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望城还是那座城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温亚军  2018年11月05日08:16

望城街头 来自网络

铜官镇 来自网络

雷锋故乡是望城

望城,不知这名字里有没有“望着长沙城”的意思。距离长沙城30公里,望着望着便成了长沙的一个区,成了真正的城。

望城是雷锋的故乡。人们可能不知道望城,但不会不知道雷锋。我从小学课本里就知道了雷锋,当年我们也一直在传唱“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雷锋把自己比作一颗螺丝钉,于平凡处见伟大,于细微处见真情。在他短暂而丰富的人生中,为社会树立了一个忠于奉献的榜样。

雷锋于1940年12月18日出生于湖南长沙望城区的大关乡(今“雷锋乡”),原名雷正兴。1960年入伍,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2年8月15日,入伍仅两年的雷锋因公殉职,年仅22岁。雷锋从出生到入伍,有20年的时光是在家乡望城度过的。入伍前他就立志做一个道德高尚、对社会有用的人,他从小事做起、从日常做起,在平淡中显示出了人格的魅力和高尚的品德。1963年3月,党中央、毛泽东主席号召“向雷锋同志学习”,在全国掀起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的热潮。这种学习热潮一直延续至今,在全国也涌现数不清的雷锋式先进人物,他们继承和发扬着雷锋精神,成为“看得见的历史、摸得着的精神”。

雷锋公园离我们住的地方不算太远,我与同行的朋友约好晚上一起去瞻仰雷锋塑像。晚饭后,天已黑透,仲秋的月光照耀着夜幕下的城市,望城显得朦胧而美丽。要去雷锋公园,得经过斑马湖公园。我们住的宾馆与湖只有一路之隔,那是条双向的宽阔马路,没有红绿灯,只有人行斑马线。如今的望城也是逢路必堵车,我正发愁得等多长时间,才能穿过这些不息的车流到达对面的斑马湖边,这些急驰的车辆却突然间放慢速度,远远地刹住车,齐齐地停在离斑马线几米的地方,好像有面唯他们能看到的隐形的墙。我有些诧异,这种被车整齐礼让的待遇,很少遇到过。那些司机招手示意我们通过。第二天早餐时说起这件事,当地人告诉我,在望城的每条马路,司机都是这样礼让行人的。末了还自豪地加上一句“这可是雷锋的故乡”。是啊,这可是雷锋的故乡,雷锋的精神激励着全国人民,怎会不在自己的家乡生根发芽,这看似简单的礼让,却体现着最“雷锋”的道德风尚。

夜色中的雷锋公园灯火通明,一首《学习雷锋好榜样》响彻夜空,曲子简洁明快、铿锵有力。公园里有一个湖泊,大得看不到边,因无其他游人可以询问,我们在夜色里只看到了“雷锋公园”几个大字,还有领袖的题词牌匾。尽管未能如愿找到雷锋的塑像,但从歌声里领略到了那种情怀,仍不失为一次成功的拜谒。

如今,雷锋已离开我们五十多年了,但唱雷锋、学雷锋、做雷锋的活动仍在不断进行着,雷锋精神始终熠熠生辉。如今,望城区正在打造以雷锋文化为标志的城市名片,他们改造了雷锋纪念馆,建立了雷锋学校,还打造了雷锋公园、雷锋艺术团等系列文化标志,让雷锋元素在望城随处可见,成为望城乃至长沙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千年窑火话铜官

望城区的铜官镇,相传与三国时期的蜀国大将关羽有关。传说关羽要南下攻取长沙,驻扎在距长沙30公里外的石渚湖畔,也就是今天的铜官镇。随军的义母因不服南方水土,暴病而亡。关羽是个重情义之人,他满含悲痛,让匠人浇铸了一口铜棺材,将义母就地安葬,并将这个地方更名为“铜棺”,以示对义母的思念。后人因“棺”字不吉利,才改为“铜官”。当然,这只是传说。《湘中记》也有云:程普、关羽分界于此,共铸铜棺为誓,相侵者以铜棺着之。这个似乎很有说服力,可为什么要铸铜棺为誓,而不是别的,历史在这里变成了谜语。

不管铜官的名字是怎么来的,铜官都是长沙在唐代时的重要窑区,现代铜官陶瓷工艺更是当时的延续。与盛产官窑的“瓷都”景德镇不同的是,铜官是民窑,以日用、工艺、美术、建筑陶瓷而著称,且远销海内外,铜官窑还被誉为“汉文化走向世界的里程碑”,同越窑、邢窑齐为唐代三大出口窑,尤其是彩瓷产品畅销海外二十多个国家。为此,铜官窑也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商贸重镇。当时的铜官窑瓷器是从湘江起航进入洞庭湖,顺长江出海远达非洲等地的。1999年,德国收藏家蒂尔曼沃特法在印度尼西亚打捞出一千多年前沉没的“黑石号”,出水了6.5万余件铜官窑的器物遗存。可见在唐代,铜官已连接通往南亚北非的海上丝绸之路,成为海外友好交往的铁证。这些珍宝使铜官窑走出了尘封的历史,抖落尘埃,再次扬名于世界。

这次来到铜官镇古窑,我才弄明白陶与瓷虽然都是泥土经过高温烧制的器皿,但在本质上有一定的区别。以釉质为例,瓷在形成中,经过烧制基本上保持着原色,釉色不会发生本质的变化。而陶则不同,上釉后的陶器在高温中会发生窑变,有时色彩会出现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成为美妙绝伦的艺术珍品。还有,陶品可以反复上釉,反复上窑烧制。所以,陶不光是生活的日用品,作为艺术形式的存在,更有广阔的发展天地。

这天午后,我们走进铜官古窑。满地瓷砾的古窑遗址,撑起的却是一段水火剥蚀的历史,还有人类对文明的贡献。看着地上散落的碎瓷,相信大多数人脑子里会不由地冒出“文明碎片”之类的词语。这些饱受岁月沧桑的碎片穿过历史的烟尘,静静闪烁着光芒。

这种承继时光和历史的模样,让我们意犹未尽。离开望城的前一天,我们又去铜官古镇拜访了一位国家级制陶大师。他在传承古窑精神的同时,一直致力于新陶艺的研究开发。这位大师展示的唐代铜官窑诗文执壶,就是典型的代表作。

站在古窑瓷砾深处,夕阳西下,余晖似火,周围一片寂寥,我的心头为之感动。从寥寥无几到风靡一时,从超越潮州陶、德化陶到冠绝当世,再到如今的传承、发扬光大,铜官镇制陶人不肯停歇,这种一直在创新的奋斗精神,让人难以忘怀。

陶瓷是水的韵律,土的语言,火的艺术,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划时代的标志,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的巨大贡献。

愿铜官窑的千年窑火永不熄灭。

(温亚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西风烈》《硬雪》等作品;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日、俄、法等语言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