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苏小暖《邪王追妻》:一部拖沓重复之作为何蝉联榜首?

来源:文艺报 | 肖映萱  2017年04月07日10:41

碎片化的更新方式和无穷无尽的情节推进,造成了《邪王追妻》文本中大量的拖沓注水、冗长的细节和支线、无节制的自我重复、抄袭或借鉴同类型作品的创作套路等问题。

其背后是启蒙价值体系的全面崩溃,善恶、公平、正义、博爱,一切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变得不再成立。苏落只能在这本可以无限写下去的小说里,无止境地打每一个配角的脸,无止境地升级打怪、追求力量,无止境地与“邪王”分分合合、令他永远奔跑在“追妻”的路上。

2017年1月10日,由阅文集团主办的第二届“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揭晓并在上海举办颁奖典礼。Donews新闻社区记者耿耀在报道这份榜单时,采用了这样的小标题——“流水的男生榜,铁打的女生榜”,主要原因是相较去年,男频的10部年度作品,作者更迭程度达到九成,而女频则有5位作者守住了前十的宝座,其中苏小暖的《邪王追妻》更是连续两届蝉联榜首,地位十分稳固。

这个“风云榜”的评选范围,是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起点女生网、云起书院的所有上架作品,而起点女生网和云起书院几乎能占到整个女性网络文学市场的九成;榜单排名是由付费用户用“月票”真金白银一票一票地投出来的,《邪王追妻》28万的总票数比起第二名《君九龄》(作者希行)整整多出了8万余票,可见其无可比拟的人气和粉丝的铁杆程度。

碎片化阅读导致循环重复

那么,这部“铁打”的榜首之作,究竟是一部什么样的作品?令人惊奇的是,这是苏小暖这个ID创作的第一部、也是迄今为止惟一一部作品,2013年开始在云起书院连载,网络书名《邪王追妻:废柴逆天小姐》(2014年出版名改为《一世倾城》),颇具把“主角身份”、“性格特点”、“情节亮点”都写进书名里的风格。小说讲述的是杀手苏落穿越到一个架空的、以武为尊的玄幻世界,穿越占据的驱壳原本是个默默无闻的“废柴”,住进了苏落的灵魂之后却凭借天赋一步步变成“逆天”大神,顺便和“追妻”的“邪王”男主角谈恋爱的过程。小说升级、打脸、换地图的情节推动方式,与男频的经典套路并无二致,只是加入了女性向的恋爱元素,杂糅成一篇囊括了穿越、修仙、宅斗、网游等类型元素的女频升级文。

至本文截稿时,尚未完结的《邪王追妻》已连载至第8892章,总字数超过912万,目前在起点女生网和云起书院所有作品的总字数榜上排名第三。逼近千万字大关的网络小说,即使在男频也并不多见,何况是篇幅相对短小的女频?光靠“邪王追妻”的恋爱故事,再怎么“注水”也很难撑到900万字,无法持续地构成情节推动因素;而无止境的升级和换地图,无疑能更合理、更具可操作性地提供无尽的动力。小说最新连载的部分,男女主角分分合合的感情纠葛占了较大的比重,引起了许多读者的不满,由此看来,无论是作者还是读者,都把小说的主要结构和快感来源放在了升级而非恋爱的框架当中。

《邪王追妻》中的升级,主要是指修仙等级的提升。作者设置了可以无限衍生的灵力等级,让女主角以“废柴”为起点,无止境地向上攀升,借此走上复仇打脸的逆袭之路。例如小说开头,苏落穿越到第一张大地图“碧落大陆”,天赋灵力由弱至强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阶(后来拓展到十阶)。苏落穿越的驱壳原本天赋为零不能习武,因此遭到百般欺凌,穿越后却直接冲到了紫阶(七阶)上品,凭借这一点狠狠地打了曾经轻视、欺辱她的仇敌的脸,也引得男主角对她另眼相看。主角们在升级打怪的过程中不断攻克一个个副本,而每个副本大多设有相当数量的小关卡;当主角们的等级达到顶尖、征服了一片领地之后,作者就把他们放到了下一张小地图,小地图跑完了就换另一个“大陆”的大地图……依法炮制,“铁打”的流程,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读者为何能够忍受这样的循环和重复呢?这与他们的阅读习惯和阅读需求有关。手机用户的阅读时间是零散的、碎片化的,他们往往并不追求一个完整的、持续的意义框架,而只需要拿起手机翻几页书当下的阅读快感。而《邪王追妻》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优秀的销售成绩,某种程度上也得益于它的连载形式——与网络小说常见的一章3000字左右、每天更新1-2章的节奏不同,苏小暖采用的是一章1000字左右、每天更新6章的方式,而且这6章一般采用同一个小标题,也就是说,作者其实是把6000字左右的一章拆分成了6个小节。这种极度碎片化的更新方式,让每一个小节传递的有效信息变得短暂而精准,升级打脸的“爽点”密集地分布在这些章节当中,让读者产生“读起来很轻松”、“可以随时翻出来看一章爽一下”的阅读感受。

另外,这种更新方式也大大减轻了对作者写作环境的要求,她甚至可以随时在手机上写1000字,即刻上传,实现真正的“移动/无线写作”,也不容易断更。每天如果更新6000字,可以让《邪王追妻》上6次“最新更新”的实时榜单,给订阅此书的读者发送6次更新提醒,比起一章3000字的2次,小说被读者看到的机会大大增加了。

