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无缘无故在世上走》:我们为何需要写作

来源:《小说月报》 | 李清源  2018年08月09日08:56

众所周知,现在文学非常边缘,社会大众关注文学的人很少,有限的大众关注,也常局限在几个话题人物身上。在这样的时境下,写作者要想通过文学换取一些现实的东西,是非常困难的。

作家要在作品里描写命运,个人的命运、民族的命运、国家的命运,乃至于全人类的命运,但作家本身,却很难通过作品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据说以前能,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能,但现在不能了,就算有,也因数量之少而不具普遍意义。妄图通过写作来求取名利,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在大街上卖煎饼果子,都比写作赚钱得多。

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写?

很简单:我们需要表达。我们需要用文学这样一种形式,来表达我们的存在,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境遇,我们在这个时代的得失成败和欢喜悲伤。所以我们要写作,不管有没有人关注,也不管是否会有回报。这就譬如喝酒,明明知道喝酒没什么好处,为什么还有人要喝?因为酒可以浇愁,可以忘我,可以在醺然中暂时放下所有的执念和痛苦,从而得到片刻的欢愉,一时的解脱,所以他们要喝,欲罢不能。

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同样,我们的写作,也不能因为无人关注而停止。是我们需要写作,不是写作需要我们,正如是兰草需要世界,而不是世界需要兰草。我们写得好了,固然可以为世界增色,但我们不写,也无损于世界的丰富与多彩。明白了这个关系,自然就会心平气和。

人生如此凉薄,我们需要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