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北方春光谁占先

来源:新民晚报 | 万伯翱  2019年03月13日09:07

2019年大年三十十点钟,冬阳暖暖地穿射进小屋,我正在二楼玻璃封闭的凉台阳光房里锻炼身体。窗外楼下四周万木凋残,一派枯黄衰败景象。大柳树上的柳叶早已遭北风一扫而光,长长空空的柳丝也是无奈地随大风摇曳着,今年北京久违的雪花姗姗来迟。她们天天盼着早春来临,使她们容光焕发,使她们如去年春天一样浑身上下着青穿绿打扮起来,柳眉如黛,叶叶大方婷展。在这绿色世界中,柳总是诗人词家笔下惠风中的风情万种。我眯上眼也梦想着她们在我房后春夏秋的浓荫遮天,绿荫匝地,真的遮住了西晒酷阳的炎热。

突然我十分惊喜地发现:在这春节前一天的阳光中,紧紧贴近我玻璃窗前几条长长柳丝的发梢上,有三五点叶芽的薄薄鳞片,竟然萌动了,冲破了这漫天风雪而绽裂了。室外凌晨还是零下7摄氏度的严寒啊。大柳树吹下的纷乱柳丝中这些珍贵的叶芽似小米粒,就如幼婴展现着稚嫩的眉眼。

正月初八,北京真正地下了场纷纷扬扬的大雪,整个冬天首都没好好地下过雪。我回家途中大雪飘扑人面,朔风阵阵透骨寒。那丝丝点点的生命迹象经得起这场大风雪吗?我来不及脱下大衣摘下围巾,忙爬楼观看:只见柳丝上这三五点的鹅黄还是不断在风中摇摆不定。她们还没有被无情的风雪摧残掉,也看不出她们在灾难前有什么惊慌失措,仍在空中顽强地存在着。前几年这棵大柳树没有经过住户允许就砍掉了最粗壮的迎天接地的臂膀,翠青柳条无情地被折断,柔软的柳丝遍地都是。但她第二年就顽强不屈地活过来了,只是三五个春秋她又壮美如故风姿绰约呈现给万能的人们了,生命力之强远超过我们人类!

这“星星之火”为什么能存在,我仔细观察这几条柳丝的位置。她们不但都朝阳,而且紧贴我的暖房上的大玻璃,她们的背后正好还有一片茂密的、严冬也不落叶的修长竹林掩护,故而形成了小气候中的小气候,这样就产生了极其特殊的生命环境和现象了呢。

——万物中春色谁占先,没想到吧?竟是软弱可欺的柳丝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