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我是文学候鸟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9月14日10:26   西安晚报 张静 左慧子

没有写作像新陈代谢失衡 严歌苓:我是文学候鸟

    她是国内诸多导演青睐的编剧,陈凯歌的《梅兰芳》,陈冲的《天浴》,张艾嘉的《少女小渔》均出自她的手。而张艺谋预计拍摄的《金陵十三钗》也是出自她的原作。当然,她还有个身份——旅美作家。昨天上午,来西安参加第三届国际新移民华文作家笔会的严歌苓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短裙、风衣如她笔下的文字一般优雅,说起旅居海外多年的经历,严歌苓说:“虽然辛苦,但文学是我生命和生活的必须。”

    个人经历不比小说逊色

    12岁当兵学舞蹈,20岁做中越战争前线的战地记者,仅21岁的严歌苓就推出了处女作《七个战士和一个零》,她自言自己的人生经历比小说更丰富。她的第一任丈夫是著名作家李准的儿子李克威,然而最终因为分隔两地而分手。严歌苓到了美国之后,攻读芝加哥哥伦比亚艺术学院文学写作系的研究生,后来她与美国外交官劳伦斯结婚,再婚生活非常幸福。因为丈夫的工作关系,每两三年,他们都要换一个国家或地区居住。

    严歌苓说:“跑了五大洲,走遍了世界各地,这是我第四次来西安,也是第二次参加新移民华文作家笔会。每次回国,每次心灵都会宁静,回家的感觉真的挺好。因为在国外呆了太久,有人评价我‘左手苍凉、右手繁华’,但我习惯称自己为一只文学候鸟,几乎每年都要飞回祖国,休养生息,然后再飞走。”

    文学是生命和生活的必须

    尽管有先生陪伴,但海外生活难免寂寞,而这种寂寞又为严歌苓的创作提供了一种保障,她成为一个多产作家。她说:“文学是我生命和生活的必须,是我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文学就像身体的新陈代谢一样重要,没有了写作就像新陈代谢失衡,生活就没有了结构。”她也坦率直言:“我感谢文学,因为文学养活了我,在海外这么多年,除了刚去时先生资助过我,后来大部分时间我都靠文学为生。当然,我也不是那么在意物质生活的人,用文学来换取高物质的生活,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为什么选择写作?严歌苓说:“基因。基因决定了自己的身份。”她世家出身,祖父是留美博士、翻译家,回国后曾执教于厦门大学。严歌苓回忆起一次契机,“当年中越自卫反击战,我去了野战医院,写了一些诗歌、散文在当时军区的解放军报上发表。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可以写东西了,好像没什么难的。在这样一个家庭里,使得我别无选择地走上写作这样一条道路”。

    捐出奖金支持海外文学发展

    昨天,《世界华人周刊》“移民故事有奖征文”活动举行了颁奖礼,严歌苓凭借《一个美国外交官和大陆女子的婚姻》获得优秀作家奖。颁奖礼结束后,严歌苓宣布将把奖金1000美金捐献出来,支持海外文学的发展。她说对自己而言,金钱不是写作的最终目的,她的写作是“为自己而写,为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社会成员而写”。

    “在海外接触的语言文字全是英语,但每当拿起笔写中文,就觉得像是回到了家。其实,我突破了自己,用英文写剧本、写小说,都进入了正规的出版渠道,但我看到外国人对中国文学的无知,依然感到很悲哀。其实,要使我们的文化走向世界,必须在华语文学上下工夫,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中国文学,就能写出最好的中国文学。重在文学价值,而不要看它写在什么地方、写了什么东西。”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