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何冀平担任编剧培训班导师,谈打磨剧本心得 何冀平:编剧时刻都要在创作状态中

来源:南方日报 | 毕嘉琪 黄堃媛  2018年10月09日07:01

著名编剧何冀平与青年编剧交流心得。南方日报记者 李细华 摄

今年是话剧《天下第一楼》面世的第30个年头,这部作品在演出近600场后仍一票难求,成为北京人艺仅次于《茶馆》的保留剧目。该剧编剧何冀平在话剧首演后与徐克合作电影《新龙门客栈》,从此一发不可收,接连完成《新白娘子传奇》《投名状》《龙门飞甲》《明月几时有》《邪不压正》等多部广受好评的华语影视作品。

日前,由广东省电影家协会和广东剧本超市共同打造的广东电影专题系列培训第三期——“大梦想家”优秀电影剧本评奖及编剧培训班在广州举行,何冀平作为导师与青年编剧交流自己40年初心不变的写作经历,并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专访,表达对当下编剧行业众多问题的见解。

作品不能为别人而写

南方日报:从话剧、戏曲、电视剧到电影,您都尝试过,怎么定义自己的创作风格?

何冀平:我是一个“两结合”的作者。我身后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人艺培养了我这种文化的醇厚性,而商业运作环境给了我灵活、机敏和应变。找我写电影、电视剧或者戏曲,我不会因为没写过就说不会写。我觉得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因为不管是什么艺术形式,它的根基是相同的。这样的创作方式形成了我的创作风格,你们看到我的作品有文化积淀,也有商业因素,基本都是卖座有票房的,导人向善、导人向上,有正能量。

南方日报:您花费时间最长和最短的剧本分别是什么?通常在创作时会面临什么样的压力?

何冀平:最长的是《天下第一楼》,跨度有3年,最短的应该是《新龙门客栈》,在40天内完成剧本。有时限的压力,也有题材的压力。很多情况下一旦开始写剧本,就有时间的限制。档期、运作、资金都决定了我的剧本要在什么时间内必须完成。关于题材,我并不是所有题材都能掌握,我是在题材当中去找到我的东西。我不觉得我的题材是为导演、为演员写的,我每一部作品都有自己感情和个人观念的投入,这使得你的剧本虽然是讲某一个题材,但是有情感不空泛。

好的剧本是制作的根

南方日报:您创作《天下第一楼》花了3年的时间,其中包括3个月在烤鸭店里蹲点观察,这段经历保证了剧本的鲜活性。但是现在很多制片方会要求编剧在短时间内出稿,年轻编剧缺乏生活体验同时也很难花长时间去体验,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何冀平:现在都要求很快。不过20年前,我也是40天就完成《新龙门客栈》。我想,不管你多快,催得多紧,你一定要有生活,否则就是一个苍白的作品。不管写什么样的故事,写太空或者外星人,情节荒诞离奇,但是你的细节一定要真实,才能感染观众。细节来自生活,这种生活不是接了这个剧才去生活,生活就在你身边。作为编剧平时要善于观察、学习、联想,收集记录下来,比如记本子上、拍照、录像都行。因为真实生活的鲜活性,是任何都不可替代的,编剧必须留意生活,时时刻刻都在创作状态当中。

南方日报:有数据提到,中国编剧中有独立作品且有一定影响力的不到50个人,且年龄偏大。在您看来,资深编剧和年轻编剧之间的断层需要如何弥补?

何冀平:其实我们也有好的年轻编剧,但是比较少,这个跟人生历练很有关系,资深编剧经历过很多人生阶段,这是年轻编剧不足的部分,但不可以说这就会影响你创作的深度,你依旧可以在生活当中提炼出你独特的感受。

编剧是一个艺术形态的东西,很难说我教给你什么,我只能讲我的感受,看你接受多少,不是说完全不可以传授。比如有资深编剧组织有潜力的年轻编剧班子来做电影电视剧,我想年轻编剧不要放弃这种机会,不要看钱看名,在这个过程中,相当于资深编剧口传心授,是难得的机会。

南方日报:现在影视行业越来越追逐明星和话题人物,普遍认为只要有流量明星加盟,就能拿到排片,进而保证票房,剧本无所谓。怎么评价这样的观点?

何冀平:这个东西也由来已久,不是新发明,从电影诞生就有明星。大家一看是这个谁演的,就想去看,自古就有明星效应。可是我想,如果你的故事真的好,比如《我不是药神》,徐峥也不是小鲜肉,但是吸引了很多的观众,很好的票房,还是因为故事讲得好,人物塑造得好,导演拍摄得好。所以我常说,有一个好的剧本和创意,制作再烂也有根。

电影工业制作的程序应该是一开始就把制作、预算、成本跟编剧联系得非常紧密。而不是草草一看就说这剧本不错,制片人看中就赶紧拍,拍起来才发现要花这么多钱,没这么多预算,那么就东拼西凑。但我相信慢慢来,会越来越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