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建明:我们的追求是让文学获得尊严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4月07日11:18   何建明

我们的追求是让文学获得尊严

——何建明在“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颁奖大会上的讲话摘要

  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从2003年底挂牌以来,所属单位的职工都在期待它能够有令大家鼓舞和激动的事情出现,哪怕是一点点激动和鼓舞。前些年集团做了大量工作,使出版集团有了良好的基础。去年以来,作协党组织调整了集团的班子,尤其是所属的报刊社,在调整了若干主管领导和充实了各级班子之后,各单位在新的班子和主管领导的带领下,大家感受到了不少鼓舞和激动。今天的作家出版集团与以往有所变化,这首先源于集团的每一位工作人员都有一种期待和不甘被越来越激烈竞争的现实所困扰。其次,现在的各报刊社主管领导和所有职工们都在努力地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和智慧创造着那些鼓舞和激动的事情。我想我们举办的“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是否也会给大家那么一点鼓舞和激动?因为支撑着中国作家出版集团这个团队的,是我们的报刊社和让这些报刊社之所以成为文学界著名的报刊社的,是我们的广大编辑人员、发行人员、广告人员和所有的报刊社工作人员。

  我们在多数场合下,一说到文学,基本的功劳都归于作家和作家们所创造的作品,而常常忽略了那些常年默默无闻、甘愿为作家们做嫁衣的编辑人员、发行人员、排版人员、广告人员和其他所有使得作家的作品能够成为传播的文学和使作家名扬天下的我们的报刊社工作人员。

  我是一个写作者,所以我内心始终怀有对编辑和发行人员包括美编甚至是排版打字人员的敬佩之情。以往的角色和场合使我没有机会向我们的文学编辑和报刊社的工作人员表示我的敬意,今天,我想借此机会以一个作家的名义向大家表示最真挚的感谢。我更要代表集团党委、集团管委会向集团所属的报刊社的编辑和工作人员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我们特别要提出向这些受到奖励的同志和单位学习,学习他们对工作的高度敬业和刻苦,学习他们在自己的岗位所作的贡献。我想作家出版集团奖作为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的年度工作业务奖,一定要坚持办下去,越办越好。今天受到奖励的是去年工作中突出的一部分单位和个人,还有很多优秀的同志和单位由于受到名额等因素影响而没有得到奖励,你们也同样应当受到表扬。感谢你们的无私付出,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是因为你们的付出才使得作家们有了可以显耀的名字,才有了文学的光辉、人类文明的进步和人民文化生活的丰富多彩。

  今天的颁奖会是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举办的首届“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大家肯定已经预料到会有一批发表在我们出版集团各报刊上的那些优秀作家的代表。在此我也要特别地感谢他们,因为中国作家出版集团有那么多大家常说的国家级期刊,这些带着国字符号和人民文学印记的大刊物能够走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是五六十年的历史,能够成为中国文学和文学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某种象征,没有作家们的倾力支持是不可能有我们这些中国字头和人民字头的报刊社的。在此请允许我向我们亲爱的作家文友们表示我们的感谢!

  我们这个新生的“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今年是第一次搞,肯定还有不少需要完善的地方,这也是我们下一步需要改进的,特别是在参评过程中,各单位和我们的评委提出了许多非常好的建议,我们将在下一年度的评选中加以吸收和改进,包括我们的奖励面,其中是否可以设立“优秀主编奖”等。总之,“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既是我们集团的工作奖,同时它应该有其社会和文学的影响力,以自己独特形式和所评选的对象来显示它的品牌优势,成为一个响当当的文学与文学编辑出版奖项。我们将一起为之努力。

  同志们:我们这些人能够走在一起,在同一个单位工作,皆缘于文学。文学是什么?文学是人学,是可以让人激动和净化心灵的一门人学,一门“情”学。文学又使我们这些人把自己的美好年华和宝贵生命放在一个为他人做嫁衣的特殊岗位上,并且心平气和地、无怨无悔地。这就使得我们这些人所从事的工作的岗位更具有崇高性和神圣性。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今天,我们这些人又不得不面临着并不是我们自己很甘心情愿的一种为了所从事的事业生存的选择,因此,我们这些不得不一边在全神贯注地进行着与文字打交道的一场场需要高度精细和耐心的技术活儿,一边又在跟着金钱和市场这两个我们完全不熟悉甚至本来就有些反感的东西进行着每时每刻的亲密拥抱,这是一种痛苦,一种无奈。然而令我们自己有时也不太相信的结果是:我们既然在这种痛苦和无奈中走了过来,有的单位和有的人还走得比较潇洒。比如,今天我们评选出的优秀编辑,他们中间有的就是这样的人。我们的报刊社中有的也做得相当出色。这是我们值得自豪的。因为我们本来就不是商人,也不是企业家,我们是文学报刊的编辑队伍。我们能够做到今天这个份上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我们有理由对此感到欣慰。

