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特殊婚礼

来源:黑龙江日报 | 王文山  2018年09月11日08:16

艳阳高照,彩云织锦,乡村田野一幅五彩金秋画卷。公路两旁八瓣梅花迎风舞蹈;蓝天上,百鸟争鸣,奏响一曲喜庆和祝福乐章。

在哈尔滨市双城区正西边双万公路上,有一结婚车队,装扮得格外显眼。车上边披红挂绿,花团锦簇,锣鼓喧天,欢快悦耳的小喇叭儿吹得人心激动。人字型的七辆摩托车英姿飒爽,在前边开路,摄像师边走边录,忙得不亦乐乎。娶亲的车队一字排开,放慢速度,头车是鲜花装点的白色轿车,象征白头偕老,百年好合。面包车拉着七大姨八大姑,停在通乡公路剪彩之处。只见那彩虹门搭得高高的,门上边书写一副对儿,金色的大字笔走龙蛇。上一联写的是:公仆修路为民造幸福;下一联配:百姓致富发家劲头足。

婚礼在热烈喜庆的鞭炮声中开始,老支书欣然前往,为一对新人证婚,他满脸笑容向前来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宣读结婚证书。女司仪胸配红花,诗情画意声音动听。她宣布:婚礼的第二项是新郎新娘交换礼物,凝结着深情厚意的两束玫瑰花互相赠送,表达心意。第三项是让新郎新娘谈恋爱经过,同时回答众人:为什么选择在这个地方举办婚礼?两位新人胸有成竹,不遮不盖,竹筒子倒黄豆——荷盘端出,原原本本,一出一彩儿讲起恋爱故事。

新娘李春珠是个养奶牛户,大专毕业,芳龄25岁。新郎吴铁柱是个养车户,论年庚26岁,读过十年书。两家在万隆号住了几十年,父一辈子一辈住过对面屋。春珠说:养奶牛我家是刚刚起步,铁柱说:论养车我家也经验不足。前些年,道路不好吃了不少苦头,忆往事,历历在目。那时候,乡间都是蛤蟆路,遇上个下雨天儿牛奶送不出去,尤其是三伏天鲜奶不能及时拉走就变馊全部扔掉,心疼得我妈抱着奶桶不知哭了多少次。有一天,铁柱和春珠的送奶车刚开到半路,忽然间电闪雷鸣大雨往下扑,道路泥泞难行走,车轱辘东扭西歪乱画弧。碰上个大壕沟旁边一段斜坡路,车轮没啃住,连车带人一起掉进大壕沟,出了事故。铁柱和春珠两个人都被甩出大老远。铁柱当时摔坏腿棒骨,春珠的小脸儿抢成血葫芦。两个人双双住进乡医院,春珠她伤势轻主动伺候吴铁柱。那一回奠定了感情基础,两个人互有好感有话谁都没说出。

十年前的春天有件事儿让春珠铭心刻骨,曾记得那时的乡党委书记李爱民是我表叔。他为了让乡亲们尽快发家致富,过上好日子,东奔西忙没少下功夫。好容易从沈阳请个专家大老顾,对搞玉米深加工业务特别熟。吉普车从双城出发走到村头的翻江路,小车一颠一簸如同水中行船,颠得又肥又胖的顾专家迷迷糊糊直叫苦。半路途中终于挺不住,要打马回营。“李书记,实在不好意思,请你把我送回双城堡,这样的道路,我实在难以忍受。走一趟差点蹾散身子骨,我害怕长此下去命都保不住。等以后土路变成水泥路,咱们再合作吧。我保证全力支持你!”老专家婉言谢绝扬长而去,表叔他心里好像碰洒五味瓶,发誓一定要尽快修好通乡公路,让父老乡亲梦想化宏图。双城市几届班子领导都想修新路,只是苦于大笔资金一下子拿不出。年复一年,山河依旧,老百姓眼巴巴盼望着路早日修好。以李爱民为首的新一届班子重新制定规划,用三年时间修完所有通乡公路。几年来,他们开拓思路,一以贯之地跑省城、进京城、拓发展、促增收,凑钱修路,打响通乡公路攻坚战。乡与乡、镇与镇比着赛着修乡村公路,各级领导靠前指挥,亲临现场。修路人餐风沐雨应斗酷暑,夜以继日抢抓时间,挑灯激战。万隆乡行路难的历史终于宣告结束,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多少家重新调整发家思路,多少家买鸡买鸭养笨猪,多少家办起农家乐、小卖部,多少家发展棚室菜生产,搞瓜菜种植。客商们也相中了万隆号这块热土,搞旅游办企业都往石人水库去。

铁柱、春珠更是欢欣鼓舞,两个人展开了对口赛谁也不服输。春珠家的奶牛场规模在扩大,奶牛由原来的十几头增加到几十头;铁柱家组建了汽车队,来往与双城万隆之间拉脚搞运输。路是聚宝盆,路是摇钱树;家顶家收入提高生活变富。铁柱和春珠致富路上比翼齐飞,感情也悄悄在升温。路是月下佬,路是求爱书。路为媒,两颗心灵系一处;路为媒,爱情之花坐个小骨朵。春珠说,我爱铁柱英俊大方有风度;铁柱说,我爱春珠出水芙蓉挂露珠。春珠说,我爱铁柱精明能干会致富;铁柱说,我爱春珠吃苦勤劳又守铺。为了替村民感恩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感恩为民造福的好公仆,我们特意把良辰吉日的新婚庆典选在双万公路剪彩的地方举办一场特殊婚礼。乡亲们听完介绍齐鼓掌,放鞭炮扭秧歌,乐得直欢呼。这正是:改革开放拓新路,父老乡亲干劲足,特别婚礼传佳话,公仆新风满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