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亚洲:感怀西柏坡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4月13日11:34   黄亚洲

感怀西柏坡(组诗)

 

  刘少奇与“全国土地会议”

 

  现在,刘少奇开始分配土地

  一幅打着补丁的布幔,为他遮挡阳光

  他的大幅摆动的手势

  像是一亩地一亩地的丈量

 

  刘少奇是土地的儿子,这两个月

  他一直坐在主席台的中央

  他要把他最挚爱的土地,分配给

  土地的真正的爹、土地的真正的娘!

 

  这是河北西柏坡的夏天

  村东的山沟沟里,酷暑难挡

  虽然,刘少奇穿着白色衬衣

  却有一只橡皮热水袋,在他腹部悄悄掩藏

  他胃寒,昨晚痛了一夜

  但是,或许是,从他肚子里讲出的每一亩土地

  都必须是湿润和温暖的土壤

 

  中国的百姓盼望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刘少奇胃寒,因此,他最知道土地,对于

  中国百姓的胃部的分量

 

  他知道,下个月颁布的《中国土地法大纲》

  即将由几万万辆独轮车推着,即将把

  解放军大反攻的胜利,直接

  推入天安门广场

 

  自1947年的7月17号到9月13号

  刘少奇一直在倾听和演讲

  他胃寒,但他知道,中国的百姓

  已经饱了

  于是,他又把热水袋悄悄捂紧了一些

  他很明白,一个政党,怎么样

  才能伺候好,自己的亲爹亲娘!

 

 

应该给“淴淴水发电站”授衔

 

  毛泽东抵达西柏坡的当晚

  应该是一九四八年的五月二十六吧

  开关一按,他的黑夜,就成了白天

 

  应该给“淴淴水发电站”授衔

  他每夜都进入作战室值班,成为

  最高统帅的高参

 

  平山县南部的一条细细的瀑布

  踩过发电机的叶片

  突然弥漫成

  辽沈、淮海、平津的汹涌澎湃的海面

 

  德国造的一台火力发电机,竟然

  会被聪明的中国人改装为水力发电

  中国革命本来就是一台精彩的大戏

  火与水,经常互换

 

  当夜,毛泽东又在灯下起草作战电报

  他忽然听见了瀑布的呐喊

  毛泽东激动了,瞭望地图上的整个北中国

  水声起处,当然,并不只是在平山县以南

 

  应该给“淴淴水发电站”授衔

  一支瀑布,竟然是一根火柴

  刹那之间,点燃了

  一个国家的火焰

 

 

中央军委作战室

 

  怎能说,这所房间过于清瘦?

  全中国三山五岳、大江大海

  都在这里列队,被

  一寸一寸接收!

 

  怎能说,办公桌只有区区三张?

  你可以看见,一只桌上摞着辽沈

  一只桌上摞着淮海

  一只桌上摞着平津

  无一遗漏!

 

  怎能说,这里只安装了一部电话机?

  甚至感受不到“此起彼伏”的紧张节奏

  这是一根最灵敏的神经,直接牵动

  整个地球!

 

  怎能说,一朵花开放得这么热烈了

  春天还在冬天逗留?

  怎能说,导火索已经在滋滋地发言了

  黑夜还坚如石头?

 

  一九七五年底,败将黄维坚持要看看这里

  他要亲眼看看绞索的绳头

  先是惊愕,后是叹服

  历史的支点,哪怕针尖也已足够!

 

  共产党怕的是天下不公

  根本不怕简陋!

 

 

三百封作战电报,毛泽东亲笔

 

  他不会扣扳机

  他只用电报精准射击

  一座城市,往往

  子弹一粒

 

  发“林罗刘”,或者,发“粟裕,陈谢”

  几乎每个字都粘连在一起

  横横竖竖,撇撇捺捺

  军用地图一样紧密

 

  全中国炮火连天

  毛泽东在西柏坡下棋

  他的棋盘是一张电报纸

  楚河汉界移来移去

 

  毛泽东写电报只用句号不用惊叹号

  这一发现,使我惊奇

  他摇羽毛扇,从不声色俱厉

  而惊叹不已的回电,则都是大捷的报喜!

 

 

中央全会,在伙房举行

 

  不敢相信,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的会场

  竟然,是一间狭长的伙房

  我抬脸,看见天花板上,有偌大一个

  供炊烟飘出的天窗

 

  在那个七天里,餐桌移出去了

  移入的议题,关乎四万万同胞今后的食粮

  全中国的城市,现在,都已挤坐在

  这个村庄的一排又一排的木头椅子上

  毛泽东点数着全国的城市,他有点担忧

  蛇的舌头,会在城市里闪烁霓虹灯的光亮

  他再三要求保持谨慎,他实在担心

  城市的风沙,比乡村的更加张狂

 

  这是毛泽东在用粗茶淡饭为将领们饯行

  毕竟,这是一个伙房

  中委三十四人,候补中委十九人

  大家都说吃饱了,已经

  有足够的力气,进入气派的城墙

 

  这一周,炊烟未能升起在这座伙房

  但是七天的精神会餐

  已经让所有的将帅,肚明心亮

  饭后,毛泽东美美地抽了一根烟

  炊烟就是这样升起的

  一个崭新的国家,即将开出伙仓

 

 

主席桌铺上虎皮

 

  七届二中全会的主席桌上

  摊着一张虎皮

  一只猛虎做了桌布

  可见发言的凌厉

 

  一根毛茸茸的虎尾

  使主席桌拱起背脊

  放上一只茶缸子,就多了一只虎耳

  搁上一叠发言稿,那就是增厚了虎皮

 

  那时候没有《动物保护条例》

  沾一点虎气,不算犯忌

  虎皮是来自东北的林彪送的

  他在那个战区,打得相当顺利

 

  中共领袖不需要拿虎皮做成大衣

  干脆,将这只老虎请进会议

  既然主席桌太破,也找不到像样的桌布

  干脆,让进军全国的命令,尽带虎气!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