  但现实就是这样严峻。今天的社会生活状态,对我们文学工作者来说,尤其是文学报刊工作人员来说有时是不公平的,比如既要我们去为神圣的文学和文字奉献聪明才智,同时又要我们为自己的生存和发展去干我们并不熟悉的事,比如赚钱,拉广告,卖我们的书报刊。而在这个时候我们这些人常常显得很拙劣和迟钝,故而我们的日子也就不那么好过了。一些埋怨情绪,包括对文学和文字工作本身的动摇,此刻便自觉不自觉地在我们中间滋生起来。这样的问题从严格意义上讲并不能怪罪于我们诸位。

  但我们也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别人的理解和接受是一回事。我们自己如何看待发生在今天这个社会里,人们对文学和文学队伍以及我们的阵地的看法与要求时,需要清醒和冷静,需要勇气和智慧,需要行动和思想。这就是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今天和今后特别需要做的事。

  老实说,作家出版集团的现状并不完全令人满意。首先是我们这些具有强大号召力和影响力的报刊社在今天的市场上、读者中间没有应有的地位和收获;其次是我们的工作要求和标准还不那么高;不怎么讲效益,不怎么讲质量,不怎么讲对文学和文化产业的贡献,不怎么讲职工待遇每年应以什么样的标准来提高和增速,总靠向上面伸手办刊是永远办不出名堂的,是永远不可能让我们的员工生活和工作得更好的,也就不可能完成作协和文学赋予我们这些报刊社的责任与使命,更不可能把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建设成为强大的中国文学旗舰。当我们的期刊社和经营单位都向市场迈进的时候,检验你的标准和能力就在于看你是否具有市场竞争力。一些好的品牌刊物创效益不高,把职工的利益和待遇提高放在一个考核班子和主管领导的工作要求上的日子应当改变。今后和未来的作家出版集团的发展重点放在两件事上:一是提升我们的生存与发展能力,二是让我们的职工日子好起来。做不到这两点,我们集团的领导者和各报刊社的负责人将要承担责任。

  今年,我们集团要做的工作很多,而且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有些工作还是具有历史意义的。比如今年上半年,作家出版社和作家文摘报要完成转企挂牌的工作;中央对报刊社的改革方案也将出台,那么整个集团的转企改制工作也将全面展开,这些都是今年要面对和完成的大事。我们要有足够的思想和行动的准备。

  今年是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的效益年。何谓效益年?就是要做出成果的年份。什么成果?就是要干实事,为文学报刊的发展,为我们大家能够过上一年比一年好的日子而奋斗。文学报刊的发展是什么?不是空话,是要有实际的指标,用我们报刊社通常的话就是你的发行量提高了多少、你发表的作品有多少影响。这些指标都应有数字和基本指标来说明的。特别应当强调,今后所有自收自支单位、所有集团办的公司,都必须每年有经济考核指标,都必须考虑除了本单位职工利益和发展累积资金外,应当毫不含糊地为集团整体发展、为文学作出贡献。必须兼顾国家、集体、个人三者利益,光想着个人和小单位的利益,就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否则集团工作就是失职。我们的目标要求是,报刊的发行量和作品影响力,应当一年比一年增长,才算得上是有效益的。我们相信在中国作协党组的正确领导下,在全体职工的共同努力下,各单位一定能在虎年拿出虎虎生威的工作劲头来,为实现这样的目标而奋斗!

  相关新闻

  “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颁奖大会在京隆重举行

  2010年3月1日,“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颁奖大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隆重举行。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高洪波,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何建明,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葛笑政出席颁奖大会,大会由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管委会副主任、《中国作家》主编艾克拜尔·米吉提主持。

  “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分为“优秀作品奖”、“优秀编辑奖”和“特别贡献奖”三种。获得“优秀作品奖”的有作家出版社长篇小说《琉璃时代》(作者:崔曼莉),长篇报告文学《地球传》(作者:徐刚),《中国作家》中篇小说《岁月如诗》(作者:林希),《人民文学》短篇小说《一生太长了》(作者:张洁);《民族文学》散文《在人海里看见我的弟弟》(作者:罗勇),《诗刊》诗歌《乡村人物》组诗(作者:唐诗),《文艺报》理论评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及其面临的挑战》(作者:张炯),《小说选刊》优秀选刊作品《爱情到处流传》(作者:付秀莹)。获得“优秀编辑奖”的有《中国作家》主编助理、文学版编辑部主任程绍武,《文艺报》副刊部主任冯德华,《人民文学》编辑部主任邱华栋,《小说选刊》编辑郭蓓,作家出版社当代文学二编室主任张亚丽。“特别贡献奖”授予《民族文学》编辑部集体和作家出版社第一纪实编辑部编辑郑建华。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