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书快递 >> 《布罗岱克的报告》

《布罗岱克的报告》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11月02日11:06 作者:[法]菲利普·克洛代尔   译者:刘方
作者:[法]菲利普·克洛代尔   译者:刘方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10
书号:978-7-5327-5733-6/I·3385
定价:29.00元

  内容简介:

  地处德法边境、与世隔绝的小镇里,一个神秘的异乡人被杀害,小镇里唯一的大学生布罗岱克奉命起草一份报告,向上级行政机构汇报。在收集材料、调查事件的过程中,自己也是“外来者”的布罗岱克回溯异乡人到达小镇后发生的种种怪异事件,发现了小镇隐藏的许多秘密,由此一步步揭开人性的黑暗和丑陋,唤醒了自己在二战中痛苦不堪的回忆:正是被小镇居民出卖,他遭受非人的虐待,而他留在小镇的妻子也未能幸免于难,他侥幸归来,发现妻子已经变得痴傻……布罗岱克最终完成报告,交给了镇长,可是对小镇的失望使他选择了永远离开这片寒冷的土地。书中悬念迭起,对人性进行了无情的拷问。

  作者/译者简介:

  Philippe Claudel

  菲利普·克洛代尔(1962- )

  法国作家、导演,南锡大学文学教授。二○○三年出版短篇小说集《小机械》,获龚古尔短篇小说奖;同年,小说《灰色的灵魂》获勒诺多文学奖;二○○七年,小说《布罗岱克的报告》获中学生龚古尔奖,后又获二○○九年袖珍本读者大奖、二○一○年英国独立外国小说奖。

  刘方

  翻译家,1932 年生于成都,毕业于南京大学外语系,曾任中央电视台编译、外文局翻译。译有雨果、福楼拜、都德、巴尔扎克、普鲁斯特、杜拉斯等作家作品。

  主要亮点:

  法国当代重要作家代表作、畅销书,获得龚古尔奖项,在法国销量超过20万册,售出包括英国、美国在内的二十三国版权。

  小说具有浓厚的悬疑色彩,营造出卡夫卡式的黑色荒诞氛围。

  重要评荐:

  终于译完了这份连作者自己都认为很难翻译的“报告”。我此刻的心情仍处在震撼和惆怅之中。译过那么多书,但能让我流泪的只有这一本。第一人称,作者必然省却许多描写的赘笔,但又运用了意识流的手法,任思想随意驰骋。那应该是无情节无人物的随笔?否。下笔不多,但一个个鲜活的人跃然纸上,一幕幕动人心魄的场景让人终生难忘,又似乎是地道的现实主义。没有正面描写战争,但上世纪那场侵略战争如何践踏人的尊严,如何扭曲人的灵魂,如何蹂躏天赐的美好,如何揭露尘封的丑恶,这里都有用血和泪提供的佐证。难怪作者的忧郁和惆怅始终溢于言表,而且感染了我。

  ——译者 刘方

  获奖记录:

  中学生龚古尔奖

  袖珍本读者大奖

  英国独立外国小说奖

  法美文化基金翻译奖

  建议参考书:

  《诉讼笔录》

  《玫瑰的名字》

  读者对象:

  小说爱好者,文学爱好者

  精彩书摘

  我名叫布罗岱克, 我同那事毫不相干。

  我坚持这么说. 所有的人都应该知道这点。

  我,我什么也没干,而且我一得知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就宁愿一辈子不谈此事,把我的记忆永远捆绑起来,紧紧捆着它,让它像鱼叉插进铁罗网一般闷声呆着。

  然而,别的人逼迫我,他们对我说:“你呀, 你会写字,你上过学。”我回答说,那时学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东西,而且还没有结业,什么内容我都不大记得了。他们却什么也不愿弄明白:“你会写字,你知道那些生字,知道怎么用那些字,也知道那些字能如何说事。这就足够了。我们这些人就干不了这个。一干就犯糊涂,像一团乱麻,可你就不同了,你一说话,人家就相信你。再说,你还有打字机。”

  打字机,那已经老掉了牙。键盘上的好多按键都碎了。我又没办法修理。这老家伙真有点反复无常。它已经累得精疲力竭了。有时,它突然动弹不得,也没有预先提醒我,就好像它勃然大怒,跟我闹脾气似的。不过,这事,我可没有说,因为我不想重蹈“另外那个人”的覆辙。

  你们别向我打听他的姓氏,从来没有人知道他姓甚名谁。很快,人们就以彻头彻尾编造出来的表达方式用土话来称呼他了,我把那些称呼翻译为:肿泡眼——根据是,他的眼睛有点突出于他的面孔;说悄悄话的人——因为他很少说话,而且话音非常细小,犹如一阵微风;月影——原因在于他的神气,看上去好像住在我们小镇却又不在我们小镇;那边来的人。

  然而,对我来说,他一直是“另外那个人”,也许除了他来无来处,他还与众不同,而这一点,我了解颇为深切,我应该承认,有时候,我甚至有这样的感觉:他,可以说就是我。

  他的真实姓氏,我们当中没有任何人询问过他,除了村长,也许村长问过他一次,但,我认为,他并没有得到答复。如今,谁也不可能知晓了。为时已晚,而且,很显然,这样更好些。事实真相,它可能斩断人的双手,留下的伤口可能让人难以带着它们继续活下去,而我们当中大多数人所希冀的,只是活下去。活得尽量少些痛苦。这就是人性。我可以肯定,假如你们经历过战争,了解战争在这里干过些什么,尤其是战后发生过什么事情,战后那几个星期,那几个月,特别是前几个月,这个人来到我们小镇里,在这里住下,就这么着,一下子,你们也会跟我们一样。为什么选中我们小镇?大山有那么多山沟山梁,上边有那么多村镇,村镇坐落在各个森林当中就象鸟蛋挤放在鸟窝里,其中有不少跟我们小镇何其相似!为什么恰恰选中我们小镇,一个如此远离尘世,如此偏僻的小镇?

  我讲述的一切,他们说希望我来写报告的那个时辰,这些都发生在施罗斯客栈里,约莫三个月之前。正好在……之后,正好在那……之后,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姑且说是l’Ereignië吧,Ereignië,这个词很古怪,迷雾重重,鬼影憧憧,意思大略是“发生过的事”。用一个取之于当地土话的词语来说这件事也许更恰当些,土话是一种语言,却也算不上语言,但它又与当地居民的肌肤、气息和灵魂如此完美地水乳交融。“发生过的事”,用它来形容难以形容的事。对,我就称它为“发生过的事”。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