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现实题材报告文学要给予更多关注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9月17日08:55   胡军

  “报告文学创作是以回顾历史还是以反映现实为主,我觉得这既是一个题材上的问题,更是决定报告文学文体本身是否继续成为‘时代的号角’和‘文学轻骑兵’的重要问题。”面对当下报告文学发展的某种状况,何建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近日,在有关的文学研讨活动中,一些作家、评论家就报告文学如何发挥自身固有品质的话题各抒己见。

  何建明说,现在写现实题材的报告文学显得很少,原因是多方面的。可以肯定的是,现实题材报告文学要比历史题材的纪实类文学更难写。说它比较难写,首要的原因就是要求有“现场感”,作者需要面对巨大的采访劳动。一部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品,创作时间和采访时间几乎算是同等,有的时候采访时间还要更长。所以写现实题材难就难在必须面对巨大的劳动。很多时候,写现实题材报告文学需要面对活着的当事人和不少已为人们所知的事件,更不能随便编造故事,这就造成了我们现实题材的特定性。现实题材报告文学的这些难题,看起来是学理上的问题,实质上是一个创作态度的问题。

  范咏戈谈到自己参与文学奖项评选工作时的感受说,从报送的参评作品来看,真正关注现实民生的报告文学作品,并没有占很大的比重,或者是所占的比重和我们的生活不相称。相反,那些到文史旧案当中寻找题材的报告文学为数不少。不是说历史题材的报告文学不能写,只是历史题材不值得报告文学作家都将主要精力用到这上面去。无论怎么说,还是应该提倡报告文学作家有做时代书记官的志向,不然的话,原本意义上的报告文学可能就会变质。

  在李炳银看来,关注现实,作家主体的作用至关重要。他说,报告文学作家必须要树立自己的社会担当,不能去回避社会矛盾和问题,对当下、对人生有更深的开掘,尤其要保持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永远对社会和社会中的人葆有一份悲悯。

  “现实生活会给作家的创作提供丰富的资源,面对纷繁多彩的生活,作家选择起来要有一定的眼光。”雷达认为,报告文学创作只能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进行选择,就像摄影艺术一样,对技巧要求很高,比如选景、用光以及需要突出的主题等都有讲究。有时作家选择的不一定是大事件、大全景,但未必不能写成宏大的叙事。其实历史是通过细节来显现的,从那些有灵魂、有血肉的小人物身上,也依然能概括出大的背景,所以要善于处理大历史与小事件、小人物的关系。

  张颐武也认为作家选择题材的眼光至为重要,他说,作家所挖掘和表现的应该是一个社会最核心的东西,体现出一个社会所需要的基本价值观,需要我们以及我们的后代来尊重和守候。

  作家、评论家还谈到,写好现实题材报告文学,既要靠作家们的自身努力,同时也要加强相关的评论工作。现在许多关于报告文学作品的评论比较少,而且也比较浅,使得本来精彩纷呈的报告文学失去了一大部分的光芒,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不少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品不为公众了解和熟悉。

  何建明说,一些报告文学评论常常说得不痛不痒或者说不到点子上。评论家并不了解创作者的真实意图,或者对创作者写作中不得不面对难点等基本情况不了解,总是单纯谈论文本内容,这样的评论基本上只能说是触及皮毛。甚至有的评论家按照自己对作品或作者本人喜恶进行评价,把一些最基本的东西都忽略了,因而不能做到实事求是。任何一种文本都具有自身的规律和发展过程。报告文学还仅仅是一个正在发展的文体,关于它的正确定义、文本模式,应当如何与今天的作者阅读取向和趣味融合以及如何应对以电视媒体为主的当代社会文化状态,都值得深入研究。特别新媒体和新阅读群体不断出现,我们应该通过各方面的努力,提高报告文学尤其是现实题材报告文学的创作水平,提升和扩大其应有的社会地位、社会影响和社会功能。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