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浣紫袂》:独立意志在群体中的生灭

来源:文艺报 | 王慧婷  2019年03月15日08:23

在大多数人的意识中,思想的合集必定大于独立见解,所以当人们进行决策时,群体的意见总是胜过个人的提议,从而有了一个约定俗成:少数服从多数。在以这类思想主导的社会里,独立意志在意识到群体的问题后,到底应该选择服从还是奋起反抗,是一个难解的命题。网络作家天下尘埃在她的小说花语系列之四《浣紫袂》中以甘紫来这一人物形象对该问题做出诠释:独立意志在理性判断群体意志的基础上,应努力克服环境对象的阻力,实现个体能力的充分发挥,从而最大可能获取自由、实现人生价值。

天下尘埃以写古典言情小说为人熟知,然而在她的笔下,爱情并非全部,主角的个人奋斗之路更是小说的一大看点。《浣紫袂》讲述的是原知府小姐甘紫来因家中变故沦为官妓,却不惧命运、勇于抗争,最终实现理想、废除官妓制度的故事。小说以紫来的奋斗线为主,爱情线为辅,生动细腻地刻画了众多形象。读者在主角甘紫来的身上,可以清楚地看到独立意志从萌芽到结果的过程。沦为官妓是紫来自我意识觉醒的契机,虽贱且辱,但她从未放弃改变自己的生活,为过上尊贵的日子不断努力。在自我规划的过程中,她见证了以榈月和善卿为代表的官妓生活,感受到他们的痛苦和诉求,也逐渐明白,官妓痛苦的根源在于绵延上千年的官妓制度,这时,废除官妓制度的念想在她的心底萌芽,其独立意志已渐渐成型。当她为实现理想还是优先给自己寻一个好归宿摇摆不定时,姐姐蓝溪儿的惨死和母亲的辞世坚定了她追求理想的信念,废除官妓制度、为天下官妓谋出路成了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在这时,坚不可摧的独立意志最终形成。

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中谈到群体对独立意志的消极作用:“群体能够消灭个人的独立意识,独立的思考能力。事实上,早在他们的独立意识丧失之前,他们的思想与感情就已被群体所同化。”可见,群体意志中能生出清晰的自我认知已属不易,若想把这份理性长久地延续下去,并将思想实践化,更需要强大的韧性和自制力。在《浣紫袂》一书中,甘紫来的成功是由多种因素共同促成的。首先,紫来虽为古代人,身上却带有现代女性的独立色彩。她精于算计,步步为营,以超高的智商和情商对阵秋煜王爷和兰夫人等人;她能把握大局,权衡利弊,凭借精湛的演技误导对手,化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同时,她有极强的环境适应性,坚韧有加。在醉春楼中,她隐藏实力,以浣衣女的身份等待时机;在善卿的雅园里,竭尽所能地扩充知识、提升修养,为将来创造更好的内在条件;在王府,她与王爷斗智斗勇,挑拨兰夫人,争取机会入宫献策;在皇宫里,她以太后为切入点设法赢得支持,使得废除官妓制度的理想得以实现。除此之外,甘紫来身上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品质,那就是对理想的热诚之心。罗曼·罗兰曾言“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它”,而紫来是“认清实现理想的艰险之后依然坚守理想”。一路上,她遭受的一系列打击可谓是毁灭性的,计划一再失败,权威的压制令她窒息,可她硬是在夹缝中抗争,凭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志,最终借助外力废除了官妓制度。

在这一过程中,群体对独立意志的影响并不直接显现,而是以精妙的伪装隐藏在各种显性因素下。公共舆论、普遍意志、社会心理等都是群体对独立意志的干涉,它们通过话语形式体现社会的共同信念,表达主流意识的理想诉求。在紫来生活的社会里,男性主导社会话语权,女性沦为附庸品和玩物,无从表达自己的诉求。同时,阶级权力的极度分化、政府官员的阳奉阴违使得底层失去抗争的途径与勇气,从而形成了苟活的社会心理。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产生独立意志尚且不易,若要坚守更是难上加难。紫来是其中的个例,更多人物或是如蓝溪儿一般逆来顺受,或是如袁妈妈一般历经风霜后选择明哲保身。

《浣紫袂》描写了榈月、花灵等众多官妓的悲惨命运,其中的每个人可能都曾产生过废除官妓制度的念想,可在社会现状的压制下,她们被迫从潜意识里否定自我,把自己桎梏于卑贱的地位,失去冲破囹圄的勇气,最终被社会群体同化,再无追求理想的可能。而紫来与她们不同,她不信命运,有独立的思想,坚持人定胜天,尽管面对众人的嘲讽与对其目的及动机纯洁性的质疑,她依旧坚守自我,不被外界环境干扰,凭借超人的智慧和不懈的抗争实现理想,废除了官妓制度。

个体与群体的对抗从来就不是容易的,这既由人数决定,也有思想的因素,单有智慧、谋略、环境适应性等是远远不够的,个体对独立意志的坚守,即内因极为重要,紫来正是因为这点才能从众多平庸女性中脱颖而出,为自己、为天下女子解脱桎梏,赢得更高的社会地位。《浣紫袂》中有一个场景令人印象深刻,那就是紫来在争取太后支持时不幸被太后识破身份,太后本人讨厌官妓,且认为紫来心怀不轨,怒极之下杖罚紫来。紫来在忍受身体巨大的疼痛之下,咬牙背诵奏折内容,一遍又一遍,直到失去意识还在喃喃。这份舍弃生死也要完成理想的信念是紫来与普罗大众最大的不同,也是独立意志得以战胜群体的关键因素。

古往今来,为实现理想、捍卫真理而牺牲自我的人数不胜数,他们虽然肉体被毁灭,可独立意志依然存在,通过口述、文字等方式代代流传,永不熄灭。但是还有一部分人,他们被群体意志所同化,放弃自我意识去附和大众,有些人不但没有独立意志,还喜欢用大众意识去绑架他人,对他人的理想嗤之以鼻,自认为成熟持重,实际已被群体所毁灭,泯然众人矣。

以作家为例,如今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不少文学创作者都投入了网络的洪流中。不少网络文学作者为了吸引读者、获得点击量、赚取看客的打赏,都迷失了自我,甘愿成为大数据时代的点缀。《浣紫袂》无疑是网络作品中的一股清流,天下尘埃也是坚持独立意志的作家典范,她坚持写自己想写的小说,不向世俗低头,正像《浣紫袂》中的紫来一样,坚守自我,决不妥协。天下尘埃曾在采访中说,在她塑造的那么多人物里,最喜欢的就是紫来,因为紫来象征着自爱和坚守。《浣紫袂》的由来,本意指清洗紫色的衣服,暗喻着洗去一身风尘,还本洁净。“人的高洁不在地位和权势,只在内心。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在任何时候,都会坚持自己的原则不放弃。”她没有放弃自己的底线,坚守一个文学人的责任,就像她在文章中所言,天地生人,有一人应有一人之业,人生在世,生一日当尽一日之勤。

文学的意义在于给予读者精神力量,让他们发现更高的人生,文学人则以传承人和叙述者的身份让文化得以继承,如果叙述者首先失去了独立意志,沦为名利的奴仆,那么普罗大众更无从寻找灵魂的栖息之地了。作家是一个时代文学繁荣和发展的体现,把握时代脉搏、促进社会进步正是作家的责任所在,坚守独立意志、做时代最清醒的人是作家最基本的素养。在给坚守者以赞美的同时,也期待天下尘埃保有这份独立,推出更好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