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

陌上花开

2017年07月14日10:28 来源:中国作家网 沪杭梁李董

最早领略花的神奇,是一部电影《秋翁遇仙记》;最早聆听花的赞歌,是一首《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最早记取花的话语,是一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那是很久以前的一个春天,妈妈带我在外婆家住了一段时间。一天,一位公公带来爸爸的口信,说路上的花都开了,你们可以慢慢归去来。这时,妈妈身旁的一位闺蜜说了一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由于半懂不懂,在我的追问下,这位阿姨解释说:陌就是小路,意思是一边欣赏路边的鲜花,一边可以慢慢地回家。你的爸爸想你们了!

第二天,我们起了一个大早,记忆中的妈妈打扮得特别漂亮,穿着一件绿衬衫,撑着一把红纸伞,背着一个黄挎包,发卡插朵粉红花,迤逦于一片花海之中。我更像一只顽皮的小鸟,时而摇得桃花落英缤纷,时而躲进油菜花丛不见踪影。就这样,我们一边嬉戏着鲜花,一边慢慢地回家。直到爸爸接上了我们,我跨坐在爸爸宽厚的肩上,嚷嚷着“我们回家啰”!周围油菜摇金,桃李喷霞,仿佛行进在一片仙境之中。

从此,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常挂着这幅记忆的图画:弯曲的土路,怒放的鲜花,欢乐的童年,恩爱的父母。天上鸢飞鸟翔,中间一江如带,两岸青山隐隐。陌上花已开,我们缓缓归!

最早了解到此诗的出处,是高中时读到苏东坡的《陌上花》三首中的序:“游九仙山,闻里中儿歌《陌上花》。父老云:吴越王妃每岁春必归临安,王以书遗妃曰:‘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吴人用其语为歌,含思宛转,听之凄然,而其词鄙野,为易之云。”序中的吴越王是指武肃王钱鏐,还是其孙忠懿王钱俶?学界多有争论。我倒宁愿相信前者爱情的浪漫,因其充满着人性的光辉。

据说钱镠的原配夫人戴氏王妃,是临安横溪郎碧村一个农家姑娘。嫁给钱镠之后,随夫转战沙场,后来虽成一国之母,但每年春天都回娘家,看望并侍奉双亲。钱镠也是性情中人,戴氏娘家住得久了,便要带信给她:或思念、或问候,也有催促。那一年,戴妃又去了郎碧娘家。钱镠一日料理完政事,走出宫门,只见凤凰山下,西湖之畔,桃欢李笑,万紫千红,想到夫人已是多日不见,不免又多几分思念。回到宫中,便提笔写上一封短信,虽则寥寥数语,可是情深义长,其中就有,“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我徜徉在西湖之滨的钱王祠中,流连在戎装操弓的钱王像前,低吟着“陌上花开缓缓归”“门前柳绿菲菲舞”的对联。这位五代十国时代的吴越国开国国君,人们或许淡忘了他如何金戈铁马雄霸吴越,如何奖励垦荒发展农桑,如何兴修水利整治“三湖”(太湖、西湖、鉴湖),如何带领三千铁弩射回八月钱江狂潮。人们记住他的,却是缘于这句柔肠百结的话语,这个风情万种的故事。

一个叱咤风云的君王,他对陌上风情的细腻感知,他对糟糠之妻的一往情深,通过温婉蕴藉的含蓄笔调,告诉爱妻,分别时光已然不短,到了应该归来的时光。不是略带埋怨的“西湖花开”,而是设身处地的“陌上花开”;不是颐指气使的“速速归来”,而是柔肠百结的“缓缓归矣”。心欲催归却请缓之,情正热切却婉言之,思恋却尊重,恩爱而深远,一种面对良辰美景的珍惜,面对如花美眷的依恋,思念的丝丝柔情,婉约的声声催促,一个有情有义的君王形象,一下子跃然纸上!钱镠从此走进了历史的画廊,赢得了后人的喜爱。难怪清代文人王士祯赞其“二语艳称千古”,“姿致无限,虽复文人操笔,无以过之。”