冗长注水 自我重复

然而正是这种碎片化的更新方式和无穷无尽的情节推进,造成了《邪王追妻》文本中大量的拖沓注水、冗长的细节和支线、无节制的自我重复、抄袭或借鉴同类型作品的创作套路等问题。作为一件摆在手机阅读消费者面前的文化商品,它或许是合格的,甚至有非常高的商业价值,但作为一部文学作品,它就像大多数“升级流”、“无限流”、“小白文”、“爽文”一样,往往会在传统的文学标准中被视为大众文化的糟粕。

例如,为了得到珍稀材料“赤血玄参”给苏落治伤,男主角南宫流云带领苏落和6位配角一起攻克“九重殿”副本——这个副本包含了“极北冰原”、“白玉桥”、“疾云坡”、“凌霜草”、“秃鹫蛋”、“鼠潮”、“七公子”、“地下陵墓”、“修罗炼狱”这9重关卡,从1055章正式进入“九重殿”,到1185章男主角取得“赤血玄参”,作者花了整整130章来写这个副本,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注水”样本。首先,这9个关卡本身就存在很大的相似性,如第4关和第5关的任务分别是在草原上找出凌霜草和在热带雨林里找出秃鹫蛋,两个关卡类似“寻宝”游戏的规则和模式都毫无差别。其次,作者在人物设置上也让6位配角充分发挥了作用。在“九重殿”中,参与攻关的8人两两组队,每闯过一个关卡,肩负着NPC功能的“九重殿主”就会根据各组的表现打出分数并给出一些小奖励,累计得出的最终成绩决定着闯关奖品“赤血玄参”的归属。因此,作者在每一重关卡中都会“车轮战”式地轮流描写4个组的表现,既能用配角队的无能来衬托主角队的强大,又占去了大量的篇幅。每攻下一个关卡,“九重殿主”公布各组得分的过程如同竞技类综艺节目最终宣布结果时一样曲折,配角们总要发表几句沾沾自喜或不甘心的感言,再艳羡一番主角队拿到的奖励物品。仅是一棵“赤血玄参”,就占去了130章、超过13万字的篇幅,《邪王追妻》的拖沓功夫可见一斑!

“以暴制暴”的错误逻辑

而《邪王追妻》及其所代表的逆袭打脸文,还隐含着对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认同、内化和宣扬,每进入一个新的世界,就是踏入一片新的丛林,等待他们的是新一轮的厮杀。在“恶有恶报”的包装之下,苏落的复仇打脸,实际上是把“以暴制暴”的逻辑推到了极端。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真正的废柴、弱者,对弱者也没有任何同情,而只是跟随架空世界以武为尊的强者崇拜规则,不择手段地追逐强大,无尽地向钢筋铁骨、天下无敌的目标进发。她升级所获的强权,大多用于严酷地惩治敌人,以获得逆袭打脸的“爽”。

例如,男主角南宫流云的师妹李瑶瑶,看似温柔端庄,如同仙子——小说里与苏落争夺男主的女配往往被冠以“仙子”的称号,如无忧仙子、冰清仙子,实际上却都是网文中最典型的“白莲花”形象,在真正光明磊落、敢爱敢恨的女主角面前,她们纷纷暴露出伪善的本质,彻底成为标签化的恶毒女配形象,被苏落无情地打脸、折辱。李瑶瑶作为小说前期的第一恶毒女配,一直对南宫流云纠缠不休,也曾设计陷害过苏落,可以说“恶”得过于明显,甚至有点明目张胆的磊落了。而南宫流云始终没有受到她的蒙蔽,李瑶瑶的“恶”在男女主角的爱情和信任面前无处下手,她的存在几乎只是为了填补一个恶毒女配的空位。虽然如此,她遭到的打脸和惩罚却是极其严酷的:李瑶瑶被恶人奸污,苏落见了不仅没有丝毫同情,还将昏迷的李瑶瑶一掌击出房间,任其赤身裸体躺在街上被人围观,惨遭一个乞丐的再度玷污,最终怀孕。“白莲花”不仅被撕破了伪善的面皮,还被剥光了衣服公开展示,丢掉了童贞、击碎了尊严不说,更可怕的是腹中的胎儿截断了她最后一丝重获幸福的可能性。这种极端的报复方式,也曾引起一些读者的不忍和质疑,但作者坚持对打脸对象施以最严酷的惩罚,只是事后把责任推卸到其他角色身上,让女主角仍然占据道德的高地,可以说是为了打脸的“爽”无所不用其极了。

与此前的宫斗、宅斗文不同,对苏落来说,这种复仇打脸的行为,再也不是宫廷、宅院阴森角落里的勾心斗角,而是可以光明正大地宣之于口的“胜者为王”口号——胜者不仅可以为王,还可以合法地任意处置失败者,只要“爽”就够了,不必承担任何道德后果。这种逻辑被切割成零星的碎片散落在文本中时,满足的是在现实中苦苦被压抑、屡屡受挫折、时时求生存的读者们逆袭打脸的精神胜利法,这也是《邪王追妻》获得商业成功的重要原因。

然而,一旦整体地看待这种逻辑,其背后是启蒙价值体系的全面崩溃,善恶、公平、正义、博爱,一切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变得不再成立。苏落只能在这本可以无限写下去的小说里,无止境地打每一个配角的脸,无止境地升级打怪、追求力量,无止境地与“邪王”分分合合、令他永远奔跑在“追妻”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