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闻 >> 作家动态 >> 正文

朱增泉:我写战争史是为了祷告和平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1年12月15日14:03 来源:文艺报

  我从士兵到将军,经历了50余年军旅生涯,平生有两个心愿:一是经历一场战争;二是把中国的战争史“捋”一遍,否则对不起这身军装。谢天谢地,这两个心愿都实现了。

  第一个心愿是在我盛年时实现的。我当时是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我和我所在的部队参加了老山轮战。我听到了枪声炮声,闻到了呛人的硝烟。我走遍了前沿阵地,经历了许多次生死危险,做好了血沃青山、骨埋疆场的心理准备。我见到了官兵们被战斗激情燃烧,于是把我燃烧成了“将军诗人”。

  第二个心愿,想法早就有了,真正着手却是在我退出现役之后。我从2007年至今,花了近5年时间,经历了1000多个日日夜夜,推掉了一切应酬,避开了各种热闹场合,在中国古代战争史中穿行,一路跋涉,写完了这部五卷本的《战争史笔记》。我写这套书的过程,真有点像是投入一场“战争”的味道。

  我为什么要写这部书,以及为什么要采用这种写法,已在第一卷的《自序》中说过。我最初定下的首要目标,是把中国战争史的“史路”打通,这个目标基本实现了。过去不熟悉、不清晰的一些段落,这次下功夫理了一遍,理出了一个粗线条的基本脉络,但愿能为年轻读者了解中国古代和近代战争史当个“向导”。我写作的重点在史不在论。书中的议论部分,或宏观或微观,都是随感而发,或深或浅,不成体系,没有模式,纯属一己之见、一孔之见,不足为训。

  写完这部书,久久萦绕在我脑际的是中国历史上几种不同类型的战争。第一类,为统一中国固有疆域的战争。中国几千年的战争史显示,分裂时间无论多久,最终都以一场气势恢弘的统一战争结束了分裂局面。中国历史上的每一段统一、稳定的历史时期,都是中国取得重大发展和进步的重要阶段。因此,我崇敬中国历史上每一位开创大一统局面的历史英雄。第二类,中国内部的民族战争。中原汉族与匈奴、突厥、回鹘、鲜卑、契丹、女真、党项、藏、蒙古、西南夷等不同民族的战争,都属于这类性质的战争。我在书中对这类战争持有如下看法:这些民族都是中华民族的组成部分,这类战争都属于中国统一战争的范畴,它们是中国各民族共同缔造中国历史的战争。因此,我在书中对长城赋予了新的含义:中国的万里长城,其实是为北方游牧民族建造的一座伟大纪念碑,纪念他们顽强不息地参与缔造中国历史的伟大精神。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多民族国家,维护各民族团结,就是维护中国统一。第三类,底层老百姓被逼上绝路之后揭竿而起的战争,这类战争不绝于史。治国当政,惜民者兴,践民者亡,千古一理。第四类,封建统治阶级改朝换代的战争。每一个称得上辉煌的朝代,都是在鼎盛时期就开始积累矛盾,以致积重难返,不得不通过一场战争来更换另一个新的朝代。但是,以战争来解决社会危机,毕竟代价太大。因此,方兴未艾之时常存忧患意识,天下太平之际常兴除弊之策,不要使矛盾堆积成山。天天打扫卫生的环卫工人,其实比移山的愚公更加伟大。第五类,统治集团内部为争夺皇位的无休无止的战争。这类战争都使历史倒退、人民遭殃(大概只有李世民、朱棣二人发动的“夺位”之战例外)。这是中国封建社会皇位传承制度的根本性弊端所造成的,这类战争的根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第六类,外部入侵者肆意侵略中国的战争。这是中国自鸦片战争以后一再重演的惨痛经历。阅读晚清战争史,中国受辱之深,任人宰割之惨,真可谓惨不忍睹,怒从心生,忍无可忍。中国有过如此惨痛的教训,我们永远不要去欺负别人,中国的地盘已经够大,把自己的家园看好,已经足够。但中国必须要有一支能够保家卫国的强大军队,不能容忍外部入侵者再来欺负中国,不能容忍晚清的屈辱历史再次重演。对此,千万不要被世界上一些别有用心者以蛊惑人心的种种说法所迷惑、所欺骗、所吓倒。不明此理者,请重读一遍晚清战争史!

  我写这部笔记体战争史的目的,是为中国的长治久安、进步发展、人民福祉祷告和平,而不是鼓吹战争。(朱增泉)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