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现实题材作品: 以深情的目光打量脚下的土地

来源:中国文化报 | 党云峰  2018年09月14日08:28

文学始终与时代发展同频共振,贡献着作家深刻的思考和独特的创作。现实题材作品一直保持着强劲的生命力,如今,我国长篇小说年均出版量近万部,但扛鼎之作并不多见。加强现实题材创作、创作无愧于时代的优秀文学作品,是构筑中华民族文艺高峰的必然要求,是新时代广大文学工作者的光荣使命。

提升观察生活的能力

作家创作优秀现实题材文学作品,需要拥抱生活、深入一线、扎根大地,紧贴人们的现实生活和精神世界,才能创作出一代甚至几代人共同的阅读记忆。鲁迅先生说:“我的取材,多来自病态的社会的不幸的人们,意在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以深情的目光打量脚下的土地,写出具有时代热度、生活深度、精神高度、艺术力度的作品,成为作家共同的追求。

社会转型期很多重要问题都在文学作品尤其是现实题材作品中得以呈现,复杂的社会生活是文学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其复杂程度甚至超过了文学认知和呈现的能力。面对新时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更高要求,当前的现实题材创作与时代发展大潮之间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评论家吴义勤认为:“这说明作家反映现实的能力还达不到现实主义文学的创作要求。作家不是要照相般地反映现实,而是要对现实进行审美处理。”

“很多作家对现实题材的理解是有误的,他们把现实主义理解为要写得像现实,但仅仅停留在这一层是不够的。”评论家贺绍俊认为,进行现实题材创作,不能忽视作家观察生活、书写世界等写作基本功的训练。现实主义传统是一把双刃剑,在成为创作主流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局限性,导致了思维的惯性、创作的模式化。因此,作家在继承现实主义优良传统的同时,也要不断反思和突破。

写出人物与时代的关联

作家路遥在创作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的时候,用两三年时间翻阅全国各地的报纸,采访了百余人。在这个过程中,作家感受到了社会的变化,这些内容虽然不会直接呈现在作品中,却会对作家的行文、结构安排产生影响。评论家张莉认为:“作家不仅要写出笔下人物的独特性,还要写出人物与时代的关联,从个人际遇中映射出社会的发展变化。对世界整体性的认知决定了我们这个时代能否出现真正优秀的现实题材作品。”

文学是折射时代风貌、塑造社会风气、提升国民素质的重要支点。评论家施战军认为:“作家只有凭借超凡的文学想象和关键性的细节设置,才能写出有说服力的好作品。年轻作家在细节描写以及日常叙述上的精彩程度,跟老一辈作家还有一定差距。作家应该有大格局,不要老是写儿女情长、以自我为中心、带着明显个人情绪的作品,应从历史和社会出发,以深沉疏朗的文学表达,鼓舞青年,引领风气。”

现实题材作品不仅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精神内核,也要采用读者喜闻乐见的艺术表现手法,只有这样才能让作品真正走到读者的内心。《创业史》《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白鹿原》等现实题材作品已经写进文学史。通过这些作品,读者可以看到同一时空下不同角度的乡村,也让读者进一步理解中国社会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评论家孟繁华表示,任何一个作家都难以描述今日中国乡村的全貌,作家的出发点不同,但试图认识当下中国的目的是一致的,希望文学在作用于世道人心的同时,也能够直接或间接地参与到中国的变革中。

新方法带来新变化

如何在继承创作传统的基础上,运用新方法为文学创作带来新变化?评论家李敬泽指出,作家曹文轩的创作方法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这对新时代文学创作尤其是儿童文学创作具有重要的启示性意义。

作家进行创作,在传承现实主义创作传统的同时也要思考如何与现代主义进行糅合。评论家郭宝亮认为,文学作品不是作家对生活感觉的简单记录或直接外化,而是运用虚实结合的表现手法,由真实引发联想。《红楼梦》总体写实,但也有大量的虚幻内容,如神话、梦境、谶语等,虚处不流于空疏阔落,实处不拘于纤毫毕现,使作品呈现出亦真亦幻、非真非幻的美感。

古今中外的经典文学作品总是直接或间接地反映现实生活,作家不能简单地将时代符号写进作品,而是要传达出自己对人生、对历史、对现实深刻的思考,并思索新元素如何影响甚至改变着人们的生活。郭宝亮说:“作家既要对时代有宏观的把握,又要对生活的角角落落有精细的观察和深切的体验。一个作家要对所处时代的思想文化有所回应,要对历史现状有所把握,深刻理解时代,全方位熟悉生活。”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的要求。繁荣现实题材创作,以文学反映新时代的新气象,是摆在广大作家和文学工作者面前的共同课题。中国文学具有强大和深厚的现实主义传统,呼唤更多有力量、有筋骨、有血肉的现实主义长篇力作。时代的壮丽画卷已经铺开,等待作家落笔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