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航鹰文集》出版作品研讨会在京举行

来源:中国作家网 | 陈泽宇  2018年05月14日07:48

5月13日,由天津市作家协会、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作家出版集团、文艺报社、文汇出版社联合主办的“《航鹰文集》出版作品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吴义勤,天津作协主席赵玫,天津作协党组副书记、专职副主席李彬,《文艺报》总编辑梁鸿鹰,文汇出版社社长桂国强,天津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杨君毅等出席研讨会并讲话。会议由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管委会副主任徐忠志主持。

研讨会现场

航鹰,原名刘航英,1944年出生于天津。1959年考入天津人民艺术院舞台美术班。1982年调入天津作家协会,曾任天津作协副主席。1970年开始创作剧本,其舞台剧本、电影电视剧本先后获得“飞天奖”等7种全国奖项。1980年开始发表小说,短篇小说《金鹿儿》《明姑娘》分别获1981年、1982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迄今已发表文学作品300余万字。

作家航鹰

《航鹰文集》新近由文汇出版社出版,共九卷,收入了她的大部分文学作品,包括小说卷五册《东方女性》《幽默小说选》《宝匣》《倾斜的阁楼》《普爱山庄》;散文卷两册《误攀穹顶》《绿魂》;传记《商旅》;电视剧本《火凤凰》。小说卷囊括了《明姑娘》《金鹿儿》《东方女性》《枫林晚》《前妻》《老喜丧》《宝匣》等深受广大读者喜爱的名篇。

从事文学创作的同时,航鹰还是一位社会文化活动家,热心慈善公益活动,早在上世纪末就和友人李玉林创办了《慈善》杂志。新世纪以来,她又创办了“近代天津博物馆”,填补了天津近代历史上“侨民史”、“九国租界史”之空白,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深度介入,使航鹰的创作具有鲜明的非虚构文学特色。

吴义勤在研讨会上致辞,代表中国作协对《航鹰文集》的出版表示祝贺。吴义勤表示,航鹰是新时期中国当代文学非常重要的作家,也是一个影响深远的作家,她的《明姑娘》《金鹿儿》在读者中引起过强烈的共鸣,在文学风格上也独树一帜。吴义勤说,航鹰的作品充满了对美、真、善的讴歌,“她呼唤的总是这些人生的美好的东西,这些东西在今天也不过时”,她的语言幽默又有地域特色,率性又有感染力,既纯粹又唯美。其次,航鹰在博物馆事业上作出了令人尊敬的贡献,她创办天津近代博物馆,对天津建设有巨大的贡献,在天津的文化史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已经97岁高龄的《白毛女》编剧杨润身为研讨会发来贺信,回忆了他与航鹰同志的文坛往事,盛赞了航鹰的人品和作品,并对《航鹰文集》的出版表示祝贺。

研讨会上,评论家们深入讨论了航鹰的写作风格特色,认为航鹰的创作始终关注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非常“接地气”,其小说中的人物和情节几乎都有生活原型,是较早具有非虚构文本意识的作家,同时也是比较鲜明、自觉的“女性文学”创作。

何建明在发言中表示,他坚信一个作家能不能写出好作品和她的人格关系密切,从代表作《明姑娘》出版至今,航鹰的性格没有变化,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良,在这20年中,她将精力转移到博物馆的建设,其实是塑造一种可行的和可以传承的历史,是用物体来完成另外一种文字的延伸。何建明认为航鹰完成了两个使命,第一是完成了对新时期文学的开创性意义的好作品,第二则是她用另外一种形式为城市创造了一种文化。

梁鸿鹰从航鹰的作品中发现了她与巴金的精神联系。梁鸿鹰认为,航鹰继承了巴金“讲真话”的传统,是把真诚交给读者,把心交给读者的作家。“这样一种热忱,确实是需要大力的发扬。”

施战军从文本细读的角度谈了他对航鹰作品的理解。他认为视觉和听觉的调动在航鹰的创作中尤为重要,施战军说,“她的小说张开了视觉和听觉,又和题材、人物本身视觉、听觉这方面有关系,形成巨大的张力”。施战军认为航鹰写眼睛特别见神采,体现出她对日常生活中人们视而不见的事物保持了特别关注,一双明亮的眼睛背后,充满了对生活的热情,也体现了对人物深切的理解、体恤和悲悯。

航鹰向中国现代文学馆赠送文集

会上,航鹰向中国现代文学馆赠送了《航鹰文集》,馆长助理梁飞代表文学馆接受捐赠。

主办方表示,今年恰逢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而“新时期文学”恰是随着改革开放之春绽放的文学百花园。航鹰是“新时期文学”非常活跃的作家,举办此次作品研讨会,也是向“新时期文学”40年献礼。

参加讨论会的还有张春生、李师东、黄桂元、刘颋、闫立飞、刘卫东、马津海、付小悦、虞金星、李玉林、杨月春等作家、评论家,以及天津作家代表二十余人。

与会嘉宾合影

《航鹰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