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晶岩:为玉树祈福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4月26日10:02   人民日报海外版 孙晶岩

  最忆是西部。我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是在西北的军营度过的。我怀念那片浑厚的土地,我热爱那些淳朴的人民。1992年冬天,我横跨青海、西藏采访青藏线军人。站在长江源头沱沱河畔,我静静地谛听母亲河的倾诉。看着美丽神秘的世界,我的脑海迸出了四个字:“大美青海”。

  玉树是青藏高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长江、黄河、澜沧江三江源头。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和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覆盖全境,素有江河之源、名山之宗、牦牛之地、歌舞之乡和中华水塔之美誉。

  富有戏剧性的是:中国最美丽的地方也是最贫穷的地方。为了写扶贫,我自费跑了很多贫困地区。中国的贫困地区大多在西部,在深山区、荒漠区、高寒山区、黄土高原区、地方病高发区,我看到了中国最真实的贫困。那大片的喀斯特地貌,不正是地球活生生的白骨吗?青藏高原那大片荒芜的戈壁滩,不正是地球赤裸裸的胸膛吗?

  在12年前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山脊——中国扶贫行动》中,我曾经饱含深情地写到了玉树。其中有这样一个细节:为了让国家级贫困县尽快致富,124个中央机关和大型企事业单位与334个国家级贫困县挂钩,对口扶贫。玉树平均海拔4000多米,高寒缺氧,条件艰苦,饮食习惯与内地有很大差别。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同志在分配扶贫点时寻思:既然玉树是块硬骨头,那么就应该把硬骨头交给能够啃硬骨头的单位。于是,他们想到了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共中央办公厅愉快地接受了任务。玉树山道弯弯,道路险峻,扶贫的同志在那里出过车祸,一位同志当场牺牲。眼看着朝夕相处的战友为了玉树人民的幸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被撞伤了的徐永元同志丝毫没有退缩。他带着伤痛在高原艰苦奋斗着,终于圆满完成了扶贫任务,谱写了一曲汉藏团结的凯歌。胡锦涛、温家宝同志到青海考察时,还专门接见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在玉树扶贫工作组的同志。

  青海与我的血脉紧紧地联系在一起,青海人民与我的心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手心手背都是自己的肉,藏族汉族都是一家亲人。玉树大地震牵动了我的心。藏之殇,国之痛。那些漂亮的康巴孩子有没有学上?那些朴实的阿爸阿妈有没有御寒的衣裳?那些豪爽的康巴汉子有没有生命危险?那些美丽的藏族女子有没有帐篷栖身?青海在我的心目中,永远是一块珍贵的绿宝石;青海人民在我的心目中,永远是难忘的衣食父母。当我看到倒塌的大多是陈旧的房屋时,我为玉树的贫穷而难过;当我看到遇难的同胞数字时,我的心像利刀绞割般疼痛。昔日我曾经为青海流汗,今天我为玉树而流泪。

  勇敢的香港义工阿福在地震中明明已经脱离危险,但是为了救人,他义无返顾地向危房冲去,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玉树县看守所所长的双腿被砸断了,可监管民警想到的是确保108名在押人员的安全;救援队员冒着严寒无畏施救,将大写的“人”字写在蓝天上;白衣天使把生的希望让给群众,千方百计挽救生命保护生命。大灾面前,人性升华。玉树人民在大灾面前表现的坚强令我感动,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危急时刻奔赴玉树看望慰问灾区干部群众,实地指导抗震救灾工作,使我看到了中国共产党的光芒,也为我的创作增添了力量。昔日,我写了一些歌颂青海的文章,当玉树遭受灾难时,我将用手中的笔真诚地为青海抒写,为玉树祈福!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