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重新生活”,将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

来源:中国作家网 |   2019年01月11日15:59

《重新生活》 张平著 作家出版社2018年7月出版

《重新生活》由作家社在2018年推出的时候,和作家张平的上一部反腐题材作品《国家干部》相隔了整整14年。在正当年的作家中,很少有作家会“沉寂”这么多年。新作甫一出版,就引起读者和评论界的极大关注——曾经以反腐题材让全国观众热血沸腾、忧思难安的张平,将如何书写反腐倡廉的新形势、新作为?

“贪腐不再仅仅是一个事件、一个新闻。惶恐,是贪腐文化延续的后果,殃及的主要是家人。这种文化及其后果,以前的‘官场小说’不曾表达过。”有论者评价《重新生活》时这样说。这部小说和其他反腐题材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的重点不再聚焦贪腐过程中的触目惊心、尔虞我诈、人性堕落,而是放在了贪官以及受益人、尤其是家人,如何面对贪官的落马,如何在重新生活的过程中去感受、反思贪腐的危害。

写官场小说,是张平的拿手好戏。一直以来,张平的作品都是以站立时代先进思想高地,勇于直面当代政治生活,真实反映党和国家反腐败斗争现实深受读者喜爱,他因此也成为这个题材领域里最重要的作家之一,继《抉择》《十面埋伏》《国家干部》后,《重新生活》再次成为近年来反腐题材的重要作品。据作家出版社负责人介绍,这部作品将是作家社在2019年重点推介的作品之一,他们希望这样一部作品对于净化我们的政治生态、维护党中央从严治党的成果有所助益。

小说一起笔就为读者勾画了一幅紧张又富有悬念的画面——

“延门市委常委会开了不到一个小时,主持会议的市委书记魏宏刚突然接到市委秘书长邵伟递过来的一个小纸条……”

某某会上突然有某某贪官被带走,这种情形在近年的新闻报道中并不少见,若说这是新时代反腐快准狠的特色,一点都不为过。书写新时代新形势下反腐工作的特色,是张平新作的一大亮点。显然,这种源于生活、契合时代的写作,必须要有真实的生活经验作为依托。而张平恰恰有这样的优势。

2004年推出《国家干部》之后,张平一直没有新作品推出,淡出文坛,他的重心放在本职工作上,这本职工作恰恰是“为官”。他历任山西省作家协会主席、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民盟中央委员会专职副主席等职务,丰富的生活积累、具体工作实践、真切的体验与思考,成为了他创作新作品的源泉和动力。身在其中,也短时间的“体验生活”、和道听途说的虚构是不一样的,张平坦承,“我如果没当这几年副省长,不可能写出这样的作品”。

确实,如果没有切实的生活体会,接地气就成了接地皮。反腐小说是个富矿,但也是难写的题材,稍不注意就会形成一种艺术上的重复。但《重新生活》出版后,很多书写张平的评论家表示,这部作品没让人失望,写得有血肉、有生活。小说独辟蹊径,并没有设置正面人物独战群邪这一常见的情节模式,而是从一开始便安排腐败分子、“省里最年轻的市委书记”魏宏刚被宣布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审查,“双规”已成定论。小说中最大的反派自始自终都没有真正现身,他的形象就如一幅拼图,是通过亲属、朋友、同事、司机乃至纪委对其出身、仕途、劣迹的回忆、描述和控诉来逐渐完成的。作者几乎将全部笔墨都用来反映魏宏刚坠落政坛一事给家人亲属带来的灾难性影响,借宁校长之口道出了“如果一个领导干部不是真心实意地为人民做事,那他的所作所为,不仅会伤害到他自己,很可能还会伤害到他的亲人和子女”这一主题。

“不直接表现腐败官员的堕落心路,也不揭露令人发指的腐败黑幕,更不和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贪官们比拼贪腐的程度。《重新生活》的独到之处在于作者从普通人日常生活层面来反映、思考腐败问题,真实揭示现实生活的矛盾冲突本质,让每个人置身其中,思想格局和精神品质远远高于一般流行的所谓反腐题材作品。” 评论家张陵认为,这种具有现实主义品质的作品有相当的写作难度,有独特的思想艺术价值,是时代需要的作品。

评论家李伟长说,《重新生活》告诉我们“当腐败渗入到了社会生活,意味着反腐的未来是重塑正义的精神生活”。反腐不是简单地抓几个老虎、打几只苍蝇就可以完成的,正如小说的题目所言,我们需要“重新生活”,需要一种“正常的、正当的、健康的、有规则、有道德的生活”。但即便张平本人也很清楚,这是一个漫长而又艰巨的过程,但只要从我做起、人人自律、把反腐作为一种常态,就一定能看到新生活的到来。“反腐功德无量,拒腐人人有责。这是心里话,也是必须要讲出来的话。”张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