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主题出版怎么做才好看?把中国故事带给大众

来源:澎湃新闻 | 徐明徽  2019年08月14日15:30

2019年上海书展今天正式开幕,16万种图书、近500位海内外作家、1273场阅读活动、楼层最高的书店开幕⋯⋯8月14-20日,上海满城都飘溢着书香。

8月13日下午,以“不忘初心 奋力前行 用文明的力量为新时代明德”为主题的2019主题出版论坛在锦江小礼堂举办。

今年正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上海解放70周年等重大时间节点,各大出版社均重磅推出了相关主题展。主题出版的现状是怎样的?主题出版的未来发展方向是什么?8月13日下午,以“不忘初心 奋力前行 用文明的力量为新时代明德”为主题的2019主题出版论坛在锦江小礼堂举办,总结近两年主题出版的发展经验,分析未来几年主题出版的发展重点展开探讨。

近年来,上海书展一直将主题出版作为展示重点之一,越来越多精彩的中国故事从书展走向大众。主题出版是出版人的责任,也是重要的出版市场,反映的是国家之需、民族之需和时代之需。

《战上海》书封。

今年,《战上海》《浦东史诗》《中国寻路者》《上海相册:70年70个瞬间》《日月新天——上海解放亲历者说》《1949上海解放日志》《可爱的共和国人》《我和我的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歌曲精选》《五月的鲜花——纪念上海解放70周年连环画专辑》等一批主题出版精品将亮相书展。

其中《战上海》以中国革命的出发地和最后一个难关——上海解放为切入点,书写从“战上海”到“建上海”奋斗史诗,反映从“旧世界”到“新世界”时代巨变,塑造从“武安邦”到“文治国”共产党人群像,讴歌从“站起来”到“强起来”民族品格,入选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特别奖公示名单、2018“中国好书”。

《战上海》的作者刘统出席了这次论坛,他认为繁荣主题出版是党的一项长期的战斗性任务,而不是一个短期项目。“我们党的历史是一个非常丰富的宝库,是我们党的精神所在,也是我们的立国之本。我每到一个部队都要请部队战士带我去看看他们的光荣史,这个部队从哪里走来的?一路打过多少仗?立过多少战功?参观完这支军队的历史,就产生一种强烈的荣誉感,这就是一个部队的凝聚力和士气状态。所以今天的主题出版物也同样是这样一种教育,一种传统的教育,一种英雄主义的教育。”

刘统提到,一些党史研究队伍出现了青黄不接的现象,还有轻视基础研究,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坐冷板凳,所以导致了数量众多但精品不多的问题。“这样就直接导致了我们党的正能量传播出现了问题,年轻一代对党史的知识越来越淡薄,对我们的传统越来越遥远,这就关系到我们国家的重大问题。”

如何写出优秀的作品?刘统提到了一个关键词“真实”。“在堆积如山的战争档案里,我看到了一部非常生动的历史。共产党老前辈在打天下的时候,绝对是充满了活力,非常生动的。你看他们写的一些材料、报道,没有官话、没有套话,都是扎扎实实的干货,非常生动。”

2017年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长找到刘统,向其提议写一本关于上海解放的书,刘统应下后开始积累素材。“比如说解放军要进上海,进上海之前怎么办,教育‘土包子’战士进上海之后不要闹笑话、不要犯错误、不要犯行动纪律。于是三野政治部就写了一本城市常识,很薄的一本小册子,但是打开一看里面的内容非常生动、鲜活,就告诉一个农村的士兵进上海之后火车怎么坐、电灯怎么开、马路怎么过、如何看红绿灯等等。编辑一看说这些小册子太精彩了,于是做书的时候就把这个城市常识当做一个附加品给每位读者来宾,结果读者们都被吸引了。”

刘统强调,写党史的第一原创性就是要从原始资料出发,一切要有第一手的资料,绝对不许转第二手的东西。此外还要有作者的自身的视角,要能够真正客观地、真实地、全面地反映这段历史,最重要的就是反映一个艰苦奋斗的过程。

