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新的姿态写好革命历史题材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4月19日08:37   徐忠志 余义林 刘颋 武翩翩 王杨 王觅

  参加“走进红色岁月”中国作家采访采风活动韶山团的作家在长沙橘子洲头采访时,被矗立在那里的一座毛泽东同志雕像震撼。雕像表现的是上世纪二十年代风云际会中的毛泽东同志形象,略带忧郁更不乏坚定的神情让作家们感触颇多。大家说,这座雕像也是一种革命历史题材创作。就因为它艺术地表现出了当年毛泽东同志的气质和精神风貌,比如对意欲“到中流击水”的风华正茂的青少年,就能起到励志的作用。可以说,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都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它对作家的启示在于,革命历史题材创作要在思想性、艺术性、可读性结合上达到新的高度,才会具有感染力。中国作协党组副书记张健说,中国共产党90年的历史成就非凡,作家们要通过艺术创造讴歌伟大的党、伟大的人民军队和伟大的人民,表现出我们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这需要作家从更开阔更新的视角把握好历史和今天的关系。

  “走进红色岁月”中国作家采访采风活动已经顺利结束,几天来,无论从事何种文学题材的创作,无论来自何方,参加采访采风的作家们都在认真地看着、听着、问着,也在深深地思索着。他们表示,要将采访采风的成果具象化、扩大化,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凝结为作品,呈现给广大人民。大家认为,从事革命历史题材创作,要在一些方面下更多的气力。

  严肃认真的创作态度

  “革命历史是我们的宝贵财富,是文学创作的丰富资源。这里有理想、有崇高、有奋斗、有牺牲、有不屈、有乐观、有创新,这也是我们今天需要的精神,是文学要弘扬的。”谭谈的这番话可以说代表了采风作家的共同感受。大家认为,要以严肃认真的创作态度对待过去的革命历史,让产生于不同年代的革命精神,通过我们的创作不断加以发扬光大。

  阿成说,作为一个作家,就是要用手中的笔,将那些具有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的宝贵精神财富挖掘出来、传递下去,在中华民族前进的征途上千秋万代常新。

  王松说,采风以来我一直在思考: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向何处去。我们不能忘了这片红色土地。作为一名人民的作家,面对如此壮阔的历史背景,感到深重的责任感。

  年过古稀的藏族作家降边嘉措13岁参加革命,对共产党和人民军队怀有深厚的感情。采风过程中,老人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认真听讲解、提问、拍照,充分搜集资料。他谈到,红军走雪山草地,其中大部分都是藏区;红军的三次会师,有两次也是在藏区。“我们党走入少数民族地区,撒下了革命的种子,也培养了一批少数民族干部。我也是在这些人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他打算在随后的作品中详细地记述这段历史,使之为更多人了解。

  作家龙一说,曾经发生过的革命历史并非一时一事,而是集中体现了一些可贵的精神品质,承载着许多中华民族得以传承的最根本的东西,对现实生活也有着深刻的警醒和隐喻作用。作家应该以这些革命精神为指导,创作有益于读者和社会的文学作品。

  军旅诗人辛茹说,诗歌的进步发展是不可否认的,但诗人们对革命历史题材诗歌的创作关注度还不够。诗歌需要纯粹和纯美,更需要诗人对民族历史承担的责任。

  创作过多部革命历史题材小说的张品成认为,革命历史题材创作要寻找到历史的厚重感,对历史进行全面、深入、切合实际的全方位了解和冷静客观的思考。重要的是坚持科学的实事求是的态度,有自己的立场。

  深入而独特的切入视角

  作家们认为,革命历史题材文学作品应当要回到生活本身,在反映某一段历史时,要放在当时社会本质上加以表现,这需要创作者深入而独特的视角切入其中。

  何建明谈到,虽然反映井冈山的文学作品很多,但大都是对总体历史过程作简单叙述和回顾的记录式作品,到现在为止很少有作品能像小故事《朱德的扁担》那样深入人心,能让大众尤其是今天的年轻人所熟知。革命历史题材文学作品中,关于人性、生命、情感的研究和体现远远不够。如果不进行深入挖掘出来,井冈山精神也难以得到真正的传承。

