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谈读书和谋生关系:保住温饱才能谈别的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1年05月11日09:14   广西新闻网

白岩松在签售。

  “我不坐,我最怕别人叫我坐下了。”“阿飞,你是负责来搞笑的吗?”“见面会后,随便你们怎么写我,真的!”……5月8日中午,白岩松媒体见面 会在南宁举行,现场来了多家媒体,甚至包括了白岩松的好友、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吴虹飞(阿飞)。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崇拜“白老师”、有志从事新闻行业的大学 生。

  白岩松这次来南宁,是做与新书《幸福了吗?》相关的活动,出版社与书城的工作人员都显得非常认真、严谨。相比之下,一身淡黄色运动T恤的白岩松 却显得很轻松,就像刚刚踢了一场足球回来。他从头到尾都是站着说话,并笑言:“我们不要只谈书,不要那么功利,我们还可以谈点别的。”

  白岩松还记得10年前带《痛并快乐着》来南宁是4月23日。“现在,这个日子已经被定为世界读书日,那时候还不是。我觉得一旦什么事情需要‘推行’,就是已经到了边缘的时候。不信你看,没有人会搞一个‘挣钱月’,因为人人都在做这个事情嘛!”

  对于读书和社会谋生的关系,白岩松认为:“当然要把温饱的底线保住之后,才能谈别的。这不是个矫情不矫情的问题,就像我在书中对‘幸福’的归纳一样,物质是基础,情感是依靠,精神是支柱。”

  “其实‘幸福’这个问题不是我问大家的,我也是在问自己。”白岩松坦言,10年前写下《痛并快乐着》,是很坚决的心态,到了今天,反而疑惑了起 来,“思考的问题会越来越多,困惑也会越来越多”。有记者问他找到答案没有,白岩松说:“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把握当下,坚持去做一些平凡的事情。在这个急 剧变化的时代,不变的东西很珍贵。比如爱情,夫妻两个能把平常的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下,坚持个50年就成为传奇。”

  见面会上,一名大学生请教他关于“新闻理想”与“生存压力”的问题。白岩松爽朗地说:“你叫我白大哥吧,我也是从特别艰难的青春期走过来的。有 谁说青春一定要朦胧和浪漫?其实最难熬的恰恰是青春,人生的很多第一次都发生在这个阶段,有特别多的挣扎和痛苦。”白岩松透露,他自上个世纪80年代末大 学毕业后,一直到2001年才拥有了自己的房子,中间搬过8次家,连小孩也是在不停搬家那段时间生下来的。“现在回过头去看,一切都OK啊,青春注定是要 经历这些的”。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