时光荏苒,世隔千载。那位有情君王已被雕凿成西子湖畔一座石像,那位贤淑王妃也留给杭城闾巷一个传说。就是我的父母也已长眠在自己的家乡,而无从知晓他们是否听说过这个美丽的故事?但不管帝王将相,还是平头百姓,他们的爱情都一样的美丽,他们的情话都一样的动人。那片至真至诚的陌上花,会年年开放;那份至情至性的人间情,将永远流传。

提起帝王,我们自然会联想到他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的霸气,“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豪气,若要从他们当中找出一位热爱发妻的有情诗句很难,项羽和虞姬倒是一个例外。虞姬是项羽毕生钟爱的一个女人,她与戴氏一样,与夫君一起出生入死,转战南北,而项羽最后留给虞姬的竟是一句“虞兮虞兮奈若何”的悲叹。虞姬作出“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的选择,毅然拔剑自刎。后来虞姬鲜血染红的地方长出了一片凄艳的花草,人们为了纪念这位美丽多情又柔骨侠肠的女人,就把这种不知名的花称做“虞美人”。暮春初夏时分,虞美人花犹如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又像一朵朵飘荡的彩云,轻舞陌上,纷飞山间。每当看到虞美人花,我们就会想起历史上曾有这样一名女子,用最后一曲霓裳羽衣舞,去抚慰一位悲剧人物的高贵灵魂;用最后一滴无限柔情血,去温暖一位末路英雄的冰冷宝剑。

因此,人们不愿提及霸王那句虽至情之极但悲怆之极的别语,而崇尚吴越王那句让人如坐春风如沐爱河的情话。钱鏐百炼钢化绕指柔,盘马球弯弓引不发,将无限深情尽含九字之中。“陌上花”和“缓缓归”,深情和风情,在这里契合成最完美的柔情,最后升华成一种痴情。难怪收信后的王妃,落下两行珠泪,恻然心动道:“王爷迈,既有信来,命我归去,安可有违?”遂返杭州。这也是吴人被他们国君的爱情深深地打动,用信中语编成歌曲四处传唱的原因。

爱情的美好,让多少人神往,让多少人流连?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爱情”都同样的真挚而动人。有人分析,西方爱情诗大半写于婚媾之前,所以称赞容貌诉申爱慕者最多;中国爱情诗大半写于婚媾之后,所以最佳者往往是惜别悼亡。总观全体,西诗以直率胜,中诗以委婉胜;西诗以深刻胜,中诗以微妙胜;西诗以铺陈胜,中诗以简隽胜。我们通过钱鏐的只语片言,体悟出中国诗歌的特性。

尽管钱鏐读书不多“不知书”,却能说出如此深情的话语;只是丈夫写给妻子的一句简单情话,却将深沉的思念诗化得如此美丽。因此感动了本国的平民百姓,滋润了千年的文人墨客。纵有千般情,万般爱,其实毋须过多表白,一句“陌上花开缓缓归”,有思念、有叮咛、有尊重、有爱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语深情能顶万言。也许,最深处的爱从不需要华丽的外衣,这符合中国的审美情趣,也是中国人的普遍情感。

幽兰开空谷,雪莲开高山,曼陀罗开彼岸。我想花开陌上,而不是深宫,成为大众之花,平民之花,这是大家接受并喜爱此诗的另一个原因。深宫中的花是寂寞的,空谷中的花是孤独的,高山上的花是寒冷的,彼岸的花更是遥远的,唯有陌上花,生动又美好,亲切而自然。戴氏王妃本身就是一朵陌上花,出身贫寒来自农村,但孝亲睦邻年年省亲,枝虽高不忘根的恩情,花虽美不忘叶的滋润。陌上花开,花因陌而烂漫,陌因花而动人;人归缓缓,形象更显优雅,画面更透诗意。

陌上花开缓缓归,这不仅意味着悠闲、诗意,更大的意义在于,让我们的心灵像恬静的陌上花,回归自然。我们何不披一袭“三月雨”,采一束“陌上花”, 心花与陌花一起开!像钱鏐一样地去领悟,去热爱!?(梁孟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