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梨花无尘

来源:中国作家网 | 任朋奎  2018年07月01日22:24

梨花村在凤城东岭之东,属穷山薄岭之地,离市政府有十五里之遥。在先前,这里靠天吃饭十种九不收。传说有一年,村里来过一位相士,村文书留他吃过一顿饭,饭间问他:“你说这穷岭乱石之地何时能过上好日子呢?愁人哪!”听后相士微微一笑:“大哥放心,等石头蛋子里能开花换钱的时候,这里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却说这位村文书家庭情况与别人家大不相同,他兄弟三个,自己排老二,三弟出生不久便患了小儿麻痹症。因父亲过世早,大哥一直读书成绩很好,念到初中的老二便咬咬牙弃学回家了。老大倒也不负众望,顺风顺水地考上了大学。听说他在大学里闹腾得挺欢,还加入过什么会什么联的,后来毕业分配在县城里,找了个城里姑娘结婚了。婚后入了个什么教,又是做什么祈祷,又是做什么礼拜的,便顾不上回家了。家里的娘,半残的三弟全扔给了老二。老二打小便撑起了这个家,因为正直被推选为村文书,后来便被高埠岭的村花—梨园姑娘看上了,梨花也是个孝顺女子,嫁过来后便无怨无悔地承担起照顾娘和病小叔的重担。可是这里自然条件太差了,村文书和梨花累死累活的拼命干,家里也是穷梆梆。后来他们无间闲聊相士说过的话,梨花恍然大悟:对呀,这里的丘岭坡地土少石多,栽种果树倒是个好办法。于是他们便与村委会人员开会核计着,让全村人大胆地栽种梨树、山楂。历经几年的发展,山楂被淘汰了,梨树漫山遍野发展起来,这个东岭小村便被人叫成了梨花村。

村民慢慢地靠梨树脱贫了,可梨花家还不行,一是文书大部分时间忙村集体的活,村民这家今日证明,明日那家材料,后天另家盖章……耽误家里农活;二是梨花两口子既要照顾年老体弱的娘,又要照顾病瘫的弟弟,日子自然过得累些。好在梨花能干,她白天下地,浇地、锄草、整枝、间果,样样精通;晚上洗衣缝被伺奉老娘,照顾小叔,从不厌烦。承包到户后,村民们陆续翻建新房了,梨花两口子起早贪黑地干,也把老屋翻建成了五间新瓦房。老娘、三弟、孩子们高高兴兴住上了新房。大哥在城里倒也住得安心,一年到头回不来几次。解决了温饱的梨花夫妇,得闲就读书写字,精神生活也很充实。

近几年来,城市发展越来越快,向东扩展到梨花村了。岭上的石头蛋、鹅卵石也被高价收购用于园林绿化,梨花抓住机会领着孩子们起早贪黑地刨地拾各色石头,拉回家,三弟坐个马扎子,用特制的长二齿钩挑选分类。苦干两年,梨花又盖了一座新房子给儿子娶亲。

今年棚户区改造惠及梨花村了,政策挺惠民,至少是平方换平方住楼房,先签还奖励,租房回迁有补贴……这时大哥回来了,气势很盛,劲头很足:回家分五间老房的回迁房,论分家论继承,那五间老房子,有我一半!梨花婆婆和三弟一听不干了:你老大这是干什么?全家人省吃俭用供你念完大学,又竭尽所能帮你在城里买房安了家。这么多年来,你既不回家孝敬老母亲,又不出力照顾病瘫的三弟,俺们刚刚要享受点党的温暖了,你就来家争房子了?

“你还要脸不?这房子还有你的份?就是给你,你有脸要?”

“怎么没有我的份?就是没我的份,总有爹的份吧,爹老了,他的遗产能没有我老大的?我可是问了律师的,没爹了家就得分,你们不但不分给我,还悄无声息地把老房子翻盖了,翻盖时经过我同意了?把我那份还原吧,恢复原状。”

你说可真是天下之大,什么混球都有!老支书一听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我说老侄子唉,你争啥?养老的,顾小的,这两样你有哪样?一样也没有。你早就没啥资格谈继承遗产了。再说,这梨花村的民房宅基地属梨花村村民所拥有,你都提干转非迁出去户口多年了,这宅基地有你的份吗?丢人不?”一席话,老大焉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经老大带头这么一闹,村里一时闲言乱飞、歪风劲吹。有好几家早年转非、提干的、多年不见面的,竞相来家争房子,个别几家还起了高嗓门,吵到了村委会,又惊动了棚改指挥部。指挥部的干部们一听乐了:你们争啥?根据国家法律规定,梨花村的民房宅基地属梨花村村民所拥有,你们都转非提干多年了,这宅基地有你们的份吗?丢人不?一席话,这帮人也泄劲了。

要签协议了,本来说好全要置换楼房的,梨花却突然变卦了:“既然老大没资格要房,那就为老人和三弟换一套房子行了,其余的折算现钱吧。”“你糊涂了?”棚改组长和梨花儿子茫然道:“换钱?换钱每平方要少拿一千多呀?”

“我没糊涂。”梨花很平静:“换一套房,我们两口子陪娘和三弟住,剩下的钱给老大一半,娘和三弟一半吧。”

“不行,不能便宜那小子。”老支书和棚改组长一齐反对,梨花婆婆、三弟和儿子也反对。“看看你们,就不能想开些:房子多了有用吗?家有楼房十座,睡好只须一个窝。不管是什么窝,心宁才能安睡。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不管别人怎样,咱不能做良心不宁的事。有些人也许是脚步走快了,良心没跟上,等等吧,等几年都认识到就好了。再好的房子终究会拆掉,但人心不能拆、亲情拆也拆不得。我们毕竟不是单个的人,而是一个共同的家,家才是我们的主体,有家的人才有归依呀……”

支票开下来,梨花给老娘和三弟一张,给老大一张。

凤城棚改正酣,东岭上和煦的春风里梨花盛开,洁白的梨花一尘不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