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评论>>文化时评

文学不死,只是转型

2017年09月07日15:08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严锋

20世纪,托尔斯泰看到摄影机后,感叹文学将从此改变。但文学没有完蛋,文学在逼真再现世界方面无法与电影竞争,就更加注重开拓内心世界,以及幻想世界。

文学经典电影化的困难堪称有目共睹。困难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读者长期以来阅读经典小说时在头脑中形成的人物形象,与屏幕上视觉形象的严重不符。其实这不能怪导演和演员,这是影视的原罪,文学的荣光。

那些电影难以表现之处,就是小说开始的地方。

即使是在追求互动性的新媒体时代,文学也找到了新的生命力。当传统艺术中被压抑的交互性被技术激活释放,成为人民群众越来越大的渴望,缺乏交互性就会成为艺术的软肋。游戏的确比电影能带来更多玩家的选择,但文学的奇妙之处就在于能提供更高层次的互动——想象的互动。

文学不死,只是转型。人类有一种倾向,就是喜欢把自己常用的一切媒介、符号和工具美学化、艺术化,也就是升华——用哲学的说法,就是异化。比如声音就升华成音乐,图像就升华成美术,哪怕是最实用的手机,也会不断增加超功利的审美因素。那么,只要人类还使用语言,也就还会不断地升华语言,把语言艺术化,也就是文学化。电影电视的出现,反而让文学变得更加纯粹,并将继续成为影视、游戏、VR的灵魂。外壳可换,灵魂不灭。

(9月5日 《文汇报》 严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