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丰子恺与鲁迅的友谊

来源:团结报 | 王学平  2018年06月14日05:18

丰子恺正式与鲁迅先生认识,始于1927年。当时鲁迅先生辞掉广州中山大学教务长的职务,刚到上海不久。而丰子恺从日本回国后,经常去四川路的内山书店购书,和书店主人内山完造产生了友谊。鲁迅当时是内山书店的常客,经书店主人内山完造介绍,两人便认识了。但那只是一般的招呼,见过几次面,没有深谈。

和鲁迅比较有亲切的接触和深谈,是在陶元庆陪着丰子恺去鲁迅的家中。《鲁迅日记》中这样记载:“1927年月11月27日,星期X,晴。上午……丰子恺、陶璇卿(即陶元庆)来。午后托璇卿寄易寅村信。”

当天陶元庆为何要去鲁迅家呢?是因为他要向鲁迅请教编印《陶元庆的作品》问题。陶是鲁迅的同乡,又是鲁迅的学生,陶多次为鲁迅著作设计装帧封面。鲁迅认为故宫博物院用珂罗版印画比较清晰,就亲自写信给当时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易寅村,为陶元庆作介绍。为此《日记》上记载了“托璇卿寄易寅村信”。

时间是那天上午的10点后。因为陶元庆和鲁迅是熟人,许广平便把他们两人引到楼上鲁迅的床边(此时鲁迅还躺在床上)。开头,鲁迅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和他们谈话。鲁迅一开口就很幽默地说:“人家说我动笔就骂人,我躺着不动笔,让他们舒服些罢!”丰子恺和陶元庆听了,莫逆于心,相视而笑。这是丰子恺第一次拜访鲁迅先生。鲁迅出生于1881年,丰子恺出生于1898年,两人相差17岁。当时丰子恺还是青年,但他早就仰慕鲁迅先生,此前读过鲁迅的许多著作。

当时丰子恺翻译了日本厨川白村的《苦闷的象征》这本书,他后来知道鲁迅也翻译了这本书,两个译本“撞车”了。丰子恺的译本作为“文学研究会丛书”在商务印书馆出版,鲁迅的译本在北新书店出版。丰子恺因为不知道鲁迅已经翻译了这部书,所以才译的;倘若早知道鲁迅在翻译——他的理解和译笔远胜于自己,丰子恺就不会多此一举了。为此,丰子恺通过陶元庆关系,亲自到鲁迅家,向鲁迅说明这个意思。鲁迅对丰子恺说:“这有什么关系,在日本,一册书有五六种译本也不算多。”鲁迅的话,消除了丰子恺的顾虑,他们之间便一下子亲近起来了。

两人一见如故。当天,鲁迅同丰子恺谈了不少对美术的意见。鲁迅先是问了丰子恺对日本美术界的看法。丰子恺说,他对竹久梦二和路谷虹儿画的风格非常钦慕。特别是竹久梦二,往往寥寥数笔,不仅以造型的美感动他的眼,还以诗的意味感动他的心。鲁迅同意丰子恺的看法,说:“路谷虹儿的画也这样,用幽默之笔,描绘出美的心灵……不过,竹久梦二的东方味道浓,路谷虹儿的西洋风味多。”鲁迅非常感慨“中国美术的沉寂、贫乏与幼稚”,希望陶元庆和丰子恺“多做一些提倡新艺术的工作”。鲁迅还告诉两人,为了使中国的美术青年有所借鉴,他正在编辑一套《艺苑朝华》,准备把《路谷虹儿画选》作为其中的一辑,介绍到中国来……鲁迅谦虚地说:他“对艺术界的事知道得极少,但总以为新的艺术要发展,就要突破两重桎梏。第一重是墨守成规的旧桎梏;第二重是全盘欧化的新桎梏。创造新的艺术,一定要和世界的时代思潮合流,但又不能丧失中国固有的民族性……”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亦师亦友的鲁迅的话,对年轻的丰子恺启迪良多,使他终身受用。晚年时,丰子恺先生谦逊地说:“我也是在鲁迅先生的鼓励下,更有信心地从事‘子恺漫画’的创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