网络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刘统认为,面对那些歪曲党史的帖子和造谣,深入研究党史、国史是反对虚无主义和反击敌对势力最有力的武器。

“真实”,也是《这就是中国》主创、复旦大学教授张维为认同的关键词。作为主题出版的新形式,脱胎于东方卫视四档电视节目的“新时代东方书系”在书展首发,从荧屏到出版的融合传播,将节目讨论场延伸到更广泛范围。“这个时代是百年未遇的大变局,大众需要思想,媒介就要提供思想,以原创性的中国话语,凝聚共识。”张维为说,主题电视节目、主题出版要打“学术话语、大众话语与国际话语的组合拳”,“我们面对的特定群体——今天的年轻人非常爱国,他们需要原创,需要有温度的语言,对真实的问题进行辩论,让读者和观众带着问题来,带着答案或思考走”。

《大秦帝国》书封

西北大学特聘教授、中国文明史研究院院长孙皓晖的历史小说《大秦帝国》多年畅销,改编电视剧也受到大众欢迎。孙皓晖说,历史和文明侧面是主题出版的内涵之一,在《大秦帝国》后,他即将出版的新书《国家时代》将从理论层面对文明重建作出阐释。

孙皓晖在论坛上提到,思想产物主题出版长期以来最大的问题,其实是中国文明重建的问题。“所谓中国梦也好,中国民族复兴的目标也好,落实到实际内容上都是中国文明如何重建。在过去古典文明时代我们的科技都是领先于世界文明的,而从1840年开始,科技实力与世界先进水平有着非常鲜明的差距。经过两百余年的奋争,我们到现在仍然处于科技上的落后阶段。这样的差距是我们过去文明发展史上不曾存在过的。”

孙皓晖认为,文明重建包括五个方面,“第一个文明重建的最大内涵是统一国土和统一文明;第二个是巩固我们民族存在的最大特点,法治社会;第三个大的历史任务就是发展高度的科学技术,把我们在历史上科学技术曾经有过的历史地位在这个历史时段争取回来;第四个文明重建任务就是要重新实现高度的战争文明水准;第五个是要完成在中国创建机构均衡的生存方式。”

“这五大任务如果达成,那么我们将在一两百年间重新回到领先于世界的文明形态。”孙皓晖说。

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潘凯雄认为,主题出版的前提是选题必须符合图书出版的本质和规律,符合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统一的要求。“推动主题出版高质量发展,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要守住一个前提,处理好六对关系。”

潘凯雄进一步解释这六对关系:“一是要注重时间即时性与历时性的关系,目前一些主题出版物对历时性关注不够,造成厚度不够;二是空间上的点与线、面的关系,主题出版不仅是解读报告和讲话精神,关涉国家发展、时代变迁、社会演进的命题,都是主题出版的富矿;三是文风上的普及与提高的关系,大众化只是主题出版的一种叙述路径,主题出版也是构建国家知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要注重学术化、国际化的表达方式,让中国智慧、中国方案真正成为贡献给世界的文明之光;四是在组织上要做好规划,也要主动策划;五是既要重选题,也要重营销,增强主题出版的传播力;六是形态上的一和多,优质主题出版资源要进行多形态的开发。”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世纪出版集团20岁生日,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党委委员、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长在论坛上小结了集团这些年的发展。

在网络时代,运用新媒体和多媒体也是放大优秀主题出版物的社会价值的好方法。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长王为松介绍,“这次出版《战上海》,就是以实景对话、行走党课、边走边讲等多种形式,沿着上海,解放上海的进军路线,重走历史的场景来贯通历史的脉络。通过媒体的融合宣传来增加文化的影响力,讲好中国故事。《马克思的20个瞬间》纸质书问世后,还上线了音频,让80后给90后讲讲马克思,从2018年4月全国的电台的收听量来估算,收听量超过了3亿人次。”

“ 当前世纪出版集团正在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主题教育,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总结集团20年走过的道路,就是要在凝视出发地中重温我们的初心,在回望来路时铭记我们的使命,”王为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