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燃烧》老派故事 新意读解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8月28日09:48   光明日报 木弓


老派故事 新意读解——评谢望新长篇小说《中国式燃烧》

  我们知道评论家谢望新可以写漂亮的散文,但不知道他还可以写出同样漂亮的小说。最近出版的长篇小说《中国式燃烧》就以一种另类叙事的姿态登场,让人对作者今后的小说写作生出期待。

  小说老老实实地告诉读者一个老派故事——一对知识分子男女,为了纯洁神圣的爱情,要走出婚姻的围城,结局当然以失败告终,悲剧主人公为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自“五四”以来,这种理性主义爱情小说层出不穷,有写得好的,更多的是写得不怎么好的。这种小说模式,显然直接移植了西方批判现实主义小说的精神理念。很长时间以来,作家似乎已经放弃了这个模式。至少我们已经很少读到这种类型的小说了。

  谢望新选择这个老故事模式,肯定意识到或者说有勇气愿意承担写作上的一些风险。一是题材的风险。在我们这个时代,爱情小说的读者多为当代青年,他们会接受会认可这样非无厘头的、折磨死人的故事吗?二是主题上的风险。中国理性主义爱情小说的成功都源于革命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人性的解放与自由的批判现实主义通常会被文学强调到时代精神道德的高度,我们从丁玲、巴金的作品中能感受到时代的精神风貌。而在一个更倾向选择改良的时代,理性主义爱情小说的主题内涵会不会也在进行根本性的调整?

  事实上,谢望新并不是一种盲目的冲动。在消费和流行的年代,愿意承担风险讲述这样的小说故事,作家显然有自己更为深层的思考。不过,作家的思考却是通过叙事技巧的变化来实现的。小说成功地选择了当代社会新的表达模式——手机写作来作为小说的基本叙事方式,展开故事的时空与节奏,从而有可能融进当代文化内涵,把一个老派故事消解成当代读者可以接受的新的解读信息。这个尝试可以说相当大胆巧妙。

  在这部小说里,男女主人公故事的结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情爱的过程与细节,见出人物品质精神性格。我们肯定注意到,用发短信的方式,的确有效省略了以往这个类型故事必不可少的传统描写过程,还能快速简洁立体地推进故事情节的进程,同时,还能在小说时空关系发生重大调整中,保持人物性格形象塑造的经典性。这个发现,为老派爱情故事让当代读者自然接受打下扎实的阅读基础。尽管时空跳跃跨度较大,但由于小说的经典性没有被破坏,我们就能顺利清晰地看到婚外恋过程中的社会背景、文化背景和现实矛盾,从而看到男女主人公真诚天真执著以及在令人同情的悲剧性结局中闪耀着的人性光辉。作品主题显然在承继传统理性主义爱情小说的社会道德批判理念的同时,希望也能注入当代人关于爱情的新的思考。让这个在每一个时代都会不断重现的婚外恋故事出现新意的机会。

  如果说,以往的理性爱情小说是对压抑人性的封建时代的文化反抗的话,那么,谢望新的小说则是对商业消费时代爱情被异化被扭曲的思想挑战,对这个时代人性复归的呼唤。男主人公是一个作家,女主人公是一个商人。他们都有一个不幸的婚姻,也因此渴望有真正的爱情。他们的爱情在今天,对传统道德的威胁并不大。在一个现代社会里,尽管人们并不支持婚外恋,但接受婚外恋现实的程度在明显提高。这是社会在进步的表现。就是在这样的文化生态环境里,他们的爱情还是失败了。如果他们选择了偷情,还能生存下去,但他们选择了真正的爱,就注定要失败。他们没有败给道德,但败给了商业社会。他们陷入了女主人公老公的阴谋圈套里。在强大的商业阴谋面前,有几分天真的冒傻气的他们只有受控制的份,没有反抗的力量。这个故事结构内涵社会批判的力度尽管不如过去的作品,但作者要探讨的其实并不在爱情本身,而更深层的思想是探讨知识分子思想情怀在这个时代的困惑与迷茫。当男女主人公的关系实际上被商业阴谋支解后,人们便会问,中国的精英阶层原来是这样脆弱吗,那样经不起打击吗。明明是一种信誓旦旦的理想,却能够一下子就瓦解,只留下深深的人性伤痕与伤感。我们会发现,这种建立在知识分子无根的观念上的理性主义爱情,其实注定在任何时代都会是悲剧性的。这种悲剧性令人深思。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