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国漫作品《镖人》单行本上市,作者许先哲称—— 漫画为纸上的电影,故事是核心

来源:北京晨报 | 郭丹  2018年10月09日07:51

他在26岁的时候,决定跳出自己的舒适圈,改行追求梦想;他没有学过一天美术,却一心想画漫画,创作出一部能拿得出手的作品;他的首部漫画《镖人》走出国门,被动漫大国日本NHK电视台报道称为“世界水平的中国动漫精品”。他是许先哲,虽然他的名字有些陌生,但其作品《镖人》(共三册)单行本于近日在全国上市后,受到了多家漫画平台和广大读者的热议和好评。正值新作发表之际,许先哲携新书到京举办分享会,并接受了北京晨报记者的专访。扎着丸子头、粗粗的眉毛下是一双笑眯眯的眼睛,说起话来温文尔雅的许先哲自身就带着一种漫画感,充满亲和力。交谈中,对待成绩和名气他总是懒洋洋的,轻描淡写,只有谈起漫画、谈起创作才让他神采奕奕。在许先哲看来,漫画的核心在于内容,好的作品能感染读者,激发读者的思考。同时,他也提出漫画创作不能盲目跟海外的发达产业比较,越来越多的国内创作者都在为之努力。

改行

“做自己喜欢的事前提是要独立”

北京晨报:为什么在26岁时决定要改行?

许先哲:其实也不算是突然改行,我从小就特别喜欢漫画,但只是画着玩,没正规学过。以前,我觉得漫画家是一个不现实的工作,所以我就开始选择用现实的方式去养活自己。我在大学的专业是广告,毕业后我和朋友开了广告公司,但是经营并不理想。于是,我发现为了挣钱去做事,心态就会变得很浮躁。钱也没有挣到,事也没做好,我感觉自己过得很失败。

那时我26岁,我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究竟应该去做什么事情。想来想去,我内心当中有个声音就越来越明确,那就是我想创作一部漫画。后来,我就去着手开始做。当时我想的并不是成为漫画家,比起名头,我更想要的是创作一部真正能拿得出手的作品。

北京晨报:在漫画起步阶段,您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许先哲:那时我在做韩文翻译工作,至今也以翻译的身份出版过两部韩国纯文学作品。刚好翻译挣得稿费能养活自己,工作也不是全职性的,所以有时间可以同时来做漫画作品的筹备。我清楚地知道,想去做自己喜欢的事,首先是要独立,而不是说去依靠别人的支持。

创作

“漫画的关键在于故事能否打动人”

北京晨报:《镖人》呈现了隋唐江湖的热血,无论是硬核武侠的故事,还是粗犷苍劲的画风,都让作品成为近年国产漫画中独特的存在。当时在题材选择上是怎么考虑的?

许先哲:我认为《镖人》并不算传统的武侠作品。其实我对武侠并不是很感兴趣,作品里也没有任何武功体系,是偏向写实和写意之间的作品。因为我发现真实的对抗中,都是一招毙命,而不是你来我往。

对于题材的选择,我开始是想以西部片的概念,结合中国古代侠客的元素,去做一个故事。一开始没设立背景年代,原因是我觉得所有年代里都有人和人之间的故事、对抗和情感,但后来发现,没有年代的角色和情节就没有根基,于是我就开始翻阅史书。讲中国古代的故事题材多为庙堂的权力斗争,或宫廷宠妃间的事,但比起这样的故事,我更关注底层的江湖,民间疾苦引发的故事。恰好就看到了隋朝很符合故事定位,又很少有人以此做原创背景,于是我就开始对这个朝代进行研究,后来便越来越着迷,筹备时想要知道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书中的核心人物——知世郎在历史中是第一个反隋农民起义的领袖,原型为山东农民王薄,这个角色的目的是引发民乱,而主人公刀马保护他阻挡朝廷袭击是简洁的故事线。

北京晨报:仅创作《镖人1》中第一话时就废过两千多张稿,您认为达到什么程度才能让自己满意?

