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雷:雪中的卓玛(纪实散文)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4月27日17:25   李春雷

  玉树大地震之后的第七个早晨,我从震中的结古镇采访归来,驱车赶往西宁。

  天上飘舞着纷纷乱乱的雪花,把青藏高原上的大山们都染白了。路途遥远,曲曲弯弯,原本16个小时的行程,遇上这样的冰雪天气,真是难卜难料啊。

  汽车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爬行着。刚刚走出几公里,我忽然发现,前面路边悄然站立着一个藏族小姑娘,双手捧着一个奖状大小的纸板,上面歪歪扭扭却又清清楚楚地写着两个殷红似火的大字:“谢谢!”

  四周是茫茫的雪山,根本看不到村庄的影子,她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停下车,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轻轻掸去她头上的一层雪花。这个在风雪中瑟瑟发抖的小姑娘,约有五、六岁的样子,篷乱的头发,瘦瘦的小脸上是典型的高原红,额头上还凸起一道长长的已经结痂的伤痕。

  “你是哪个村庄的?”

  “谢谢!”

  “上学了没有?”

  “谢谢!”

  “你叫什么名字?”

  “谢谢!”

  我有些纳闷了,又问她这次地震中家里的情况。她似乎没有听懂,圆睁着大大的眼睛,迷惑地看着我,嘴里仍只是在重复着那两个字。

  我猛然明白,这里是纯粹的藏族牧区,她还没有上学,自然听不懂汉语。

  这么冷的天,是谁让她来的呢?是父母,抑或是她自己的主意?震中心周围的房屋几乎全部倒塌了,伤亡残重。她的家中,她的小村灾情如何呢。这个小姑娘,是不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希求援助呢?想到这里,我不免揪心起来。

  但我马上否定了自己。地震之后,难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都得到了政府救济,逝者安葬,伤者就医,失居者也都有了帐篷,有了粮食,有了饮水。正是因为这些,灾区才安定下来。若非,在这海拔4000多米的遥远的冰天雪地里,他们的生存和生命,真是难以设想呢。

  我又想,她会不会是一个无人照顾的孤儿呢?

  我们这个13亿人口的多民族国家啊,虽然还不够富裕,虽然还有那么多的不如意,但也正因为人口众多,我们从来都不孤单,从来都不缺少相互的关爱。特别是灾难来临的时候,这种热辣辣的感情便会像潮水一样拥围着你,就像现在,来自四面八方的深情问候和沉甸甸的捐赠把这个偏僻的狭窄的山沟挤得满满的,怎么可能疏漏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呢?

  看看她额头上的伤口,早已经过医生处理,且已经结痂了。身上的衣服虽然破旧,却也算干净整齐。再看她的神情,更像是一个懂事的孩子。而且,她还抱着这个纸板,这上面的汉字肯定是请人代写的。那么,她的身后肯定也不是一个人了。

  孩子,你放心吧,有什么天大的困难,这个国家定然会帮你担承起来。

  想到这里,我的心底释然了。

  我决定把车上的食品,送给她一些,还有她的家人。那是从城市里买来的一些奶制品和肉制品,花花绿绿,包装精致。

  她的眼光一亮,旋即又摇了摇头。不仅摇头,红红的小手也在摇动着,像风中的枫叶。

  我坚持着,有些强行地塞给她。她迟疑了一下,只得从其中拿了一块造型别致的巧克力,揣在怀里。接着,恭恭敬敬地冲着我,鞠了一个躬,再次清晰地说出了那两个字:“谢谢!”之后,她细心地把巧克力塞进贴身的兜兜里。

  做完这一切,她又用双手托起了那个宝贝纸板,高高地抱在胸前,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只露出两只大大的眼睛,像青海湖一般澄澈和镇静。

  虽然我不知道在这个孩子身上发生了什么故事,但现在看来,她的境遇决不会像我想象的那么孤苦。灾难已经过去,作为一个小小的亲历者,她只是要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一种心底里难以言说的感激。

  以前,她或许从电视里看到过外面的世界,和外面世界的人们。但那些都是虚幻的,遥远的,这一次,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她肯定惊讶了,她肯定震憾了,她肯定明白了。于是,她向外面的世界,向这个国家,发出了第一句真挚的心声:谢谢!

  谢谢!这是她的第一次生命感受,这是她的第一次面向外界的喊话,这是她的第一篇作文!虽然只有两个字,却是最准确最真诚的表达!

  大雪簌簌地落着,很快就掩盖了她的头发和衣服。转眼之间,她变成了一个晶莹的白雪公主。但她不停地剧烈晃动身体,把雪花抖落在地上,把自己又晃回到现实中。

  从她的脸上,我看到了一种与年龄并不相符的镇静和成熟!我们城市里的五、六岁的孩子,在这样的冰雪天气里,会干什么呢?或许正依偎在妈妈怀里睡觉呢?或许正在暖意盈盈地房间里玩游戏吧?哦,亲爱的孩子们,你们理解人生的艰难吗?你们品尝过感恩的味道吗?你们明白国家和民族的概念吗?

  这个青藏高原上的楚楚可怜的藏族小姑娘,她才五、六岁,通过这一场灾难,却已经开始真切地感觉到了这一切。

  孩子,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权且按藏族人通常的习俗,称呼你小卓玛吧。我也不了解发生在你身上的故事,但我理解和明白你的心思。不过,今天太冷了,雪太大了,你还是回家去吧,那怕只是一顶简陋的帐篷。

  我再三地劝她。这个小姑娘,这个小卓玛,却像巴颜喀拉山一样坚定和倔犟,她虽然明白了我的好意,但再一次摇了摇头,用手指了指纸板上的那两个字,指了指远方,又指了指自己的心窝。

  雪仍然在落着,她坚毅地捧着纸板,面向大路,面向远方,静静地沉默着,像一个小小的思想家。

  哦,可爱的孩子,可爱的小卓玛,我的眼中酸热热的,情不自禁地双手抱拳,面对她的痴情,面对她的坚定,深鞠一躬,并模仿着她的语气,说了一声:“谢谢!”

  车走远了,雪中小卓玛的身影,像一簇猩红的篝火,在我的心底燃烧着,暖融融的,明亮亮的。

  四周白蒙蒙的,雪已经很深了,像一件厚厚的藏袍,裹在群山和大地上。现在已经是四月了,春天的锣鼓,像迎亲的队伍,在山那边鸣响着,正沿着山沟沟中的小路,向这里进发。

  我似乎看到,眼前的漫天飞雪,正在化为溟濛的甜润的春雨,绽开了这青藏高原上的万里鲜花……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