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邵纯生组诗(六首)

来源:中国作家网 | 邵纯生  2018年02月08日13:47

热爱

波浪卷走夏天的炎热

季风顶住冬日寒流

落生在胶东半岛是幸运的

这里有丰足的粮食,盛产美味的海鲜

了不起啊!这么大的福祉唯独神可以赏赐

我喜欢捕捞,亦善农耕术

往返于小麦、玉米和成群的鱼虾——

这真金白银打造的区间

携一生因果,不离界线左右

想起远方,滑坡,震灾,水害和人祸

那些神垂怜不及的渺渺众生

这方寸之地,水阔土厚,天恩浩荡

主宰我的生死

 

祈愿

我在此守候多时。雨水

跨过三个节气和两个省份的地界

在我设下的绊马索前勒住脚步

圣灵不弃众生,你啊

不该怀有厚此薄彼之心

该让我的乡亲收下小麦种上玉米

你要答应我这泣血的请求

我愿跪在马蹄前,做你的拴马桩

我愿是你鬃发上的一缕清风

随你斜飞向干旱的田园

 

草木之心

在春天,我关注的事物为什么总是

喊不出自己的声音

为什么总在夜里嬗变,或再生

我从早晨的一滴露水接近她们

这春天最初的体液

在一段暗色的树枝尽头

静心抚弄着一只开口的芽苞

而另一株草本花木掩住私处

急切的等待着薄暮降临

我喜欢的事物有着鲜为人知的心事

在白天,她们噤声不语

藏起自己的低眉,喘息和求告

藏起起身、拔节之疼

返青如蛇蜕之疼

发芽开苞,那无可忍受的撕裂之疼

沉默亦深潜于我的喉咙

锁定不可名状的言词

这个春天我见识了草木的生长

——虚化,淡然,隐忍

这令人魂不守舍的卑微之美

 

在天上遇见羊群

骑着风跑到天上,突然遇见

丢失的羊群。这些牲灵被大神点化

沾染了一丝仙气

在这里,住着白云搭起的帐子

白天饱食新鲜的青草

夜里渴饮月光

舷窗外头,它们听不见我的叫喊

这些迷路的孩子出来久了,不知道

还能不能听懂家乡的方言

天上再好也不是自己的家。不行

我得想办法刻下标记,搭起梯子

立冬过后,天很快就冷了

它们还要回家换上过冬的衣裳

飞机下降一刻钟,头顶上隐隐传来

咩咩的叫唤和杂沓的脚步声

 

背运的牌扣在底下

我不上心这些事物已有些时日

猜测它们的去向:有的长大衰老

其中一些必定消失,或再生

放下曾经一味看重的存在状态

多不容易,而现在又是多么轻松

未至晚年,我已获得黑松林

黄昏时分蝙蝠觅食后隐身的寂静

我剔去命里刻下的记忆

哪怕是最坚硬的部分——

当年一些什么事情带来的荣光

以及与谁相识的羞耻

宿敌和幽怨的印迹也一笔抹去

只剩下极小的爱

在生我的人和我生的人身上徘徊

岁月一点不比头发苍老的更慢

我用熬至今日的隐忍

和等待好日子的耐心

把手里的一副纸牌耍出味道

与运气相背的几张

悄悄扣在底下

 

思念

想到这个词,一滴泪水

从月亮多皱的眼角溢了出来

带着仲秋夜变凉的体温

带着秋风淘洗过的干净的沙尘

落下来,砸疼我的额头

哦,我不怪你,月光

今夜,你只能独自来到我们中间

你还没有修炼成仙

还没有把不辞而别的人

强行带回来的本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