认识什么出版界的人,直到书评人乔纳森,还有三联书店的彭毅文发现我博客上的专栏。

  新京报:你有没有去了解自己的读者是怎样的群体?

  李霄峰:有些接触,都是精神上很自立,不用别人的脑子思考的人,也不会用我的脑子思考,这一点令我感到愉快。而且他们也都有各自的人生阅历,是正常生活在社会上的人,不会因为一两篇文字就神魂颠倒,也不会因为某个作家写得好就成了粉丝,换句话说,也符合我对读者与作者关系的理念:都是平等的,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

  新京报:我接触到的人看到你的文字后两极分化比较严重,要么深感触动,要么表示“这我无法理解”。你遇到过后者吗?会对他们作一些阐述和解释吗?

  李霄峰:这个事儿吧,我肯定是遇到过,但我觉得很正常:每个人带着自己的经历、回忆、情绪、当时的状态在阅读,而每个人是那么的不一样,这不能强求,我也不喜欢解释。喜欢的读者呢,我要感谢他们,因为刚开始写的时候我完全没预料到还真有人会喜欢,很高兴。

  新京报:如果向并不了解你的人聊起这本书和作品风格,你会怎么介绍?

  李霄峰:一本小书,短文和短的故事。

  创作 从没有想过要“宣泄”

  新京报:据说书里很多人物都有生活中的原型?

  李霄峰:是的,几乎每篇都有。

  新京报:每次落笔前,你在心理上更偏重于“宣泄个人情绪,排解苦闷”,还是“讲一个故事,与人分享”?

  李霄峰:我更专注于找到属于这篇文字的调子和它本身,从没有想过宣泄或一定要说点儿特牛逼的什么的。想与人谈谈心的感觉倒是有,但基本是在网上。如果心里有苦,想排解,我可能会用喝酒来解决。

  新京报:这些故事的基调都比较悲,你把它们写出来,是希望传递出什么?

  李霄峰:我在书里写过,就是这些人带着曾经遭遇过的伤害在赶路,但他们没有倒下,甚至他们所扮作的坚强也是必须的,文明非常重要的特质就是伪装,或者说是一种正面的虚伪,虚伪这个词在我这里是中性的,没有褒贬,它是一种真实存在的性质。坦白讲,这些人无论真实还是虚伪,在我看来都是无比可爱的。

  新京报:你是否认为读懂这本书的人需要门槛?比如,需要一定的阅历、情感经历,以及一颗敏感的心。

  李霄峰:书里有篇《税务员》,是个真事儿,一个税务员会看伯格曼的电影,平时我们能想象吗?我是觉得,别把人分得太仔细,都是人,能看懂就看,看不懂拉倒,没什么关系,影响不了生活,也影响不了爱情。阅历可能是需要的,但敏感的心就强求不了了,情事么,更没法要求。这都属于缘分问题。

  婚姻 要敢于面对它的磨砺

  新京报:你对婚姻的看法是怎样的?从书中看来,你对婚姻似乎比较悲观?

  李霄峰:爱情是情感的选择,而婚姻是社会的选择。婚姻的社会属性是一个底色,你想想,长到二十多岁都不认识的两个人,为什么要结婚,还要住在一起生活下去?在根本上是伴侣,但伴侣之间的感情更厚重,更复杂,也更有意思。我对婚姻不悲观,而且我也鼓励相爱的人结婚,并且要有勇气面对婚姻生活带来的磨砺,也最好别离婚。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是一个“闷骚”的人吗?

  李霄峰:小时候我完全是个明骚的人,惹了不少麻烦,从初中到高中都处于被打压的状态,学会了如何与世界周旋,后来就改闷骚了。

  新京报:如果时机合适,你还会再做演员吗?

  李霄峰:不想做了,主要是胖了,不愿示人……

  新京报:你目前的本职是做什么?接下来的规划是怎样的?

  李霄峰:本职是一家小文化公司的法人代表。未来最大的个人目标就是要个孩子,办场婚礼。

  作者解读

  关于失败 关于情感

  《失败者之歌》的扉页上印着一句“真正的失败来自情感”,因为这句话从语法、语义上可以产生多种解读,读者在网络上探讨时频频提及,而这也几乎是每一个采访者都会向李霄峰抛出的问题。

  我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是忽然之间蹦出来的,每个人都带着失败感在赶路,我举个例子吧,只能当作感受来讲,不是解释这句话:一个人很富有,或很有名誉,人们就特别希望看到他生活里是不是那么幸福,或真有那么成功,若有一天他出了事,我相信会有人幸灾乐祸:看,总算出事了。也就是说,这时的语境,人对成与败的理解是外在的。但我理解的失败是无处不在的,一片叶子落下来,有败落感,你不知道它曾经过怎样的风和雨。一个人朝你走过来,他兜里的家门钥匙能打开一扇门,但门里面可能只有他一个人住。失败这两个字,失,失去了,败,败落了,败坏了,这是一个感受,潜藏在人内部的一个感受,它属于现代生活。我也许是描述了这个感受,但我不知道是否读者也能感觉得到。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