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冰:一次极特殊的采访——《玉树大营救》序言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6月02日09:15   李冰

  玉树位于青藏高原腹地,青海省南部,是“三江源头”。那里有大量的文化古迹,还是“藏獒之乡”和“虫草之乡”。2010年4月14日7时49分,历史将记住这一时刻,玉树人民、青海人民乃至全中国人民都会记住这一时刻。一场突如其来的7.1级大地震摇撼着青海玉树,摧残着那里的一切。截至4月25日17时,地震造成2220人遇难,失踪70人,受伤12135人,其中重伤1434人。地震造成1.5万户居民房屋倒塌,有些村落超过99%的房屋倒塌。

  地震消息传来,当天我便给青海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吉狄马加和省作协主席梅卓挂电话,询问灾情,特别是灾区作家的情况。随后,商议组织作家采访团到灾区采访事宜。在青海省委宣传部的统一部署下,中国作协与青海省作协在最短的时间内组成了联合采访团。采访团团长由青海省作协主席梅卓担任,采访团成员以青海的作家为主,同时也派遣其他省的作家参加,总共10人。就这样,采访团火速组建,火速出发。

  这是一次极特殊的采访。雪域高原冬天少雪,而春季多雪。这个时候去玉树是有些冒险的,因为沿途要翻过日月山、柳梢山、河卡山、鄂拉山、姜路岭、巴颜喀拉山、雁口山等七八座大山,每座山的海拔都在4000米以上,其中巴颜喀拉山山口海拔达4840米。由于海拔高,变化无常的恶劣气候常常使车辆处于危险之中。采访团早晨从西宁出发,直到夜里12时才到结古镇,800公里的路整整走了17个小时。

  到了灾区,没有地方住,也没有电,当晚作家们就驻扎在玉树州歌舞团的院子里。院子已变成一片废墟,满地瓦砾碎石,四周是倾斜的满目疮痍的危楼。他们自带的帐篷就搭在瓦砾中。由于没有电,只好用车灯照明支帐篷,帐篷支好已是凌晨2点多钟。玉树的春夜是寒冷的,气温在零下15度左右。作家们和衣钻进睡袋,凛冽的寒风袭来,不得不再加上军大衣。事后作家们对我说,他们整宿未眠。

  早晨,匆匆吃了口自带的方便面,他们便开始了采访。灾区的街上到处是救灾车辆和救援人员,交通非常拥挤,作家们只好步行采访,奔波于灾区14公里的范围里。河北作家李春雷,由于第一次上高原,头疼、胸闷折磨得他很痛苦,他咬住牙关不肯休息,实在顶不住了就吸几口氧气吃几片药。为了采写一位藏族妇女在解放军的救助下顺利产下婴儿的事迹,他步行近10公里,深入采访,掌握了第一手鲜活资料。团长梅卓是采访团中惟一的女性。她和男同志一样风餐露宿。她不分昼夜地奔走于灾区体育馆、赛马场等灾民安置点采访,深入到受灾严重的寺院采访,还四处打听、联系、寻找玉树本地作家和文学工作者,把作协的关怀带给他们。这样的事迹不胜枚举:青海作家李向宁步行4个小时,穿越受灾严重的大部分废墟走访灾民,收集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作家宋长玥、郭建强和新闻记者一起,奔赴路途较远的巴塘草原、隆宝镇等灾区,采访受灾严重的牧民,记录下了灾民们在生死关头的心路历程。祁建青、古岳、江洋才让、葛文荣、李皓、韩文德等作家,在做好抗震救灾本职工作的同时,还写下了大量的通讯和报告文学。这些作品不是单纯地记录灾难,而是在灾难中感受和发现社会生命观念的进步,发现生命的可贵和珍惜生命的崇高。

  作家采访团在书写着灾区的英雄,其实他们自己就是值得书写的英雄。在这本报告文学集里,我们能看到他们用心血和泪水写下的文字,能听到他们因高原缺氧而带着沉重喘息的讲述。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