  李琦说,革命历史题材作品可以是大背景下的细微动人之作,是生活的寥远和明亮,是生命的尊严和价值,是提升人精神的美好和恒久。

  杨文学认为,文学创作应当在丰富多彩的题材中贯穿主旋律,以多样性和广泛性来表现主旋律,以文学的方式反映社会变迁中的得与失、喜与忧,用文学给人以力量,温暖人的心灵。

  乔叶说,一路走来,我对长征色彩有了新的认识,长征可以说是红色的,也可以说是多彩的。也许这才是鲜活的长征。它的动人之处也正是我想落笔之处。

  雷抒雁认为,革命历史题材作品几十年来写得很多,也塑造出不少经典的人物形象。现今的作家要投入相关题材创作,绝不是要重复前人的劳动,而是要加进自己的思考。因为历史在不同时期会从不同角度显示出自己的价值光芒。比如可以在作品中思考一下为什么那时的人愿意将一切奉献给自己的信仰?我们那时收获了什么,而现在丢失了什么?这些问题是值得我们探寻的,也是对历史负责的表现。

  刘涓迅告诉记者,他此次延安之行就在“四八”烈士墓那边寻访到杨松的墓碑,他认为这就是一个很值得写的人物。除此之外,他列出几十个革命历史题材选题,都是他觉得很有历史价值但还没有作家触碰过的人和事件。“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在选题和内容的开掘上有待拓展和深入,作家大可把眼光放开一些。与此同时,在作品中塑造历史人物需要多侧面、立体化,不能给人物强加类型化的个性。对历史氛围和人物情绪的拿捏是对创作者功力的一大考验,应当力求真实、准确。”

  创新的艺术形式

  作家们谈到,有了对革命历史更新更深入的体认,还应该尊重艺术创作规律,以创新的艺术表现形式,使革命历史题材文学作品得到更多受众尤其是青年读者的喜爱。

  叶辛认为,优秀的主旋律作品应该有令人信服的人物形象,这样的人物要有血有肉,有丰富的情感,才会让受众有亲切感和亲近感;应该有曲折跌宕的故事情节,在其中充分展示人物性格,尤其是长篇小说和电视剧,更应令人有一种“欲罢不能”看下去的愿望;还应该有真实且体现艺术特征的细节。

  冉正万说,写革命历史题材,不仅要写书中人物做了什么,还要写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不仅要让读者接受,还要让读者信服。只有如此,作品才具有真正的力量。

  温燕霞说,目前很多革命历史题材创作,呈现出生机勃发的景象,不少作品受到人们欢迎,影响也越来越大。我们在创作上要有新的追求,通过创新的艺术形式,能够让更多的年轻人在潜移默化中受到教育。王松则谈到,革命历史题材作品的创作需要充分考虑读者的接受,但必须注意不要产生精神上的消费主义倾向,避免将革命历史题材创作过度娱乐化。

  黄亚洲特别提出警醒到,革命历史创作当然要写得好看,这是对发行量和收视率的尊重,也已有一大批成功作品为此佐证。但必须注意另一种写作倾向的抬头,就是在把领袖人物、英雄人物还原成“人”之后,却用沾染了人性的卑劣、油滑等噱头来取悦读者和观众。历史固然充满了传奇甚至新奇,但也有它自身的框架和严谨,历史人物亦是如此。我们在创作中提炼、概括、加以“典型化”的时候,要有全面的思考。历史和历史人物都不是靠“忽悠”才熠熠闪光。革命历史题材创作要把握好这个“度”,让充满人情味的“人”贴近我们,但贴近的是我们灵魂中温暖的一面,让我们在欣赏中有一种温暖的感动,而不是“猎奇”得叫人难受。我也要告诫自己,不要在创作中把对通俗的尊重搞成对低俗的崇拜。

  “对于作家们来说,此次集中采访采风虽然已告一段落,但也是他们‘新的起点’。”杨承志告诉记者,此次活动为作家进一步深入采访和体验生活提供了很好的基础。通过继续深入体验生活,作家们能够更好地以今天的视角和文学的方式反映红色岁月,解读在这里发生的一系列影响和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表现可歌可泣的英雄与人民;能够以历史的视角和文学的方式书写革命老区今天的新生活,反映人们精神世界的深刻变化与美好追求,表现新时代创造新生活的新人物。深入生活为作家创作厚重的优秀作品提供了丰富的源头活水和深厚广阔的创作富矿。

  参加采访采风的部分作家表示,把此行采访收获整理消化之后,将再次返回革命老区,更深入细致地感受这片红色的土地,力求写出对得起时代和人民的作品。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