许先哲:废掉的是分镜稿,意思是用草图将画面和文字讲下去,分镜稿用于构建故事,只要觉得拿不出手的东西我就会废弃掉。创作中,比起画面,我更重视的还是故事。要知道,中国画画功底强、美院出身的人才非常多。但我觉得漫画本身并不是看画得多好,而是看故事是不是真的能打动读者。

对于漫画,我是把它理解为纸上的电影。漫画家要做的有包括整体把控、对演员进行演技指导的导演工作,比如画每个角色的眼神时,一定要契合氛围,而不是只是画一个很漂亮的眼神就完事儿了。然后还要有服装、道具、摄影、编剧的工作,所以漫画家需要很强的综合能力。其实,日本很多漫画家也没学过画画,虽然画画基本功不好,但不能就说人家的作品不行。我觉得漫画的核心是故事,我对自己在内容层面很有自信,当然,想让《镖人》走得更远,我还要继续不断地学习和成长。

传达

“好的作品是去激发读者思考”

北京晨报:《镖人》筹备了多久?如何发行的?

许先哲:总共筹备了四年。最初我先把作品发到了网上,随之获得一些不错的反响。后来,新漫画公司找到我,向我引荐了《蜡笔小新》前主编栗原一二老师,他很认可我的作品,后来成为了我的责任编辑。直到2015年6月开始,《镖人》一边在国内网站连载,同期也在日本各大漫画平台上线。

北京晨报:您想通过《镖人》传达怎样的价值观?

许先哲:封面上“信念越强,力量越强”这句话写得真好,但这是出版社写的文案。我觉得好的文艺作品是把各种各样的东西让读者看到,激发读者的思考,这也就是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意思。把各种价值观的状态和之间的冲突展现出来,而不是通过修正让大众去理解某一种价值观,每个人的判断都不一样,这才有意思,所以我不传达任何价值观。

北京晨报:作品完成后,有想过要达到什么目标吗?

许先哲:当时确实没考虑后面会怎样,因为那样就会变成一个功利性的目的。我相信只要把一件事情做得非常好,肯定会得到相关的回报。这是个简单的道理,关键是我们不能本末倒置,不能为了目标,硬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完全硬坚持并不是好方向,去做自己发自内心热爱的事非常重要。

北京晨报:目前《镖人》三次登上日本央视NHK并被称为“世界级的中国漫画精品”,也被读者誉为“国漫之光”,您怎么看待这些评价?

许先哲:我对评价完全不敏感,是真的不在乎。我更关注的是当下做的内容是不是让自己百分百满意,自己清楚自己一直在进步就好。我觉得人太在乎外界的评价,就会活在评价中,这对于创作者来说是最不好的事情,会失去判断力。

一些读者经常在微博给我发私信,其中一个读者告诉我,他在处于要不要辞职的时刻看到故事里的某一段情节,就决心辞职去寻找自己更想要做的事情。那时,我觉得一个作品能辅助性影响到一个人在生活中的选择,这种实实在在的影响更让我开心,也会让我觉得再辛苦也值得。

观察

“漫画创作不能盲目跟海外比较”

北京晨报:能否谈谈对中国动漫产业的看法?

许先哲:中国漫画产业现在还处于起步阶段,资本投入多,门槛比较低,网络漫画数量庞大,但质量却参差不齐。不少创作者对漫画的理解都过于表面,不去研究漫画文本层面的元素。我认为,漫画的优势在于用相对低成本的方式去完成视觉化的故事,而且有作者独特的风格。漫画为什么在日本和好莱坞成为IP的核心,并不在于高超的画技,而是角色和叙事承载的情感,能感染到读者,并激发其他创作者的灵感。

漫画创作不能盲目跟海外的发达产业相比较,像日本漫画已发展了70年,产业非常成熟。但国内大多数作品,还都是新作,有些人会拿日本的成熟作品跟中国的新人作品比较,以此吐槽国内漫画,这很不公平,也毫无道理。其实,现在国内越来越多的创作者都在努力创作出感动读者的作品,只有创作者都沉下心来,尊重漫画,尊重读者,想必国漫的未来会更美好。

北京晨报:《镖人》的故事还会继续吗?之后的创作打算是什么?

许先哲:《镖人》每周都在连载,我想可能还要持续个十年八年吧。虽然大致的故事线已经在脑海里,但连载漫画需要交给角色本身去推进剧情,所以之后的故事可能会向我意想不到的地方发展。

许先哲,1984年生于吉林延边。此前从事广告行业,兼任文学翻译。创作首部漫画作品《镖人》被《蜡笔小新》前主编栗原一二,日本漫画家高桥留美子(代表作《犬夜叉》)、藤泽亨(代表作《麻辣教师GTO》)推荐;三次登上日本NHK电视台,并报道称为“世界级水平的中国动漫精品”。目前在快看漫画、腾讯动漫、网易漫画、新漫画、有妖气等多家中日漫画平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